爾虞我詐


是否看過於1973年上映的好萊塢名作「刺激」? 在我看過的詐欺電影裡面,就屬這部最為經典。如果我是電影中那個被保羅·紐曼跟勞勃·瑞福騙的黑幫老大,我想我大概不會生氣,還會對他們的騙術讚譽有加。當然這並不代表我寬宏大量。對我來說能不做作的在別人面前撒謊是一件非常困難的事情,我想對大多數人也是。這到底是為什麼呢?

如何定義什麼是「謊言」? 想像一下,假設有一個漂流到荒島的女孩,突然對自己大聲說「我今天晚上有約會!」這算是謊言嗎? 我再舉另外一個例子。我們可以從歷史得知不管哪個國家最終都會毀滅。那我們這些時常對國家繳稅的人是不是正在被政府騙? 既然都會毀滅,為何要繳稅? 其實不管是不是騙局都不重要,而是這個舉動會不會造成一方的損失。我想這就是人很難不做作說謊的原因,畢竟會一直擔心謊言被對方戳破並造成自己的損失。

病毒肆虐的世界已經漸漸走向兩周年了。而在這兩年之中,我發現很多公司都漸漸的把自己打造成對環境友善的企業,連標語也都改成跟環境保護有關。只要是對市場有研究的人都知道,要同時兼顧利益與環境保護是非常困難的。就以CondeHouse來說,我們為了不要浪費木材及皮革,因此開始把它們切成更小塊再組合起來。這樣做比以前更費工夫及人力,但是對環境保護的影響是正面的。不過改變做法之後也遭受了許多批評:「切成小塊再組合起來看起來像便宜家具!」及「能不能打折扣?」等諸如此類的怨言及質問接踵而來。因此當別的公司打著環境保護的旗號時,我常常會懷疑他們是不是在欺騙。要兩者兼顧實屬不易,對方到底有沒有欺騙,只能靠我們這些消費者擦亮眼睛明辨是非了。


井島 俊吾

CondeHouse 國際事業部部長。前日本財務省官員,輾轉不同地方之後決定回故鄉北海道。興趣是向外國人介紹日本文化。討厭剷雪。

黃 挺彧

台灣台北人,曾旅居紐約11年。2018年讀完3個月的日語學校之後決定來北海道找工作。2019年秋進入 CondeHouse 。國語不太好所以正在考慮是不是要改用台語寫比較好。


Photo Credit: https://earth.org/sustainable-business-the-green-and-the-greenwa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