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會就是在浪費生命


人的專注力只能維持8秒,沒錯,比金魚的專注力還少一秒。但是我今天要探討的不是專注力,而是公司會議。日本公司最喜歡開會了,而且每次都長到不行。在專注力只有8秒的情況下,不要說是一小時的會議,30分鐘我都覺得難受。開會前不只需要準備資料,有些公司甚至會在開會之前再開一個準備會議。對我來說根本是在浪費生命。

當然一個會議也不太可能只開8秒。既然都要開了不如就用些小技巧讓自己看起來聰明一點,又有可能快速的得到結論,讓會議早點結束。於是乎我就用了Sarah Cooper所建議的十個能讓人在會議中顯得精明的招術。乍看之下似乎有用,但是對於縮減開會時間並沒有顯著的效果,開會開了老半天問題還是沒有一個像樣的結論。

Splinter 扶手椅(左) Wing 扶手椅(右)

Conde House呢? 不幸的,開會次數比北海道熊的數目還要多。雖然從去年開始公司實施了每個會只能開30分鐘的新規定,但是幾乎每次都不小心超過。在這我推薦Sarah Cooper的第4招,開會時持續點頭並假裝作筆記。這樣做會讓發言人感覺你有在聽,而且大多時還可以避免發言,真棒! 我只能說,還好自家公司是做家具的,會議室椅子有時候舒服到讓人想睡覺。如果連椅子都不好坐的話,會議這麼長誰受得了。


井島 俊吾

Conde House 國際事業部部長。前日本財務省官員,輾轉不同地方之後決定回故鄉北海道。興趣是向外國人介紹日本文化。討厭剷雪。

黃 挺彧

台灣台北人,曾旅居紐約11年。2018年讀完3個月的日語學校之後決定來北海道找工作。2019年秋進入 Conde House 。國語不太好所以正在考慮是不是要改用台語寫比較好。



圖片來源: https://www.redbull.com/us-en/theredbulletin/appear-smart-in-meetings-without-really-trying

打破固有的高牆


美國大選新聞終於有點退燒的感覺。但是最近我又在新聞上發現了既熟悉又陌生的名字。沒錯,就是當年發表震撼人心演說的瑞典環保少女,格蕾塔·童貝里。當年我也聽了她的演說,留給我最大的印象不是她的演講內容,而是她演講時的姿態。雖然看上去一臉稚氣,但在評論環境議題的時候卻是鏗鏘有力,毫無怯場。演說結束之後,一堆大人就開始排山倒海的批評她還太年輕,小孩子懂什麼。對此行為我今天有話要說。

在我還年輕的時候(雖然這樣說不過我現在才42歲,應該沒有很老吧?),常常認為自己很有勇氣,有一天一定會做出改變世界的作為。如果當年也有格蕾塔這樣的人發起對大人的戰爭,我一定也會參加。我認為年輕人就該堅持自己的信仰,嘗試去改變既有的規則。沒有人想被批評,但是當這些大人們被格蕾塔批評的時候不應該只是批評回去,而是應該要想想為什麼會被批評,然後坐下來跟年輕人分享各自的想法,但老實說真正會這樣做的大人沒幾個。

Conde House 每年都會舉辦種樹活動。

環境議題在這幾年很受重視,不可否認地球的健康正在走下坡,要如何去維護環境是大家都要面對的難題。Conde House 從創立開始就致力於環境保護,畢竟我們的產業與森林息息相關。每年的種樹活動、使用太陽能發電以及使用環境友善的燃料等等。最後就以Conde House創始人 – 長原實先生的名言做結束:「在森林旁邊製作家具,對大自然給予我們的恩惠保持著感謝之意」。


井島 俊吾

Conde House 國際事業部部長。前日本財務省官員,輾轉不同地方之後決定回故鄉北海道。興趣是向外國人介紹日本文化。討厭剷雪。

黃 挺彧

台灣台北人,曾旅居紐約11年。2018年讀完3個月的日語學校之後決定來北海道找工作。2019年秋進入 Conde House 。國語不太好所以正在考慮是不是要改用台語寫比較好。



圖片來源: https://home.bt.com/news/showbiz-news/dame-vivienne-westwood-greta-thunberg-would-be-great-as-world-controller-11364385821761

產品故事:長青樹商品與他的神祕設計者

長青樹商品與他的神祕設計者

「喂,永山,我想要擴張工場。」
「有必要嗎? 我們的產品又不多,而且工廠只有30人,根本人手不足啊。」

就在CONDE HOUSE創始人長原實懊惱到底要去哪裡找人來幫忙的時候,一個未曾謀面的人走進了長原的辦公室。

「您好,請讓我來這裡上班,我的夢想是設計跟製造家具。」
「你誰啊? 」

沒想到長原就這樣跟這位年輕人聊了一整個晚上。
「那就明天開始上班吧! 」

日以繼夜

沒有面試,沒有正式書面文件,他就這樣被錄取了。
「這個年輕人,完全沒有設計背景,單純的因為想要設計家具而來毛遂自薦,讓我覺得他與眾不同。雖然直接進來我辦公室讓我有點嚇到。」長原回憶道。也因為錄取的太突然,第一天上班的時候還被其他員工當作是來偷產品設計圖的小偷而差點報警。

為了設計出心目中理想的家具,年輕人每天畫稿畫到半夜。隔天把稿給長原看,長原給他建議之後,他又夙夜匪懈地畫稿。終於設計出讓長原很滿意的產品—ALP沙發床。這項產品一發表馬上成為人氣商品,也讓CONDE HOUSE在日本家具業界中的知名度像火箭一樣一飛沖天。

稍縱即逝

46年過去了。這些年來ALP曾經差點被停產,但是在客戶的強烈要求下而繼續生產,現在反倒成為了CONDE HOUSE的熱銷商品。ALP的樣式不但符合日本人喜歡躺在沙發上的習慣,還有一個特點就是它比其他產品來的輕巧。正因為輕,不論移動它或是清掃床下的地板都變得非常容易。

至於那位很有熱忱的年輕人,在設計出ALP之後幾年就離開了CONDE HOUSE,到現在他的行蹤依然成謎。「其實一直很想要當面感謝他,但是沒有人知道他去了哪。因為錄取時沒有填寫過正式文件,所以自然也就沒有他的地址或聯絡方式,
即使聯絡到了也是同名不同人。」長原感嘆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