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會怎麼做?


看過或聽過美國情景偷拍節目 What Would You Do? (中譯: 你會怎麼做,簡稱WWYD) 節目裡使用各種隱藏攝影機,觀察當衝突或是非法行為發生時旁觀者的反應。其實日本也有類似的節目,但老實說內容普通,多半都是使用各種陷阱讓參與的人出糗,搞笑成分居多。一開始可能會覺得有趣,久了之後就覺得很無聊。另一方面,WWYD則是深入探討各種社會問題,像是種族歧視、毒品氾濫及貧困問題等等,並透過隱藏攝影機拍出人性好與壞的一面。而今天要討論的是做為家具製造業,我們的宗旨、良心與市場的關聯性。

以現在的市場來講,高價位跟低價位是領頭羊,而中價位的商品則有越來越少的趨勢。舉個例子來說,LV 跟 UNIQLO 就分別是市場裡高價位與低價位的代表。家具業呢? 高價位可想而知就是義大利製的超高級家具,低價位則是眾人皆知的IKEA。而像 CondeHouse 這種偏中高價位的就處於一個非常尷尬的位置。不僅價位尷尬,還要面對市場萎縮所帶來的各種挑戰。

Splinter 扶手椅

我曾對現任會長提案過,為何不開發一些超高級家具,把 CondeHouse 帶進高價位的圈子裡。他想了想則說,即使市場分岔的很明顯,我們還是不能被牽著鼻子走。連我們的員工都負擔不了的家具賣給有錢人並不是解決之道,也違背了創始人設立 CondeHouse 的初衷。我們的任務是要製作大家負擔得起的,品質好又耐用的家具(我承認有些的確有點貴)。也許良心及對初衷的堅持,才是我們在市場上撐過半個世紀的理由吧!


井島 俊吾

Conde House 國際事業部部長。前日本財務省官員,輾轉不同地方之後決定回故鄉北海道。興趣是向外國人介紹日本文化。討厭剷雪。

黃 挺彧

台灣台北人,曾旅居紐約11年。2018年讀完3個月的日語學校之後決定來北海道找工作。2019年秋進入 Conde House 。國語不太好所以正在考慮是不是要改用台語寫比較好。


Photo Credit: https://ethics.org.au/ethics-explainer-conscience/


全家不是你家,森林才是你家


大學畢業後不久,我毅然決定投入日本空軍的行列。雖然是空軍,但新兵都需要接受基本的野地訓練。不管是用廢材生火所帶來的快樂感(因為餓了一整天)、享受日出太陽所帶來的溫暖(一整夜沒睡)、沉浸在森林所帶來的芬多精(叢林游擊戰的時候)以及傾聽帳篷外的下雨聲。拜野地訓練之賜,這些與大自然零距離的體驗我都體會過了。仔細一想,這些體驗不就跟野外露營沒兩樣嗎? 在日本,露營這項戶外活動有越來越流行的趨勢。老實說我已經對露營興致缺缺,但是卻對大家願意為了露營而買高價裝備的這項行為感到好奇。

人類自古以來就是懶惰的。這些從古至今被開發的商品,都是為了能讓我們的生活更方便。露營不是一件簡單的戶外活動。我曾問過朋友為什麼要露營,他則回答我是為了更接近大自然,然後體驗不一樣的生活。但事實上我們只是會在室內做的事情搬到戶外做而已。帶上昂貴的裝備在河流旁邊煮飯、吃飯、洗碗到睡覺,這樣真的有親近大自然嗎?

對我來說體驗大自然就是要親近樹木。這裡有兩個重點,1/F波動跟芬多精。1/F波動是一個能讓人放鬆並達到精神上平衡的旋律,河川流動的水聲以及草搖擺的聲音皆是1/F波動。芬多精則是樹木釋放的物質,能使人放鬆並有殺菌的效果。與其花錢買天價露營裝備去森林露營,為何不考慮看看由北海道樹木所做成的木製家具,把森林搬進家裡呢?


井島 俊吾

Conde House 國際事業部部長。前日本財務省官員,輾轉不同地方之後決定回故鄉北海道。興趣是向外國人介紹日本文化。討厭剷雪。

黃 挺彧

台灣台北人,曾旅居紐約11年。2018年讀完3個月的日語學校之後決定來北海道找工作。2019年秋進入 Conde House 。國語不太好所以正在考慮是不是要改用台語寫比較好。


Photo Credit: https://www.tokyoweekender.com/2018/09/what-is-forest-bathing-and-can-it-really-help-heal-us/ @niceviewtokoro


忍者的順風耳


我有一個小我12歲的妹妹。還記得小的時候我曾問她,在妳眼中哥哥是一個什麼樣的人物? 她回答,哥哥喜歡吃豆腐。這答案沒有錯,但跟我心中所期盼的答案落差很大。雖然有點失落,但也發現連我也很難去評價自己到底是個什麼樣的人。同理,有很多人對外國文化很了解,卻對自己的國家一概不知。但會多國語言的人則不同,因為在學習外國語的過程中會自然而然的去比較兩者的差異,進而對自己的母文化有更深的了解。

很久以前在翻譯公司上班的時候,我發現擬聲詞是最難翻譯到位的。日文號稱是擁有最多擬聲詞的語言,甚至還有用來形容安靜的擬聲詞,也許日本人的耳朵天生就比較靈敏吧。曾經有個日本教授到古巴開會,開會時因為外面的蟲子太吵導致他無法專心。會議結束後他轉頭問後面的男子是什麼蟲這麼吵,出乎意料的男子竟然回答他沒有聽到什麼蟲叫聲。

正在測量木材的三成先生。

滿臉疑惑的教授回到日本之後開始研究聲音與語言的關聯。發現左半球的人會將各種聲音用語言的方式表達出來,而右半球的人並沒有這種習慣,並多半把聲音視為雜音。因此居住於左半球的日本人從小就對聲音較敏感,也能用語言表現出各種聲音的特徵。而我們公司的木工職人們也充分利用著天生敏感的聽力,傾聽每個木材的聲音,將其化為能代代相傳的家具。


井島 俊吾

Conde House 國際事業部部長。前日本財務省官員,輾轉不同地方之後決定回故鄉北海道。興趣是向外國人介紹日本文化。討厭剷雪。

黃 挺彧

台灣台北人,曾旅居紐約11年。2018年讀完3個月的日語學校之後決定來北海道找工作。2019年秋進入 Conde House 。國語不太好所以正在考慮是不是要改用台語寫比較好。


Photo Credit: https://kokoro-jp.com/culture/1293/


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


你是否曾經想過,貴的東西為什麼看上去很貴,而便宜的東西看上去很便宜,難不成這些都是媒體的操作跟洗腦? 記得有一次我在網站上看到一個看上去內部錯綜複雜,感覺是需要花很多時間才能製作出來的手錶,點下去一看發現要價超過100萬日幣,當下其實並沒有被嚇到,畢竟看外表的時候就覺得大概會是這種價錢。

也許我對手錶這個區塊還不是很了解。這之後看了看勞力士及歐米茄等名錶,再看看聽都沒聽過但長相類似的手錶,我實在看不出他們到底有什麼區別。如果你把勞力士跟某牌手錶擺在我面前的話,我可能還會以為兩個是同一個牌子的。再舉一個例子。我玩吉他25年了,雖然說可以看出一些吉他品牌上的差異,但到一定價錢之上的吉他我就開始分辨不出來了。但上圖的手錶是高級到連我這種人都分辨的出來,可見商品的圖片是多麼重要。

我認為要分辨出高級與不高級還是需要一些專業知識。總結來說,昂貴的商品之所以看上去昂貴,是因為除了外表同時也給人覺得製作過程是很費工夫與費時間的。木製家具就沒這麼幸運了。因為費工夫與時間的大多是內部結構,所以我常常要跟客人解釋其價錢背後的理由。像是連接部位不需要釘子固定,椅架是以全曲線構成以及強度測試通過1萬2千次撞擊等等。在這裡我想問大家,CondeHouse 的商品帶給您什麼樣的印象呢?


井島 俊吾

Conde House 國際事業部部長。前日本財務省官員,輾轉不同地方之後決定回故鄉北海道。興趣是向外國人介紹日本文化。討厭剷雪。

黃 挺彧

台灣台北人,曾旅居紐約11年。2018年讀完3個月的日語學校之後決定來北海道找工作。2019年秋進入 Conde House 。國語不太好所以正在考慮是不是要改用台語寫比較好。


Photo Credit: https://www.watchtime.com/blog/million-dollar-watches/3/

Just Do It ✔


你是否覺得自己做的每一個決策都是有理由的? 在公司裡我負責的是海外行銷,在跟客人介紹產品的時候我都會完整的闡述推薦這些商品的理由,像是舒適度及設計感等等。寫部落格已經超過一年了,但要如何把自己的文章跟商品做連結有時候還是讓我很困擾。每當詞窮時就會捫心自問,為什麼要選我們的商品? 但是經過一年之後我突然有個疑問,為什麼每個決定的背後一定要有理由?

Petter Johansson 是一位經驗豐富的心理學家。TED的演講中他曾說過,其實沒有人知道自己決策背後的真正理由。在某次實驗中,他拿出了兩張人像照片,並詢問受訪者哪張照片比較好看。受訪者決定好之後,Petter 便假裝把選中的照片交給受訪者,實際上是把沒被選中的照片交給了對方。結果有超過80%的受訪者並沒有注意到照片被掉包,還邊看著錯的照片解釋自己選擇的理由。

演講快結束時,Petter 說人類很多時候都是在被詢問的當下才在腦中想辦法製造理由。同時他也指出人類腦袋運轉的很快,很多人都能在被問的當下馬上回答,擁有能屈能伸的腦袋也算是人類特有的專利。聽完了他的演講,我也慢慢鬆了一口氣,以後寫部落格時只要寫自己想寫的就好。竟然你都把這篇文章給讀完了,何不去家裡附近的 Conde House 瞧瞧我們的家具呢?


井島 俊吾

Conde House 國際事業部部長。前日本財務省官員,輾轉不同地方之後決定回故鄉北海道。興趣是向外國人介紹日本文化。討厭剷雪。

黃 挺彧

台灣台北人,曾旅居紐約11年。2018年讀完3個月的日語學校之後決定來北海道找工作。2019年秋進入 Conde House 。國語不太好所以正在考慮是不是要改用台語寫比較好。


Photo Credit: https://www.goalcast.com/2017/05/05/know-thyself-why-self-awareness-is-the-starting-point-for-your-goals/

富有情感的我們


成功與失敗的企業有什麼區別? 如何判斷一個餐廳是否成功? 我想大部分的人一定會說成敗關鍵在於價錢、人口數以及宣傳手法等等。但長年研究消費者行為的 Rory Sutherland 可不這麼認為。他在書中 Alchemy 裡面曾提到,雖然大數據重要,但真正使餐廳成功的是擺放在餐廳前面的餐桌及餐椅,很意外吧?

那些好看的餐桌及餐椅(就像我們的家具一樣)一定會在打烊前收回店裡,隔天開店再拿出來。這樣做並不是怕桌椅被偷,而是告訴客人「我們開始營業了!」 的一個動作。Rory Sutherland再強調,好的桌椅可以讓客人覺得「這個餐廳連桌椅都這麼注重,做出來的料理一定很好吃!」。大數據誰都能收集,但心理戰的打法才是決定一個餐廳成不成功的關鍵。

數據很有用也可以解決很多問題,但人類都是富有情感的,心理戰所帶來的效益理所當然就比統計數據的影響還巨大。我個人喜歡邏輯性思考,但我不得不說作為一個人類,有時候也會做出不合理,較情緒化的行為。最後想問大家,Rory Sutherland的觀點,你同意嗎?


井島 俊吾

Conde House 國際事業部部長。前日本財務省官員,輾轉不同地方之後決定回故鄉北海道。興趣是向外國人介紹日本文化。討厭剷雪。

黃 挺彧

台灣台北人,曾旅居紐約11年。2018年讀完3個月的日語學校之後決定來北海道找工作。2019年秋進入 Conde House 。國語不太好所以正在考慮是不是要改用台語寫比較好。


Photo Credit: https://www.forbes.com/sites/forbesagencycouncil/2019/11/04/emotion-the-super-weapon-of-marketing-and-advertising/?sh=136fc3254df0


從鏡子裡看世界


照鏡子的時候是否曾經想過,為什麼鏡子裡面的自己是反過來的? 這個已經持續著兩千年的迷思到現在還是無解。

1989年有一部電影叫春風化雨。電影裡面的學生們嘗試用非慣用手吃飯,這意味著跳脫框架的做法。還是小學生的我在看完電影之後馬上模仿,但發現用非慣用手刷牙比吃飯更加困難。更有趣的是,如果對著鏡子用非慣用手刷牙的話,你會發現鏡子的自己雖然正在用慣用手進行動作,但看上去一點都不流暢。 研究顯示,有超過30%的人不知道鏡子反映出來的事物是相反的。自從知道鏡子會反射之後,我每天都在思考著如果從鏡子裡面的自己去看世界的話,是不是會產生不一樣的觀點。

Conde House 開發部門正在研究椅子的強度。

在 Covid-19 發生以前,我時常會去各個地方參加家具展覽會。參展的目的不僅僅是想要提高 Conde House 的知名度,更是要透過對話了解客人對自家產品的觀點,因為那些評論往往對產品一針見血,也能幫助我們更進一步提高品質。今天的你,從鏡子裡面看世界了嗎?


井島 俊吾

Conde House 國際事業部部長。前日本財務省官員,輾轉不同地方之後決定回故鄉北海道。興趣是向外國人介紹日本文化。討厭剷雪。

黃 挺彧

台灣台北人,曾旅居紐約11年。2018年讀完3個月的日語學校之後決定來北海道找工作。2019年秋進入 Conde House 。國語不太好所以正在考慮是不是要改用台語寫比較好。

Photo Credit: https://www.sciencefocus.com/science/why-do-mirrors-reverse-left-and-right-not-up-and-down/


工作的意義是?


美國疫情逐漸趨緩,大部分的人雖然都還沒復工不然就是在家上班,但作為經濟指標的道瓊指數正在瘋狂的上升中。日本這邊大部分也是在家上班,但經濟卻每況愈下。與此同時,已經有不少人開始抱怨在家上班很無聊,有趣的是這些人正是疫情前因為每天加班而哭天喊地的同一批人。長時間上班等於對社會有貢獻及刺激經濟嗎? 我覺得不一定。

看了看美國跟日本的例子之後,我覺得心態是造成這兩者產生差別的主要原因。前者較多元化,且在高科技的協助下,人即使不長時間上班或不進辦公室,都可以輕鬆製造出高生產力。後者的思維較舊式,隨機應變的能力也比前者差。其實可以看得出來,美國已經慢慢從單純為了賺錢而工作,進化成為了達到高生產力而不斷開發新科技而工作。或許未來的某一天日本人能從舊思維的心態中畢業。

根據心理學家 Donald Super 的研究結果,工作評價可以被分為15種,其中包括創意、獨立及多元等等,而利益只是其中一項。跳脫出舊思維的框架,也許能讓奔波勞累的你/妳在工作上產生不一樣的心態也說不定。


井島 俊吾

Conde House 國際事業部部長。前日本財務省官員,輾轉不同地方之後決定回故鄉北海道。興趣是向外國人介紹日本文化。討厭剷雪。

黃 挺彧

台灣台北人,曾旅居紐約11年。2018年讀完3個月的日語學校之後決定來北海道找工作。2019年秋進入 Conde House 。國語不太好所以正在考慮是不是要改用台語寫比較好。


Photo Credit: https://www.theguardian.com/technology/2017/jan/11/robots-jobs-employees-artificial-intelligence

日本最荒廢的島嶼


北海道,日本最北方的島嶼,正在走下坡。在城市以外的地方到處可以看到被大雪壓壞的房屋,就像名導演提姆波頓的電影一樣。伴隨著倒塌的房子是生鏽的腳踏車、斷成兩半的剷雪器具以及不斷生長出來的雜草。雖然說這景象看起來很感傷,但同時也在提醒人類是大自然的一分子,沒有使用及維護的東西久了之後就會變成地球的負擔。同時我在心中產生了疑問,到底什麼樣的東西值得讓我們保存好留給下一代?

某天我在網路上看到了一篇很有趣的文章,是一篇關於博物館館長的採訪。採訪中館長提到,如果要去研究某個時代的歷史,那就應該要去研究那個時代所傳承下來的使用器具,即使那個物品看上去是多麼的沒價值。這些物品一旦流失就再也找不回來了。所以當你還在煩惱要保留什麼給下一代的時候,不要再多想了,不管它有沒有價值,能留多少就留多少。

博物館裡的展示品只是那個時代的一小部分。曾幾何時北海道到處都是製作木製家具的公司,北海道豐富的森林及自然資源,吸引了日本全國各地的木匠職人。而如今有一半以上的公司已經消失殆盡。Conde House還能撐多久? 老實說我不知道。但我期望Conde House的家具未來不是出現在博物館內,而是在某個家庭內持續的被愛護與使用。


井島 俊吾

Conde House 國際事業部部長。前日本財務省官員,輾轉不同地方之後決定回故鄉北海道。興趣是向外國人介紹日本文化。討厭剷雪。

黃 挺彧

台灣台北人,曾旅居紐約11年。2018年讀完3個月的日語學校之後決定來北海道找工作。2019年秋進入 Conde House 。國語不太好所以正在考慮是不是要改用台語寫比較好。


Photo Credit: https://places.branipick.com/abandoned-house-in-hokkaido/


烤布蕾裡面沒有檸檬阿!


還記得某天我跟太太正在餐廳吃飯,當時的我正在享用焦糖烤布蕾。「哇! 這烤布蕾聞起來酸酸的,好香,檸檬真是個好東西。」這時我太太一臉疑惑的看著我說道,「烤布蕾裡面沒有檸檬阿!」後來才發現我吃到的是一個壞掉的烤布蕾。據說以前的人有超過800個嗅覺感受器,但現在人已經退化到只剩下400個左右。

很久很久以前,動物為了避免被恐龍獵食,大多都會在晚上才行動。晚上行動的時候,嗅覺能力就顯得非常重要,不僅可以定位食物位置,還可以判斷敵人的方向。恐龍滅絕之後,動物漸漸的演變成在白天行動,包括古代人類。這個時候古代人類視覺進化神速,相對的嗅覺卻在慢慢退化。根據研究顯示,有80%的訊息是透過視覺取得的。人的五官裡面,嗅覺與我們的情感及記憶息息相關,而其他四官則是幫助我們在做出理性判斷時不可或缺的角色。

Conde House東京的詩織與MOM伸縮圓桌

嗅覺很奇妙,一個味道可以帶出美好的回憶,相對的也可以讓人產生厭惡的感覺。聞過木頭的味道嗎? 它的味道常常讓我想起溫泉的三溫暖。根據研究,木頭的味道不只可以讓人放鬆,維持穩定血壓,還可以增強免疫力。用嚴選北海道木材製作出來的原木家具,現在就去家裡附近的店裡看看吧!


井島 俊吾

Conde House 國際事業部部長。前日本財務省官員,輾轉不同地方之後決定回故鄉北海道。興趣是向外國人介紹日本文化。討厭剷雪。

黃 挺彧

台灣台北人,曾旅居紐約11年。2018年讀完3個月的日語學校之後決定來北海道找工作。2019年秋進入 Conde House 。國語不太好所以正在考慮是不是要改用台語寫比較好。


Photo Credit: https://www.vox.com/science-and-health/2017/5/11/15614748/human-smell-good-scien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