日本人的生活智慧


常常會有人說「金錢買不到幸福」。雖然我不同意這樣的說法,但是我覺得金錢還是可以買到一定的快樂。2002年諾貝爾獎得主康納曼就曾主張金錢是可以買到幸福的,但是接下來他也說「當然這只限於年收入低於七萬五千美元的人」。年收入越高的人,相對就越不會享受生活。總歸一句,金錢不是萬能,今天我們就來看看日本人對於金錢及幸福面的看法吧!

在肺炎還沒發生之前,常常出差是常有的事。也是因為常常去別的國家,讓我了解到別的國家的一些觀點。最讓我驚訝的是各國所使用的餐具。在日本,所有的料理都是分開的,並不會像有些國家全部都放在同一個盤子上面。日本人會根據料理的顏色來搭配不同顏色的餐具。以前的日本人很窮,為了在生活上增添一點樂趣,進而產生出把所有料理都分開的做法,這樣看上去就很像在吃大餐一樣。如果只是一碗飯上面放一堆黃瓜的話想必看上去你也不會有愉悅感吧!

Canyon 實木長桌

透過想像力,日本人在沒有金錢的情況下,在生活上得到幸福與快樂。即使是小動作,也可以大大的改變生活上的樂趣。說到這裡今天的重點來啦,你何不買一張Conde House的木製餐桌增添用餐時間的樂趣呢?


井島 俊吾

Conde House 國際事業部部長。前日本財務省官員,輾轉不同地方之後決定回故鄉北海道。興趣是向外國人介紹日本文化。


探討永恆設計的定義


在設計這方面,很多人都很喜歡用「這是一項永恆的設計」來形容自己的產品,我的公司也是這樣稱呼其中幾項商品。但是其實我對於這種稱謂一直都有疑慮。永恆的定義是什麼? 什麼樣的商品才符合永恆的概念? 今天我就要從物理學的角度來探討這個名詞,說真的我也不是什麼專家,所以你聽聽就好。

牛頓曾經提出「時間一直在一定的頻率下流動」的主張,這項主張後來被愛因斯坦給推翻。在物理學上,時間的流動是根據「熵」來做變化。我想你看到現在應該還是一頭霧水吧,「熵」是一個抽象的,通過運算推導出來的量。其物理意義代表系統的無序程度。例如:蠟燭燃燒、食物腐爛等都是熵增加的過程。相反的過程就叫熵減。電影裡的各種超能力,像是漫威的奇異博士莫名其妙能在自己手中聚集大量能量的動作,就叫做熵減。.

不過也有物理學家主張熵根本就不存在,時間即是永恆,並且不會流動。也許「永恆的設計」其實到頭來只是一種款式,跟時間的流動毫無關係。每個人對此定義都有自己的看法,答案千百種,誰都沒有錯。不知道看了上面我們公司的產品之後,是否有符合你對「永恆的設計」的條件呢?


井島俊吾

Conde House 國際事業部部長。前日本財務省官員,輾轉不同地方之後決定回故鄉北海道。興趣是向外國人介紹日本文化。

為什麼進入室內要脫鞋子?

入室拖鞋的文化對日本人來說就像呼吸一樣,沒有人會去質疑他的存在性。但是對於沒有這種習慣的人可能會想知道這背後的原因到底是什麼。以下三點為我的見解。
1. 日本氣候比較潮濕,比較高溫。
2. 日本內外分的很細,室外一套規則,室內一套規則。
3. 日本人習慣睡在地板上。

老實說第三點是最符合日本人的習慣,也是最說的通的理由。我從小到大不論是睡覺還是吃飯,都是在塌塌米上。自然而然就不會把鞋子穿進室內,畢竟誰想要睡在骯髒的地板上呢。

日本的房子大多是木造。木造的房子有個優點,就是冬暖夏涼,地板又比一般水泥磚頭得來的軟。日本土地面積有70%是森林,房子的建材自然而然就是從這些樹林而來。因為睡在地板上,自然就不需要床。反之,床反而占位置。

室內不穿鞋的文化,自然而然影響到家具的製作。因為不穿鞋的關係,日本的椅子都比較矮,比國際標準稍低。每次有外國客人來展廳,我們都建議他們脫掉鞋子,好好體驗一下日本的傳統文化。

井島俊吾

Conde House 國際事業部部長。前日本財務省官員,輾轉不同地方之後決定回故鄉北海道。興趣是向外國人介紹日本文化。

日本小學的午餐文化

上一篇感覺有點把日本社會寫得太嚴重了一點,今天就來講日本文化的正面影響吧! 日本小學的午餐文化,相信大家都在日劇或是動漫裡面看過吧。就在前天我找到了一個介紹小學午餐文化的影片,點閱數竟然已經逼近兩千八佰萬次! 今天就讓身為日本人的我來解釋我們特有的午餐文化吧!

中學以前的學校午餐基本上都是學校廚房每天從早開始料理。每一間教室基本上會配有一位老師跟大家一起用餐。我曾經在小學實習過,因為中午也要陪小朋友吃飯,所以嚴格來說是沒有什麼休息的餘地。雖然那時候很累,不過現在想想能在成年之後再一次吃到小學的午餐真的是太好了。

日本午餐的文化所代表的主要重點為:

1.       井然有序的重要性(SOP)

2.       飯前清潔

3.       團隊合作

4.       依順序排隊取餐

5.       透過食材認識保護環境的重要性

其實不少國外客人在參觀過我們的工廠之後也稱讚過類似的話。我想,這也是日本午餐文化所帶來的影響之一吧!

筆:井島俊吾/譯:黃挺彧

1984的反烏托邦在日本重現

在一艘載滿外國遊客的船上,你發現船開始沉了。在當下,你會怎麼警告各國遊客趕快跳船保命?

對美國人說: 跳下去你就是英雄

對英國人說: 一個紳士/淑女是一定會跳船的

對法國人說: 別跳!

對德國人說: 法律規定我們一定要跳

對日本人說: 其他人都跳了,你為什麼要跟別人不一樣

上面這段其實是在日本非常流行的笑話。笑話歸笑話,其實它也完整表現出日本人的特徵。在學校,老師時常教導我們行為要一致。在家裡,如果做出比較特異的行為,就會被父母責備行為太突出。同儕壓力之大可想而知。

在新冠病毒的肆虐下,各國政府都搬出各種法令讓大家待在家。日本政府雖然處理的不好,但是也並沒有到失控的地步。其實這些都是同儕壓力及互相監督所造成的。平常客人很多或是開到很晚的商店都紛紛改變營業方式,其他不想改的到最後都不堪當地居民不停的警告及勸說,而紛紛更改來店規則及營業時間。政治人物在電視上大喊,「這是戰爭,我們要同心協力!」的時候,讓我想起了一句話,「戰爭中第一個喪生的是自由。」

Barca by Conde House

老實說,這種大家互相監督維持一致性的社會連在日本長大的我都無法苟同。但是商業上,它有一個優點,就是品質保證。因為互相監督的關係,當其中一個商品沒有達到標準的時候,就會特別突出而被人注意到。日本製造的汽車之所以能打進全球市場是有它的原因的。

Source: https://missdesignsays.tumblr.com/post/100617009487/barca-chair-danish-designer-jakob-joergensen-denmark

在日系公司裡面,像我這種時常打著鬼主意的異議份子是很難管理的。但是Conde House卻沒有覺得我在找麻煩,不但鼓勵我多提出意見,還給我升官 (雖然不知道後來他們有沒有後悔)。就是因為我們跟其他日系品牌不一樣,相信Conde House所做的家具能帶給你其他日系品牌無法給你的新奇及體驗!

井島俊吾 筆 / 黃挺彧 譯

自由市場的「規範」不一定是正確的

就在上個月左右,日本的環境保護署宣布上圖的蝴蝶有可能已經在日本絕跡了。這種只能在日本南方看到的蝴蝶,因為人類在過去30年不斷引進外來種生物,導致蝴蝶的天敵變多而漸漸地消失。看到這則新聞時我其實很難過,說不準未來的某時候人類也有絕種的一天。不只是生物,日本各地的家具業現在也正在水深火熱之中。唯一不同的地方是,我認為造成企業倒閉的原因往往是自由市場規範所導致的後果,讓我舉個例子。

西元794年到1185年為日本的平安時代。當時貴族權貴之間中最流行的活動,就是聆聽各種蟲類的鳴聲。擁有好叫聲的蟋蟀跟蚱蜢會被當作禮物獻給皇帝。因為有需求,很多人便以抓蟋蟀跟蚱蜢維生。即使是現代日本,聆聽蟲類的叫聲還是很流行,但是因為已經沒有市場,靠捕獲跟販賣蟲類的人幾乎微乎其微。

Source: https://www.condehouse.co.jp/?lng=ja_en

自從2008年的經濟大蕭條之後,人類對於家具的需求量暴跌。即使過了12年之後還是沒有回到2008年以前的水準。而2020年的肺炎又再次了打擊家具業的市場。

其他嗜好的興起取代了聆聽蟲聲,Ikea跟Nitori的崛起則慢慢取代了需要高超木工技術的木製家具。這看上去一切都是自由市場的生態,沒有需求,就不需要供給。我時常在想,這樣下去對我們來說真的好嗎? 當身旁的每一件物品都很容易被取代的時候,我們還會對事物保有一顆珍惜及感恩的心嗎?

2020/09/09 井島俊吾 筆


隱形之手

18世紀的經濟學家亞當史密斯曾說,市場的起伏不是自然形成,而是人為操作。這句200年前的名言,到現在照樣通用。雖然說現在有各種方式來阻止人為操作,但是一山還有一山高,你永遠無法知道。

以消費者的角度來講,這種市場人為操作實在很可恥。有些商品明明熱賣卻突然被停售,你覺得人氣差的商品卻突然賣的嚇嚇叫。能夠抑制這些人為操弄的方法,就是消費者自己改變自己的消費方式與商品上的選擇,但是其效果還是有限。

雖然說效果有限,不過我們平民老百姓能做的就只有這些。有些商品原本跟不上時代的潮流而被淘汰,但是20年後卻突然又被開始販賣了起來。當市場有需求的時候,供給自然就會出現。但是上述這種現象非常稀有,一般來講在市場上被淘汰的商品基本上就是永遠消失了。就像我們公司的商品,正漸漸地被能被大量製造又便宜的家具給慢慢擊退。但是現在還不是說放棄的時候,只要有需求在,我們就不會退縮。


Instagram

「讀空氣」所帶來的影響

日本是一個單一語言的國家。雖然日本各地腔調及用詞有時候有很大的差別,不過還是可以了解對方想要表達的意思。位於關西的京都,曾經是日本的首都。事實上日本各地對於京都人的印象都沒有很正面。京都人勢利眼,說話時話中有話很令人不舒服…等等,都是常常可以聽到的評價。讓我舉個例子。

假設你去京都旅遊,當你的小孩在餐廳裡跑來跑去的時候,店員會說「您的小孩真是活潑呢!」,這時候一般的反應都是「對啊,小朋友一直很期待來京都玩!」。錯! 其實店員並不是在稱讚你的小孩,而是要你趕快讓小孩閉嘴乖乖坐下。根據歷史考究,京都歷代高階權貴都認為「話中有話是古人的智慧」,這個習俗爾後也變成了京都人的特有文化。其實也不是說這個文化不好,但是日本人已經夠話中有話了,要我搬去京都的話,說實在連是日本人的我都會受不了。

每一件家具在出貨前都要經過檢查員上西的審查

剛剛的例子比較極端,但是大家都話中有話的關係,「讀空氣」已經變成日本人特有的能力。唯一一個正面的影響,大概是讀空氣的能力讓日本人做事情都非常仔細,格外小心。這種細膩度當然也反映在Conde House的家具上。我們深信,高超的木工技術搭配細膩的思考模式所做出來的家具,絕對不會讓你失望。

2020/09/02 井島俊吾 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