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色星期五?網路星期一?


美國每年都會舉辦的特賣活動,黑色星期五跟網路星期一,這兩個到底有什麼差別? 我查了一下,黑色星期五開始於1970年代,而網路星期一則是2005才出現。近幾年在日本也開始流行起這些特賣會,兩者的銷售方式皆以網路為主。根據統計,今年因為疫情的關係,黑色星期五在實體店面的業績雖然少了50%,網路店面卻比去年增長了20%。從此可以看出各商家已經慢慢把戰場轉移至網路上。而Conde House也是其中一員。今天我就要來解釋一個賣家具的開始寫部落格的真正理由。

我寫的文章很多都跟日本文化、流行話題,以及自己對一些事務的看法有關。乍看之下都跟家具扯不上邊,但其實內容多少都跟我們的家具公司有牽連。譬如說我曾寫過介紹北海道森林的文章,正是因為Conde House有使用當地的木材,才會想把北海道的大自然也介紹給大家。

在這個網路行銷越來越激烈的時代,如何去吸引對方來閱讀自己的文章是我每天的考題。因為各年齡層都可以上網,所以內容有沒有教育性或啟發性我認為很重要,從頭到尾都在討論家具的話,那就只是一篇沒有內容的葉佩雯(業配文),如果我是讀者也不會想看。

從開始寫部落格已經過了六個月了。最近讀者有增長的趨勢讓我很欣慰。我打算在放假期間多充實自己,明年再繼續跟大家分享對一些事情的看法。2020年最後一篇就到這邊,謝謝各位對我的支持。祈禱2021年世界會恢復正常,也在這祝福大家新年快樂!

圖片來源: https://www.trtworld.com/business/amazon-black-friday-and-cyber-monday-2020-biggest-online-sales-ever-41958


井島 俊吾

Conde House 國際事業部部長。前日本財務省官員,輾轉不同地方之後決定回故鄉北海道。興趣是向外國人介紹日本文化。討厭剷雪。

黃 挺彧

台灣台北人,曾旅居紐約11年。2018年讀完3個月的日語學校之後決定來北海道找工作。2019年秋進入 Conde House 。國語不太好所以正在考慮是不是要改用台語寫比較好。


華爾街之羊


在電影華爾街之狼裡面有句台詞我很喜歡,主角貝爾福曾大聲喊道:「被客人拒絕也不可以放棄,要窮追不捨,直到客人答應為止」。在另外一部電影速食遊戲裡面,麥當勞創始人迪克麥當勞曾後悔與克洛克合作,因為他認為克洛克是一隻住在雞圈裏面的狼。沒錯,現實的商業界就像是戰場,狼群們互相廝殺直到得到想要的東西為止,至少我是這麼認為。以前在日本財務省工作的時候,每天都像是上戰場一樣,一旦出錯這輩子就別想升官,而看到別人出錯就會沾沾自喜,因為這意味著自己的競爭者又少了一位。但事實上所有贏家都是殘忍的嗎? 其實並不然。蘋果執行長庫克,微軟執行長納德拉,以及Instagram創辦人克里格都曾說過,想要在商業界長久生存,要對大家抱有同情心,而不是敵意。

Conde House Australia,外觀受疫情影響尚未完成。

在各國尋找Conde House代理商的過程中,我遇到了許多在商業界打滾多年的人們。就像那些執行長所說的,沒有一個人是飢餓的狼。在這之中,澳洲的代理商最讓我印象深刻。我們第一次見面的時候大約是在五年前,他才正要開始家具代理的事業。通常正要展開事業的人都會表現的非常積極,一副準備要大賺一筆的的樣子。但是他卻非常謙虛,在交流時也非常客氣。第一次開完會後,我們的社長雖然擔心他沒有經驗,卻又覺得如果能與他一起開拓事業,一起成長,搞不好會很有趣。從這裡我可以看得出來社長對他的同情心。五年之後,他果然不負眾望,成功的把Conde House商品推銷到澳洲各地,而且越賣越好。就在不久,他把自己的店面搬遷到墨爾本的Swan Street。如果您剛好住在墨爾本,有機會就去看看他的新店面吧!

圖片來源: https://www.macleans.ca/economy/welcome-to-the-era-of-woke-capitalism/


井島 俊吾

Conde House 國際事業部部長。前日本財務省官員,輾轉不同地方之後決定回故鄉北海道。興趣是向外國人介紹日本文化。討厭剷雪。

黃 挺彧

台灣台北人,曾旅居紐約11年。2018年讀完3個月的日語學校之後決定來北海道找工作。2019年秋進入 Conde House 。國語不太好所以正在考慮是不是要改用台語寫比較好。



迴轉壽司的惡夢


這幾年出差的時候,我發現迴轉壽司的店有越來越多的趨勢。在日本,迴轉壽司被視為廉價壽司,就跟速食店沒什麼兩樣。30年前還沒有迴轉壽司的年代,日本人只有在特別的日子裡才會吃壽司。記得小的時候,一年就只吃兩次,生日及過年的時候。隨著壽司普及化,食用的次數變多,小時候享用所帶來的喜悅感也漸漸消失殆盡。除了喜悅感消失外,其實後面還有更恐怖的危機在等著我們。

International division of labor,簡稱IDOL,是英國政治經濟學家李嘉圖所提出來的觀點。如果每個國家專注於其最擅長的領域,投資人力並銷售該產品的話,這個世界就會富裕。表面上聽起來很好聽,但我覺得這只是在比較哪邊的工資比較便宜。我曾經在一家海鮮公司上班過,這家公司有5艘自動捕鮪魚的船,但是開船的只有4人,在我離開的時候只剩下2人。因為人事費用降低,相對的魚的價格也變便宜了。隨著迴轉壽司店的普及化,壽司師傅的需求也越來越小。原本需要苦練好幾年才能出師的職業,變成沒經驗也能勝任的工作,不勝唏噓。

越來越多東西普及化,雖然看上去是好事情,但是事實並不是如此。以前吃壽司都會感覺很特別,現在吃壽司連一點愉悅感都沒有,苦練多年的師傅們也慢慢的在這世界上消失。Conde House的手工家具也正因為其他便宜家具店的興起而面臨苦戰。我們不能像其他家具店一樣提供便宜的價格,但是可以保證我們的商品絕對可以帶給您其他家具店無法給予的感受。

圖片來源: https://www.cbsnews.com/news/the-vanishing-art-of-sushi/


井島 俊吾

Conde House 國際事業部部長。前日本財務省官員,輾轉不同地方之後決定回故鄉北海道。興趣是向外國人介紹日本文化。討厭剷雪。

黃 挺彧

台灣台北人,曾旅居紐約11年。2018年讀完3個月的日語學校之後決定來北海道找工作。2019年秋進入 Conde House 。國語不太好所以正在考慮是不是要改用台語寫比較好。


螞蟻給我的啟發


許多人在同一個公司打拼多年,為的就是升上更高的職位,拿到更好的薪水。但是你/妳能想像一個沒有管理層的公司嗎? 沒錯,這就是比利時學者Frederic Laloux在他的書「重塑組織」中所提出來的觀點。Laloux認為金字塔型的管理架構應該被捨去,採用自我管理方式架構「Teal Organization」才能真正讓員工及公司一起成長。但這跟螞蟻又有什麼關係?

螞蟻群並沒有金字塔式的管理。其組成大概分為3種,蟻后,小部分專門探測的螞蟻,剩下的螞蟻則負責搬運。在搬運的蟻群裡面,其中20%努力工作,60%表現一般,剩下20%則是好吃懶做。假設從各個蟻群裡把努力工作的20%單獨抽出組成一個100%積極的蟻群,那100%裡面的20%又會變得好吃懶做。根據研究,蟻群的組織是互補的。20%懶惰的蟻群可以讓整個組織更有彈性,雖然平常不做事,但是需要的時候這些多餘的蟻力就可以派上用場。

其實很多公司也是如此,真正在上班的大概就是那20%,其他基本上都是薪水小偷。那我們公司呢? 我覺得Conde House的員工大部分都很認真。如上圖所示,這種改善作業的板子在各個部門都有。各部門每兩個禮拜都會開會檢討如何提升工作效率及品質。看到其他人這麼積極,我看我還是繼續當那20%的薪水小偷好了。

圖片來源: https://www.futurity.org/lazy-ants-jobs-1010502/


井島 俊吾

Conde House 國際事業部部長。前日本財務省官員,輾轉不同地方之後決定回故鄉北海道。興趣是向外國人介紹日本文化。討厭剷雪。

黃 挺彧

台灣台北人,曾旅居紐約11年。2018年讀完3個月的日語學校之後決定來北海道找工作。2019年秋進入 Conde House 。國語不太好所以正在考慮是不是要改用台語寫比較好。



直銷的褒與貶


2020年以前,一年之中進辦公室跟去國外出差的時間幾乎一半一半。不過現在因為疫情肆虐,我每天都過著早上去辦公室,晚上回家的生活。每天看著盯著一樣的同事,無法跟各式各樣的人交流讓我非常痛苦。也是這次的疫情讓我了解到我是多麼喜歡以前的工作方式,雖然出差常常讓我睡眠不足。我認為人生中除了吃飯睡覺,還需要與其他人交流,跟家人也好,跟不認識的人也好。

聽過直銷吧?,想必大家聽到這兩個字會有厭惡感。事實上直銷在很多時候都能帶來很好的效果。跟一般的打廣告不太一樣,直銷鎖定的客源比較特定,另外也需要高超的交流手段。當與客人直接面對面時,如果事先沒有對客人的喜好興趣做研究,交流時就不太會有共鳴,想要說服客人購買商品就更難上加難。反之,交流中產生共鳴的話,客人就會覺得你/妳很用心,自然而然就會被說服。

Conde House Philippines

2020多災多難,我們在菲律賓的代理商在不久前遇上火災,倉庫燒成平地,但是無人受傷,真的是不幸中的大幸。就當我在懊惱要如何幫助他們時,電視上剛好出現了Facebook的廣告。於是乎靈機一動,用荒廢已久的帳號開始尋找菲律賓的一些建築及室內設計公司,一間一間的聯絡,希望他們有空能去參觀我們在當地的展廳。我認為直銷的重點不在於東西賣不賣得出去,而是開啟了與對方交流的大門。這扇門一旦被開啟,對方就會對你/妳留下印象,為日後能再交流的機會增添不少變數。

Photo Reference: https://www.forbes.com/sites/rsmdiscovery/2020/05/08/four-simple-ways-to-combat-the-loneliness-caused-by-covid-19/?sh=6c6d17214524


井島 俊吾

Conde House 國際事業部部長。前日本財務省官員,輾轉不同地方之後決定回故鄉北海道。興趣是向外國人介紹日本文化。

黃 挺彧

台灣台北人,曾在紐約生活11年。2018在札幌讀完3個月的日語學校之後決定來北海道找工作。2019年秋進入 Conde House 。國語不太好文章看不懂的話請見諒。



通才家 VS 專家


在這個機器逐漸取代人力的社會裡,通才家跟專家,誰較能生存?

這是最近在日本很夯的話題。很多日系公司一直以來都是通才家的天下,但是機器的出現逐漸在改變這個現象,畢竟不是專門,你/妳能做的事情機器也能做到。暢銷作家葛拉威爾曾說:「想要成為某方面的專家,需要經過10000小時的磨練」。這對什麼都能做卻什麼都不太精通的通才家們(註: 我也是通才家)根本是如臨大敵。

當我還在懊惱以後如何跟機器人競爭的時候,一本書的內容吸引了我的目光。這本書叫做「跨能致勝:顛覆一萬小時打造天才的迷思,最適用於AI世代的成功法」。內容大概是講述在這個錯綜複雜逐漸AI化的社會,通才家反而會比專家更容易生存。原因在於通才家因為見多識廣,可以從不同角度來檢視一件事情,進而找出需要的答案。反之專家因為只精通一件事,並不能像通才家一樣能屈能伸。

木製家具的製作不外乎以下步驟,鑽、切、組合、強化、塗色、填充(椅子類的話)。以前的話都是一個專門木匠負責一個步驟,現在則是每個木匠都能完成這些事情。並不是我們強迫大家什麼都要學,而是職人們自己提出想要嘗試不同性質的工作。上禮拜正在跟某木匠聊天的時候,他說自己也是透過嘗試不同種類的工作,才了解到自己一直以來認為最好的做法並不是最好的。我想這就是所謂的「三個臭皮匠,勝過一個諸葛亮」吧!


井島 俊吾

Conde House 國際事業部部長。前日本財務省官員,輾轉不同地方之後決定回故鄉北海道。興趣是向外國人介紹日本文化。

黃 挺彧

台灣台北人,曾在紐約生活11年。2018在札幌讀完3個月的日語學校之後決定來北海道找工作。2019年秋進入 Conde House 。國語不太好文章看不懂的話請見諒。


生命中美好的記憶


在我還小的時候,爸爸常帶我去河邊釣魚(北海道到處都可以釣魚)。其中印象最深刻的是旁邊帶有小瀑布的一條小河,我還記得當天至少釣了快20條! 但奇怪的是,我老爸怎麼都想不起來有帶我去過那條河。更糟的是,他說我是個爛釣手,釣3條都有問題了,更別說是20條。從那時候開始,我對人的記憶方式產生極大的興趣。根據研究,每當我們嘗試回想起事情的時候,大腦會在記憶上做微調,以至於產生每個人對同樣的事件有稍微不同的記憶。

人會在下意識記下身邊發生的事情。舉例來說,你/妳很喜歡某家餐廳的食物,但事實上不只有食物讓你/妳印象深刻,有可能是餐廳的裝潢、氣氛,或者是當天在餐廳裡愉快的對話,都有可能是理由之一。個人認為,大腦會在下意識中把美好的記憶修的更完美,是因為我們都知道同樣的記憶不太可能再發生一次。

某天上班的時候,我突然想到Conde House也有一項家具跟記憶很像,就是我們的一本技系列。因為木匠會把木頭的痕跡刻意保留,所以每張桌子都是絕無僅有,就跟你/妳心中美好的記憶一樣獨一無二。今天的文章就到這邊,歡迎您/您隨時到店裡來坐坐!


井島 俊吾

Conde House 國際事業部部長。前日本財務省官員,輾轉不同地方之後決定回故鄉北海道。興趣是向外國人介紹日本文化。

黃 挺彧

台灣台北人,曾在紐約生活11年。2018在札幌讀完3個月的日語學校之後決定來北海道找工作。2019年秋進入 Conde House 。國語不太好文章看不懂的話請見諒。


論傾聽的重要性


如果你/妳從現在到人生結束只能重複看著一部電影,你/妳會選擇哪一部呢? 這問題聽起來很愚蠢,但是不知道為什麼日本人很愛問對方這種奇怪的問題。之前就有被問過如果只能吃同樣的食物到生命結束,你/妳會選擇拉麵還是餃子? 那時候回答我要拉麵餃子雙拼套餐,結果被白眼。如果是電影的話,我會選擇史蒂芬·金的《伴我同行》。選擇這部電影的原因是因為我很喜歡裡面的對白,尤其是這句話讓我印象非常深刻,「好的故事會消失,錯不在講故事的人,而是因為沒有好的聽眾」。

妳/你是否曾有過從認識多年的友人口中聽到她/他從來沒講過的人生經歷,進而發現友人不一樣的一面? 每次這種事情發生在我身上的時候,其實都有點不自在。心想是不是因為我不是一個好的傾聽者,所以對方之前都不願意跟我說這些故事。我覺得作為聽眾非常重要,如果沒有人願意傾聽故事,講故事的人自然就不會想要分享,而到最後這些好的佳話就這樣被帶到墳墓裡永遠無法被分享。

傾聽的能力,其實跟木製家具大有關係。一張實木長桌需要由4片大木頭組合而成,不是隨便挑4片組合起來就可以了事。如果木匠職人不傾聽木頭的聲音,組合起來的桌子不但看上去奇怪,連穩定度跟強度都會出現問題。文字說明可能很難理解,但是木製家具的世界就是這麼錯綜複雜。「好的木製家具會存在,是因為有願意傾聽木頭聲音的好木匠」。


井島 俊吾

Conde House 國際事業部部長。前日本財務省官員,輾轉不同地方之後決定回故鄉北海道。興趣是向外國人介紹日本文化。

黃 挺彧

台灣台北人,曾在紐約生活11年。2018在札幌讀完3個月的日語學校之後決定來北海道找工作。2019年秋進入 Conde House 。國語不太好文章看不懂的話請見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