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謝謝呢? 」


「你的謝謝呢? 」這是我媽在我小時候最常對我說的一句話。即使是吃飯時傳遞胡椒粉也要說,不說則會被責備。在媽媽長年的訓練下,我自認為自己已經成為一個懂得感恩的人。但某天我讀到了一篇論文,研究顯示人類其實鮮少對日常生活的各種事情表達感謝。研究人員認為人類大多數都處與一個互惠的關係與環境中,才會不常表達感謝。

幾個禮拜前暴風雪席捲了一部分的北海道,造成了部分交通癱瘓,許多人的車子也被卡在雪中。平常幫我們送貨的卡車公司也因為卡車不足無法送貨,於是乎我就被公司抓去跟分店的人一起送貨到客人手上。客人的辦公室在2樓,剛好電梯又塞不下,我們只能透過樓梯將家具運上去。如何在狹小的樓梯間搬運大型家具對我來說簡直是一大考驗。全部搬完之後客人親自向我們一一道謝,這讓我感到非常新鮮,疲勞也瞬間煙消雲散。我應對的客人大部分都是國外的代理商及設計師,因此很少有機會能親自與客人碰面。

人類鮮少表達感謝,卻喜歡被感謝的感覺。道謝既不花錢,也不會傷害任何人。聽父母的話,表達感謝吧!


井島 俊吾

CondeHouse 國際事業部部長。前日本財務省官員,輾轉不同地方之後決定回故鄉北海道。興趣是向外國人介紹日本文化。討厭剷雪。

黃 挺彧

台灣台北人,曾旅居紐約11年。2018年讀完3個月的日語學校之後決定來北海道找工作。2019年秋進入 CondeHouse 。國語不太好所以正在考慮是不是要改用台語寫比較好。


Photo Credit: earth.com


山林的守護神


上個禮拜北海道的一個木材公司邀請我去深山裡看他們伐木。在上山的途中,木材公司的員工告訴我許多在伐木時會遇到的各種災難。這讓我想起1972年在長野縣發生的淺間山莊事件。當時位於深山的人質綁架事件持續了10天。警察雖然包圍了山莊,但因為歹徒持有人質及武器,讓警察們遲遲無法攻破。更糟糕的是警察所帶來的水及食物也在消耗戰中完全被結冰,只能拜託軍隊緊急補給,才終於在第10天成功的將人質救出。冬天深山的環境就是這麼的惡劣。

你可能會說,那幹嘛不在夏天砍樹就好? 夏天時的樹會持有更多水分,不但不好砍,砍下來之後乾燥時間也會變長。茂密的樹葉及樹枝更會阻礙各種砍樹工程。伐木工人的工作不單單是砍樹這麼簡單,他們要定時除草來確保樹木們有健康的成長環境,還需要巡山路來確認樹沒有倒下阻礙車子通行。做這些事情的同時,不時還會有北海道棕熊及大黃蜂來干擾,是一份看似簡單,卻複雜又危險的工作。

伐木工人是山林的守護神,確保樹木們的健康及永續性。但因為少子化的關係,願意伐木的人越來越少。在這個人人都想成為Youtuber的時代,人手不足的木材公司們面臨了前所未有的危機。使用木頭製作家具的CondeHouse也不得不開始做準備,來迎接未來沒有木材可以使用的可能性。


井島 俊吾

CondeHouse 國際事業部部長。前日本財務省官員,輾轉不同地方之後決定回故鄉北海道。興趣是向外國人介紹日本文化。討厭剷雪。

黃 挺彧

台灣台北人,曾旅居紐約11年。2018年讀完3個月的日語學校之後決定來北海道找工作。2019年秋進入 CondeHouse 。國語不太好所以正在考慮是不是要改用台語寫比較好。


Photo Credit: https://www.condehouse.co.jp/?lng=ja_en


在家上班不如在飯店上班


疫情徹底摧毀了日本的觀光產業。在這之前,來日的觀光人數年年增長,在2018年達到3千萬人的高峰,那時候的日本每天都有新飯店開幕,讓各國羨慕不已。而現在,許多地主已經破產,有些也被迫轉型改經營民宿。同時,日本也出現了奇怪的現象。因為沒有求,飯店的價格變得非常便宜,許多在地人竟然開始去在地的飯店居住。另外一個造成這個景象的原因,就是居家上班的興起。

拜疫情之賜,工作狂熱的日本人終於能從辦公室解脫了。居家上班一開始很新鮮,但當全家人每天都窩在同一個地方時,難免會有爭執。有些人的工作效率甚至比在辦公室時還要低。許多在家無法專心的日本人這時就找到了完美的避難所。沒錯,那就是家裡附近的飯店。我其實也對家裡(旭川)附近的飯店很感興趣,每次有外國的客人來訪時我都會招待他們去那邊居住,但我卻一次都沒有住過。

去年,旭川車站附近開了一家新的飯店。而我出於好奇也去那邊住了一晚。飯店不大,但一樓有個大澡堂可以泡溫泉。老實說,從不同角度觀望熟悉的街道還蠻新鮮的,也許這就是所謂的從平凡中找到不平凡吧。日本許多飯店都喜歡採用當地的家具,因此我在飯店大廳像個間諜一樣,默默的注視著客人們使用CondeHouse的家具。待疫情結束之後,來旭川親自體驗吧!


井島 俊吾

CondeHouse 國際事業部部長。前日本財務省官員,輾轉不同地方之後決定回故鄉北海道。興趣是向外國人介紹日本文化。討厭剷雪。

黃 挺彧

台灣台北人,曾旅居紐約11年。2018年讀完3個月的日語學校之後決定來北海道找工作。2019年秋進入 CondeHouse 。國語不太好所以正在考慮是不是要改用台語寫比較好。


Photo Credit: https://uk.hotels.com/ho2270304928/hotel-amanek-asahikawa-asahikawa-japan/?q-rooms=1&locale=en_GB&pos=HCOM_UK&q-room-0-children=0&q-room-0-adults=2


雪國的再生能源


白雪吹亂了今晚的山頭,所有的足跡都被抹去,模糊不清。當你聽到這首歌的時候,是否會想起冰雪奇緣的艾莎與安娜在雪中玩耍的快樂場景。但這首歌對我來說非常真實。北海道每逢下雪道路就會變得模糊不清,外出不穿暖的話還會凍傷手指。旭川的冬天可說是日本最冷,最低可以達到零下41度。夏天則是熱的要命,可達到35度。每逢夏天到來我都會由衷希望隔天起床就是下雪的冬天。

其實這邊的雪已經多到被拿來做再生能源利用。北海道的馬鈴薯、洋蔥及米在生產量上是日本全國第一。冬天時這些雪就會被拿來保存倉庫裡的農作物。北海道新千歲機場夏天時所使用的冷氣,能源就來自那些飛機跑道上被鏟下來的雪。但因為保存這些雪需要用到巨大的儲藏室及開銷,因此使用地方還不廣泛。在CondeHouse的工廠及辦公室裡沒有冷氣,雖然很環保但我們常常熱的半死。也許我該慶幸旭川的夏天只有兩個星期。

CondeHouse雖然不用雪能源,但在我們的工廠的屋頂上其實佈滿著太陽能板,持續的向工廠及辦公室供電。唯一惱人的地方就是每逢下雪這些太陽能板就會被蓋住,害我們每天都要去屋頂除雪。也許這就是冰雪奇緣的歌無法帶給我快樂的原因吧。


井島 俊吾

CondeHouse 國際事業部部長。前日本財務省官員,輾轉不同地方之後決定回故鄉北海道。興趣是向外國人介紹日本文化。討厭剷雪。

黃 挺彧

台灣台北人,曾旅居紐約11年。2018年讀完3個月的日語學校之後決定來北海道找工作。2019年秋進入 CondeHouse 。國語不太好所以正在考慮是不是要改用台語寫比較好。


Photo Credit: CondeHouse


織田椅子博物館


根據研究,6歲以下的兒童有百分之七十喜歡蒐集東西。我小的時候最喜歡收集巧克力餅乾所附贈的貼紙。某次在等紅綠燈的時候,我發現隔壁的車輛坐著跟我差不多年紀的女孩,於是我就搖下車窗給她看我的貼紙簿。媽媽看到了我的行為之後,叫我把貼紙收起來,並指責我讓她感到尷尬。雖然不知道她為什麼覺得尷尬,但也是從那個時候,我收集貼紙的興趣消失殆盡。我也把所有的稀有貼紙賣給了同班同學,順便賺了一筆。

如果你喜歡威士忌,一定聽過Valentino Zagatti這個名子。他是世界上最有名的威士忌收藏家,其收藏橫跨全世界,數量超過3000瓶。Valentino Zagatti的故事之所以有趣,是因為他在開始收藏之前,11歲的時候就已經全盲。也就是說他完全沒看過自己的收藏品。跟一個想要透過貼紙簿來取得女生注意的男孩比起來簡直天差地遠。我也能稍微了解當時我媽指責我的原因了。你覺得全盲的Valentino Zagatti到底為什麼要收藏威士忌呢? 也許透過研究他的想法,我們可以更了解人類收集物品的心理因素也說不定。

我之前寫過,北海道旭川是日本木製家具的重鎮。世界有名的椅子收藏家織田憲嗣也住在這裡。織田憲嗣所收集的椅子超過1350把,有名的椅子他幾乎都有。有想要更了解織田憲嗣的朋友們可以點這裡觀看他的收藏,也可以點這裡閱讀他的相關文章。不管怎麼說,如果你有機會來一趟旭川的話,一定要親自來看看他的收藏!


井島 俊吾

CondeHouse 國際事業部部長。前日本財務省官員,輾轉不同地方之後決定回故鄉北海道。興趣是向外國人介紹日本文化。討厭剷雪。

黃 挺彧

台灣台北人,曾旅居紐約11年。2018年讀完3個月的日語學校之後決定來北海道找工作。2019年秋進入 CondeHouse 。國語不太好所以正在考慮是不是要改用台語寫比較好。


Photo Credit: https://odacollection.jp/


事出必有因


休息站是長途旅行最好的夥伴,尤其在北海道。在休息站裡面不但可以吃喝拉撒,還可以購買紀念品。1990年左右,日本第一個休息站誕生。不同於其他國家的休息站,除了高速公路之外,一般道路也有休息站。根據最新統計,日本目前有1993個休息站,而其中129個就在北海道。休息站還有另外一個重要的工作,就是向旅行者推廣在地產品。每次我只要經過一個休息站,除了會品嘗當地美食之外,我還喜歡學習並分析當地的行銷手法等等。

北海道休息站最常出現的三大商品,就是用在地食材製作的罐裝果汁,瓶裝果醬及咖哩包,但卻賣的不是很理想。這些東西大部分都稍貴,沒有很強的賣點的話,客人通常都不太有意願購買。大力推廣當地食材所做成的產品是好事,但只要市場不認同,產品就沒有活下去的機會。更別說農產品,魚類及肉類的市場在北海道的競爭是非常激烈的。

一個產品能賣得好賣的久,價錢上被認同之外,背後還有夠吸引人的故事使客人買單。北海道有三個超過100年的酒廠,它們的最大賣點就是使用北海道米,北海道山泉水,以及北海道木頭來釀造酒,也是最吸引客人的地方,來訪者幾乎回去時人人一瓶。CondeHouse跟酒廠們也有相似之處,但我們比較簡單,只是單純的使用北海道森林的木頭來製作家具。我們的工廠也跟酒廠一樣,開放給一般民眾參觀。如果你打算在北海道來個長途旅行,除了拜訪休息站之外,也停靠旭川瞧瞧我們的工廠吧!


井島 俊吾

CondeHouse 國際事業部部長。前日本財務省官員,輾轉不同地方之後決定回故鄉北海道。興趣是向外國人介紹日本文化。討厭剷雪。

黃 挺彧

台灣台北人,曾旅居紐約11年。2018年讀完3個月的日語學校之後決定來北海道找工作。2019年秋進入 CondeHouse 。國語不太好所以正在考慮是不是要改用台語寫比較好。


Photo Credit: https://www.ana.co.jp/en/us/japan-travel-planner/hokkaido/


比製造家具更重要的事


你知道世界上最棒的動物園在哪裡嗎? 答案是美國的聖地牙哥動物園。亞洲則是新加坡動物園稱王。日本呢? 根據TripAdvisor的動物園排名,是位於旭川的旭山動物園旭山動物園不大,也沒有熊貓之類的稀有動物,但卻非常有人氣。時間倒回30年前,那時的旭山動物園非常無聊,還很陰森,跟史蒂芬金寫的恐怖小說沒兩樣。人煙稀少,動物們精神不濟,建築物更是殘破不堪。但是在1995年,新上任的執行長決定將動物園來個大改造…

執行長認為員工們雖然對動物的照料十分專業,卻不懂得如何娛樂客人。因此開始讓員工接受各種訓練,並大幅度更改動物的展示位子及方式。今天的旭山動物園,有可以看到企鵝玩耍的水中隧道,有海象表演的特別舞台,還有觀賞雪豹生活的專用步道。這種展示方式非常有人氣,旭山動物園的成功也紛紛成為日本其他動物園效仿的模範。

CondeHouse也正在大幅度改造辦公室及工廠,好吸引更多來訪的客人。我知道拿家具工廠跟動物園比實在是天差地遠,但我們的目的是要透過製造家具來貢獻於社會。改造的重點不在於展示我們的家具,而是想要娛樂來訪的客人。希望有一天,我們的旭川總部也可以成為像旭山動物園一樣的觀光景點。


井島 俊吾

CondeHouse 國際事業部部長。前日本財務省官員,輾轉不同地方之後決定回故鄉北海道。興趣是向外國人介紹日本文化。討厭剷雪。

黃 挺彧

台灣台北人,曾旅居紐約11年。2018年讀完3個月的日語學校之後決定來北海道找工作。2019年秋進入 CondeHouse 。國語不太好所以正在考慮是不是要改用台語寫比較好。


Photo Credit: https://www.ana-cooljapan.com/destinations/hokkaido/asahiyamazoo


知足常樂


在某個城鎮的某個早晨,一個騎著腳踏車的男孩將報紙挨家挨戶的丟置在家門口。相信你一定在好萊塢電影裡面看過這個場景。還記的第一次看到這個畫面的時候我非常驚訝,現在想想這是一個解決送貨員人力短缺的好方法,甚至未來都會是無人機做外送也說不定。疫情的好轉讓各國的經濟開始復甦,也間接造成世界物流大亂。根據報導,貨櫃船平均需要等上16.9天才能進入洛杉磯的港口。我們從日本輸出的家具現在也需要兩倍的時間才能送到美國的客戶手上。

在日本也一樣,到處都可以看到運輸公司的徵人啟事,尤其過年過節時,運輸公司都會因為人手不足而叫苦連天。每次我看到送貨員在寒風或大雪中送貨時,都會對他們產生敬意。有一次我在大廈的大廳看到門口有一個送貨員將自己鞋上的雪完全清掉之後才進來,當下覺得他非常細心,但如果那是送貨公司規定他們要這樣做的話,我覺得有點不必要,酷寒中送貨已經很辛苦了,並不需要再增加自己的負擔。

CondeHouse的桌子分成兩部分包裝,桌板及桌腳。每次包裝以前一定會經過專業人員詳細的檢查,確定沒問題之後才會包裝出貨。但是檢查再怎麼細心還是會有出錯的時候。最近就因為桌腳底部有肉眼幾乎看不到的刮痕而被印度的客戶痛罵。我們盡可能的滿足客戶的需求,但有時候不管怎麼做換來的都是抱怨與不滿。我們不是提供服務的一方,就是接受服務的一方。在社會及生態持續性不斷的被破壞之後,平時接受服務的一方也開始付出代價,需要付出更高的價錢才能得到所期望的服務。俗話說的恰恰好:『知足常樂。』


井島 俊吾

CondeHouse 國際事業部部長。前日本財務省官員,輾轉不同地方之後決定回故鄉北海道。興趣是向外國人介紹日本文化。討厭剷雪。

黃 挺彧

台灣台北人,曾旅居紐約11年。2018年讀完3個月的日語學校之後決定來北海道找工作。2019年秋進入 CondeHouse 。國語不太好所以正在考慮是不是要改用台語寫比較好。


Photo Credit: https://www.wbur.org/cognoscenti/2016/01/06/boston-globe-delivery-woes-christopher-b-daly


挑戰並成為更強


駭客任務:復活,最近剛在日本上映,全球最早。我也早早預約好票,在放年假的第一天準備去電影院觀賞。駭客任務的故事錯綜複雜,也造成觀眾對此系列有許多不同的見解。主角尼歐雖然非常強大,陣亡之後卻需要另外一個主角的吻才能復活。這點始終讓我非常疑惑。

許多駭客任務的忠實觀眾也跟我有類似的想法。只要在網路上查一下就會發現大家對於主角的復活有各種不同的解讀。不過這種主角陣亡,被復活並打倒壞人的場景在超級英雄電影裡面很常見,也常常讓我聯想到超補償原則(Supercompensation)。人體的肌肉在訓練時會被破壞,並通過休息來復原,完全回復之後就會變得比以前更強壯。

YUKAR系列KAMUY系列

日本的疫情趨緩,CondeHouse最近的訂單也開始越來越多。工廠為了對應這些訂單連假日也開始上起了班。為了讓家具準時出貨,職人們每天都會研究各種方法來提升工作效率。希望他們在年假時能好好休息,明年以120%的姿態回到職場上!


井島 俊吾

CondeHouse 國際事業部部長。前日本財務省官員,輾轉不同地方之後決定回故鄉北海道。興趣是向外國人介紹日本文化。討厭剷雪。

黃 挺彧

台灣台北人,曾旅居紐約11年。2018年讀完3個月的日語學校之後決定來北海道找工作。2019年秋進入 CondeHouse 。國語不太好所以正在考慮是不是要改用台語寫比較好。


Photo Credit: https://www.cbr.com/matrix-wachowskis-original-script-switch-trans-woman/


日本人的年末傳統


聖誕節將至,日本各地都充滿著聖誕節的氣氛。但你知道日本的基督教徒只占全人口的1%嗎? 我曾經寫過,外國文化在日本很容易被吸及模仿。但我覺得有一點日本人搞錯了,就是聖誕節的代表食物竟然是KFC炸雞?! 聖誕節期間沒有事先預訂的話是吃不到KFC炸雞的。這一切起源於1970年,日本某間KFC店長對外宣稱: 「西方人在聖誕節都吃炸雞慶祝!」。沒想到這個無意的謊言竟然變成新聞傳開到全日本,演變成現在日本人每逢聖誕節都吃炸雞的習慣。 這位店長簡直是個行銷天才。

聖誕節之後,你會發現全日本的聖誕節裝飾一夜之間消失殆盡。各地的KFC也變得門可羅雀。取而代之的是日本傳統的新年裝飾。全國各地的人們都會在這個時候進行大掃除,把家裡整理得非常乾淨,一點灰塵都沒有。據說只要這麼做,明年才會幸福好運。

JINGU (ジングウ) 系列

大掃除不限於家庭,日本企業也有這種習慣。在放年假的前一天大家基本上只會清掃。拿CondeHouse做舉例,我們除了會清掃辦公室之外,還需要整理各工廠以及展廳。看上去好像很麻煩,其實不會。每年我都會利用大掃除的時間來整理這一年來堆在我桌上的大小文件,看看我這一年來做了什麼,並自我檢討哪方面是否可以做的更好。然後用乾淨整齊的桌面來迎接新的一年。謝謝各位這一年來的賜教,在這裡祝大家新年快樂,身體健康,萬事如意!


井島 俊吾

CondeHouse 國際事業部部長。前日本財務省官員,輾轉不同地方之後決定回故鄉北海道。興趣是向外國人介紹日本文化。討厭剷雪。

黃 挺彧

台灣台北人,曾旅居紐約11年。2018年讀完3個月的日語學校之後決定來北海道找工作。2019年秋進入 CondeHouse 。國語不太好所以正在考慮是不是要改用台語寫比較好。


Photo Credit: https://www.japantimes.co.jp/multimedia/2019/12/20/news/cleaning-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