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奧運沒有劍道?


2020東京奧運結束了。身為地主國的日本總獎牌排名第三,尤其是在柔道方面技高一籌。日本的鐵壁 – 大野將平也不負眾望地在73公斤男子組摘下金牌。大野拿下金牌的那一刻並沒有大肆慶祝,臉上也沒有微笑,這是表示對對手的尊重。日本還有一個熱門的武術,那就是劍道。學習劍道的人其實比柔道的人還多,但是始終並沒有被納入奧運的比賽項目中。這是因為全日本劍道協會大力反對,認為劍道並不是比賽,而是一種生活方式。

劍道因為其規則錯綜複雜,勝負的判決也非常有難度。譬如說,如果在勝利之後做出任何慶祝手勢或是表情,將會被判失格。另外選手對自己的劍的保養也是規則的一環。如果在比劃中,綑綁竹棍的線有脫線情況的話,將會被扣分,因為這會被視為選手不尊重自己的道具。如果竹劍在地上的話,絕對不可以跨過去,因為那是失禮的表現。

如果想成為某方面的大師,首先就要善待自己使用的道具。這在日本是最基本,也是最重要的常識。CondeHouse也不例外,每當一天的工作結束後,職人們會把所有道具整理好並物歸原位,並且會時常保養它們來延續使用壽命。就像全日本劍道大會所說的一樣,這不是比賽,而是一種生活的態度。


井島 俊吾

CondeHouse 國際事業部部長。前日本財務省官員,輾轉不同地方之後決定回故鄉北海道。興趣是向外國人介紹日本文化。討厭剷雪。

黃 挺彧

台灣台北人,曾旅居紐約11年。2018年讀完3個月的日語學校之後決定來北海道找工作。2019年秋進入 CondeHouse 。國語不太好所以正在考慮是不是要改用台語寫比較好。


Photo Credit: https://wattention.com/opinion-kendo-and-the-2020-tokyo-olympics/


爾虞我詐


是否看過於1973年上映的好萊塢名作「刺激」? 在我看過的詐欺電影裡面,就屬這部最為經典。如果我是電影中那個被保羅·紐曼跟勞勃·瑞福騙的黑幫老大,我想我大概不會生氣,還會對他們的騙術讚譽有加。當然這並不代表我寬宏大量。對我來說能不做作的在別人面前撒謊是一件非常困難的事情,我想對大多數人也是。這到底是為什麼呢?

如何定義什麼是「謊言」? 想像一下,假設有一個漂流到荒島的女孩,突然對自己大聲說「我今天晚上有約會!」這算是謊言嗎? 我再舉另外一個例子。我們可以從歷史得知不管哪個國家最終都會毀滅。那我們這些時常對國家繳稅的人是不是正在被政府騙? 既然都會毀滅,為何要繳稅? 其實不管是不是騙局都不重要,而是這個舉動會不會造成一方的損失。我想這就是人很難不做作說謊的原因,畢竟會一直擔心謊言被對方戳破並造成自己的損失。

病毒肆虐的世界已經漸漸走向兩周年了。而在這兩年之中,我發現很多公司都漸漸的把自己打造成對環境友善的企業,連標語也都改成跟環境保護有關。只要是對市場有研究的人都知道,要同時兼顧利益與環境保護是非常困難的。就以CondeHouse來說,我們為了不要浪費木材及皮革,因此開始把它們切成更小塊再組合起來。這樣做比以前更費工夫及人力,但是對環境保護的影響是正面的。不過改變做法之後也遭受了許多批評:「切成小塊再組合起來看起來像便宜家具!」及「能不能打折扣?」等諸如此類的怨言及質問接踵而來。因此當別的公司打著環境保護的旗號時,我常常會懷疑他們是不是在欺騙。要兩者兼顧實屬不易,對方到底有沒有欺騙,只能靠我們這些消費者擦亮眼睛明辨是非了。


井島 俊吾

CondeHouse 國際事業部部長。前日本財務省官員,輾轉不同地方之後決定回故鄉北海道。興趣是向外國人介紹日本文化。討厭剷雪。

黃 挺彧

台灣台北人,曾旅居紐約11年。2018年讀完3個月的日語學校之後決定來北海道找工作。2019年秋進入 CondeHouse 。國語不太好所以正在考慮是不是要改用台語寫比較好。


Photo Credit: https://earth.org/sustainable-business-the-green-and-the-greenwash/


必要VS不必要


上禮拜我去了河邊釣魚。在去程的路上,我經過了許多電子看板,上面寫著「減少不必要的外出!」。我知道釣魚並不是必要的,但這些大家認為不必要的活動都被剝奪走的話,我們還剩下什麼? 想像一下,每天除了吃飯、排泄及睡覺之外,什麼都不做,是不是非常糟糕。心臟雖然還在跳動,但靈魂已經死亡。工作雖然也被認為是必要的,但對很有錢的人來說好像也不是這麼一回事。必要不必要,我覺得因人而異。

IKEA可以說是全世界最大的家具商,但他們就是無法完全的打入日本市場。為什麼? 因為日本有NITORI(宜得利)這個稱霸日本市場的王者。NITORI在日本不但有超過600家直營店,最近30年的業績還年年上升。從一個顧客的角度來看,NITORI真的很厲害。年輕時每換一次工作的時候,我都會到當地的NITORI去採買必需品。沒有NITORI的話我還真不知道要去哪裡採買才好。

跟這些世界級的家具商比起來,論價錢的話我們CondeHouse全盤皆輸。但如果比設計、品質及堅固性的話,我能很有自信的跟你說我們比較厲害。必要與不必要,就看你怎麼想嘍!


井島 俊吾

CondeHouse 國際事業部部長。前日本財務省官員,輾轉不同地方之後決定回故鄉北海道。興趣是向外國人介紹日本文化。討厭剷雪。

黃 挺彧

台灣台北人,曾旅居紐約11年。2018年讀完3個月的日語學校之後決定來北海道找工作。2019年秋進入 CondeHouse 。國語不太好所以正在考慮是不是要改用台語寫比較好。


Photo Credit: https://www.nytimes.com/2020/07/20/t-magazine/museums-galleries-open-art.html


自然法則的逆襲


2019年末肺炎開始肆虐全球,迫使眾多人改成在家上班,也因此造成房屋需求量大增。在日本大部分房屋都是木頭建造的,因為供不應求的關係,木頭不斷面臨短缺的困境且越來越貴。在這個人人都在使用各種新穎材料(奈米纖維、稀有礦石…等等)的時代,像木頭這樣的傳統材料竟然會短缺,讓我覺得不可思議,也讓我意識到只要是跟我們生活息息相關的材料,不管它多傳統或新穎,對我們來說都是不可或缺的。

聽過吉爾伽美什史詩嗎? 據說吉爾伽美什國王為了開發新城市,而決定把黎巴嫩大片的樹林全部砍光。這個舉動激怒了住在樹林裡的神胡姆巴巴,為了保護樹林,胡姆巴巴決定對吉爾伽美什國王發動戰爭,但在打鬥中不幸喪命。吉爾伽美什國王雖然成功地擴張了版圖,但他的王國也在不久之後開始走下坡,最後毀滅。這段史詩就是在告誡人民,破壞大自然必遭報應。

在日本,環境保護一直以來都被非常地重視。日本人多數認為萬物皆有靈性,日本政府也因此充分利用這點,在全國各地廣設小鳥居(或是小神社),來時時提醒人民不要亂丟垃圾及過度砍伐,要尊重大自然。CondeHouse使用的木材大多數是北海道原生的橡木及梣木。砍伐數量完全照政府規則走,並且每年都會舉辦植樹祭,種下超過4000顆幼苗來確保永續發展。人們不應該破壞森林,而應該要時常對森林供給我們的資源保持尊重及感謝之意。


井島 俊吾

CondeHouse 國際事業部部長。前日本財務省官員,輾轉不同地方之後決定回故鄉北海道。興趣是向外國人介紹日本文化。討厭剷雪。

黃 挺彧

台灣台北人,曾旅居紐約11年。2018年讀完3個月的日語學校之後決定來北海道找工作。2019年秋進入 CondeHouse 。國語不太好所以正在考慮是不是要改用台語寫比較好。


Photo Credit: https://lithub.com/who-were-the-scribes-who-actually-wrote-down-the-epic-of-gilgamesh/


日本設計之都-旭川


世界有名的冰淇淋Haagen-Dazs,光看其名的話還以為是歐洲的品牌,但你知道其實它起源於美國嗎? 20幾年前某咖啡公司在日本開始販賣名叫WEST的罐裝咖啡,但銷量一直都很差。於是公司索性把名字改掉,竟然開始熱賣直到今日,也就是大家所熟悉的BOSS咖啡。名字很重要,有時候甚至比內容還要重要。

我的家鄉旭川(Asahikawa)因為對外國人來說發音困難,所以在國外並沒有很高的知名度。更慘的是,跟我們合作許久的代理商或客人到現在還念錯的大有人在。雖然名字有夠難念,但我想趁今天這個機會向大家介紹家鄉引以為傲的物產,也就是我們的手工木製家具。

JR旭川駅

Photo Credit: Kagu Lounge at Asahikawa Station

旭川設計中心

Photo Credit: Asahikawa Design Center


井島 俊吾

CondeHouse 國際事業部部長。前日本財務省官員,輾轉不同地方之後決定回故鄉北海道。興趣是向外國人介紹日本文化。討厭剷雪。

黃 挺彧

台灣台北人,曾旅居紐約11年。2018年讀完3個月的日語學校之後決定來北海道找工作。2019年秋進入 CondeHouse 。國語不太好所以正在考慮是不是要改用台語寫比較好。


Photo Credit: https://www.condehouse.co.jp/?lng=ja_en


真皮VS人造皮


在以前還沒有汽車的年代,歐洲的貴族們人人有馬車。馬夫的坐墊基本上都是皮革製,而馬車內部的椅子則是布料製成。時間拉回現代,隨著汽車的盛行,布料與皮革的角色也產生了很大的變化。高級汽車的坐墊皆使用真皮製作,而使用布料製作的坐墊微乎其微。唯一一個能與真皮媲美的就是 Alcantara 的人造皮。對跑車有研究的人都知道,Alcantara 幾乎取代了真皮,被廣泛使用在法拉利等名車。但鮮少人知道發明這個人造皮的幕後推手,其實是一位日本的化學家以及日本公司 – 東麗。

許多人對「人造」這個詞很反感,認為其詞本身並不高級。但 Alcantara 所帶來的觸感幾乎跟真皮沒有兩樣。雖然是人工,但它的材質好到人們可以為了它捨棄真皮。甚至還有廠牌推出 Alcantara 限定版汽車。Alcantara 還有一個好處,那就是對環境無害。因為是使用環保再生材料製成,所以並不會給環境帶來負擔。嚴格來講真皮製作過程所帶來的環境破壞比 Alcantara 還要高出許多。

東麗也出產了家具用的人造皮叫做 Ultrasuede,當然也被我們廣泛使用在家具上。雖然型錄裡面只標示3種顏色,但實際上可以選擇的超過80種。透過 CondeHouse 的家具,您可以在既不會帶來環境汙染的情況下又可以體驗乘坐法拉利的感覺,我都講得這麼明白了,您還在等什麼?


井島 俊吾

CondeHouse 國際事業部部長。前日本財務省官員,輾轉不同地方之後決定回故鄉北海道。興趣是向外國人介紹日本文化。討厭剷雪。

黃 挺彧

台灣台北人,曾旅居紐約11年。2018年讀完3個月的日語學校之後決定來北海道找工作。2019年秋進入 CondeHouse 。國語不太好所以正在考慮是不是要改用台語寫比較好。


Photo Credit: https://www.condehouse.co.jp/?lng=ja_en


你會怎麼做?


看過或聽過美國情景偷拍節目 What Would You Do? (中譯: 你會怎麼做,簡稱WWYD) 節目裡使用各種隱藏攝影機,觀察當衝突或是非法行為發生時旁觀者的反應。其實日本也有類似的節目,但老實說內容普通,多半都是使用各種陷阱讓參與的人出糗,搞笑成分居多。一開始可能會覺得有趣,久了之後就覺得很無聊。另一方面,WWYD則是深入探討各種社會問題,像是種族歧視、毒品氾濫及貧困問題等等,並透過隱藏攝影機拍出人性好與壞的一面。而今天要討論的是做為家具製造業,我們的宗旨、良心與市場的關聯性。

以現在的市場來講,高價位跟低價位是領頭羊,而中價位的商品則有越來越少的趨勢。舉個例子來說,LV 跟 UNIQLO 就分別是市場裡高價位與低價位的代表。家具業呢? 高價位可想而知就是義大利製的超高級家具,低價位則是眾人皆知的IKEA。而像 CondeHouse 這種偏中高價位的就處於一個非常尷尬的位置。不僅價位尷尬,還要面對市場萎縮所帶來的各種挑戰。

Splinter 扶手椅

我曾對現任會長提案過,為何不開發一些超高級家具,把 CondeHouse 帶進高價位的圈子裡。他想了想則說,即使市場分岔的很明顯,我們還是不能被牽著鼻子走。連我們的員工都負擔不了的家具賣給有錢人並不是解決之道,也違背了創始人設立 CondeHouse 的初衷。我們的任務是要製作大家負擔得起的,品質好又耐用的家具(我承認有些的確有點貴)。也許良心及對初衷的堅持,才是我們在市場上撐過半個世紀的理由吧!


井島 俊吾

CondeHouse 國際事業部部長。前日本財務省官員,輾轉不同地方之後決定回故鄉北海道。興趣是向外國人介紹日本文化。討厭剷雪。

黃 挺彧

台灣台北人,曾旅居紐約11年。2018年讀完3個月的日語學校之後決定來北海道找工作。2019年秋進入 CondeHouse 。國語不太好所以正在考慮是不是要改用台語寫比較好。


Photo Credit: https://ethics.org.au/ethics-explainer-conscience/


永別了摩根4/4


你對自己的自由意志有自信嗎? 根據美國研究,我們的想法及行為並不會被基因所影響,反而是會被周遭環境影響。其實我對自由意志一直抱著懷疑的態度。在這裡我換一個問題,你認為市場原則一直都是正確的嗎? 人類有時候會做出非理性及無原則性的判斷,因此我認為自由意志以及市場原則都不是100%正確的。除此之外,支撐著自由意志和市場原則的是1970年代誕生的新自由主義。老實說我反對新自由主義,因為他剝奪了我最愛的車:摩根4/4.

摩根4/4誕生於1936年。發表之後,80年以來一直保持著原本的外表,只對內部進行性能提升。2019年一個義大利的投資業者買下了摩根汽車,並對外宣布會延續摩根4/4的傳統並持續進行內部改良。但過了不久之後摩根4/4就被停產了,只因為公司認為它已經不符合當時的市場原則。在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下,一個跨時代代表作就這樣消失了。

骨架是由木頭構成,因此汽車重量相當的輕盈,但承載重量卻一直在進步。木頭的強度會隨著部位,木紋走向及質量而改變。從這裡就看的出來摩根4/4是經過很精密的計算跟測試才誕生出來的經典產品。就連他們的網站也清楚的寫著,「木頭骨架是使用傳統工法及精密計算而產生,強度及穩定性沒有問題」等字眼。雖然這種木頭骨架持續的被用在別的摩根汽車上,但我認為這些工法總有一天還是會敗給新自由主義,永不見天日。與此同時我也開始擔心,像CondeHouse這種使用傳統技術製作木製家具的公司,是否會有一天也會敗給市場原則。傳統工法不是一天就能練成的,一旦失傳就會永遠消失。如何面對日新月異的市場原則,是對我們的一大難題。


井島 俊吾

Conde House 國際事業部部長。前日本財務省官員,輾轉不同地方之後決定回故鄉北海道。興趣是向外國人介紹日本文化。討厭剷雪。

黃 挺彧

台灣台北人,曾旅居紐約11年。2018年讀完3個月的日語學校之後決定來北海道找工作。2019年秋進入 Conde House 。國語不太好所以正在考慮是不是要改用台語寫比較好。


Photo Credit: https://www.autoweek.com/car-life/classic-cars/a31118918/are-morgan-cars-still-made-from-wood/


忍者的順風耳


我有一個小我12歲的妹妹。還記得小的時候我曾問她,在妳眼中哥哥是一個什麼樣的人物? 她回答,哥哥喜歡吃豆腐。這答案沒有錯,但跟我心中所期盼的答案落差很大。雖然有點失落,但也發現連我也很難去評價自己到底是個什麼樣的人。同理,有很多人對外國文化很了解,卻對自己的國家一概不知。但會多國語言的人則不同,因為在學習外國語的過程中會自然而然的去比較兩者的差異,進而對自己的母文化有更深的了解。

很久以前在翻譯公司上班的時候,我發現擬聲詞是最難翻譯到位的。日文號稱是擁有最多擬聲詞的語言,甚至還有用來形容安靜的擬聲詞,也許日本人的耳朵天生就比較靈敏吧。曾經有個日本教授到古巴開會,開會時因為外面的蟲子太吵導致他無法專心。會議結束後他轉頭問後面的男子是什麼蟲這麼吵,出乎意料的男子竟然回答他沒有聽到什麼蟲叫聲。

正在測量木材的三成先生。

滿臉疑惑的教授回到日本之後開始研究聲音與語言的關聯。發現左半球的人會將各種聲音用語言的方式表達出來,而右半球的人並沒有這種習慣,並多半把聲音視為雜音。因此居住於左半球的日本人從小就對聲音較敏感,也能用語言表現出各種聲音的特徵。而我們公司的木工職人們也充分利用著天生敏感的聽力,傾聽每個木材的聲音,將其化為能代代相傳的家具。


井島 俊吾

Conde House 國際事業部部長。前日本財務省官員,輾轉不同地方之後決定回故鄉北海道。興趣是向外國人介紹日本文化。討厭剷雪。

黃 挺彧

台灣台北人,曾旅居紐約11年。2018年讀完3個月的日語學校之後決定來北海道找工作。2019年秋進入 Conde House 。國語不太好所以正在考慮是不是要改用台語寫比較好。


Photo Credit: https://kokoro-jp.com/culture/1293/


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


你是否曾經想過,貴的東西為什麼看上去很貴,而便宜的東西看上去很便宜,難不成這些都是媒體的操作跟洗腦? 記得有一次我在網站上看到一個看上去內部錯綜複雜,感覺是需要花很多時間才能製作出來的手錶,點下去一看發現要價超過100萬日幣,當下其實並沒有被嚇到,畢竟看外表的時候就覺得大概會是這種價錢。

也許我對手錶這個區塊還不是很了解。這之後看了看勞力士及歐米茄等名錶,再看看聽都沒聽過但長相類似的手錶,我實在看不出他們到底有什麼區別。如果你把勞力士跟某牌手錶擺在我面前的話,我可能還會以為兩個是同一個牌子的。再舉一個例子。我玩吉他25年了,雖然說可以看出一些吉他品牌上的差異,但到一定價錢之上的吉他我就開始分辨不出來了。但上圖的手錶是高級到連我這種人都分辨的出來,可見商品的圖片是多麼重要。

我認為要分辨出高級與不高級還是需要一些專業知識。總結來說,昂貴的商品之所以看上去昂貴,是因為除了外表同時也給人覺得製作過程是很費工夫與費時間的。木製家具就沒這麼幸運了。因為費工夫與時間的大多是內部結構,所以我常常要跟客人解釋其價錢背後的理由。像是連接部位不需要釘子固定,椅架是以全曲線構成以及強度測試通過1萬2千次撞擊等等。在這裡我想問大家,CondeHouse 的商品帶給您什麼樣的印象呢?


井島 俊吾

CondeHouse 國際事業部部長。前日本財務省官員,輾轉不同地方之後決定回故鄉北海道。興趣是向外國人介紹日本文化。討厭剷雪。

黃 挺彧

台灣台北人,曾旅居紐約11年。2018年讀完3個月的日語學校之後決定來北海道找工作。2019年秋進入 CondeHouse 。國語不太好所以正在考慮是不是要改用台語寫比較好。


Photo Credit: https://www.watchtime.com/blog/million-dollar-watches/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