粉雪王國


銀座,東京最奢華的區域。上圖是位於銀座的十字路口,每平方公尺的土地要價50萬美金。相較於位在北海道的旭川,每平方公尺的土地只有200美金。不過論土地增值率的話,北海道可以說是日本第一。位於北海道的另一個城市 – 二世古,光是去年土地就漲了50%,連續六年土地增值率第一。即使現在疫情肆虐,國外來的飯店業者持續在二世古買地,各式各樣的度假設施工程從未停過。

20年前,二世古只是一個默默無名,偶而會有人當地人去滑雪的小鎮而已。我還記得街上的人屈指可數,連要找個餐廳吃飯都有困難。20年後,二世古到處都是高級飯店、餐廳及酒吧。街上到處都可看見國外來的客人,人數甚至比當地人還多。這一切的改變都從一位移居二世古的澳洲人開始。澳洲位於地球的另一邊,11月開始進入夏季。這位澳洲人便把二世古推薦給自己的家鄉父老,從此之後每逢11月就有大量的澳洲人來北海道滑雪。周圍的娛樂設施也開始興盛起來。

The Maples Niseko (https://nisade.com/en/property/the-maples-niseko/)

二世古的優點在於其粉雪的質量非常高,並受許多滑雪者的喜愛。但如果論質量,我覺得旭川的粉雪更好。旭川有很多滑雪場,但來訪的多數是當地人,因此滑起來不擁擠且非常舒適,簡直就是未被發現的寶藏。論家具的話,CondeHouse的家具當然不會缺席二世古的高級飯店們。明年如果觀光解封的話,您一定要來北海道親自體驗看看!


井島 俊吾

CondeHouse 國際事業部部長。前日本財務省官員,輾轉不同地方之後決定回故鄉北海道。興趣是向外國人介紹日本文化。討厭剷雪。

黃 挺彧

台灣台北人,曾旅居紐約11年。2018年讀完3個月的日語學校之後決定來北海道找工作。2019年秋進入 CondeHouse 。國語不太好所以正在考慮是不是要改用台語寫比較好。


Photo Credit: https://www.japantimes.co.jp/news/2017/06/07/business/ginza-land-prices-bubble-era-highs-real-estate-analysts-expect-correction/


宇宙拿鐵


「為什麼沾濕的衣服看起來顏色比較深? 水不是透明的嗎?」。這是20年前,我10歲左右的妹妹問了我的一個問題。我還記得年輕的自己是多麼的狂妄自大,認為自已什麼都懂,卻被妹妹的一個無心之問困擾許久。正確答案呢? 水的光學反射能力較低,大概只有玻璃的一半,才會造成濕掉的衣服顏色看起來比較深的現象。顏色上跟平常看到的河流或海洋有些許差距。

說到顏色,你覺得宇宙是什麼顏色,黑色? 還是無色? 根據20年前的發現,宇宙是米色的,也常被說是世界上最平均的顏色。從地球看過去,新的星星看上去是藍色,而舊的則是紅色。當這兩個顏色被大量混在一起的時候,就會呈現米色。宇宙的顏色後來也被大家稱作為「宇宙拿鐵」。

前幾天我正在跟公司的室內設計師聊天,好奇地問她CondeHouse展廳的牆壁及天花板是如何被決定的。她回答:「基本上是一個灰色與米色的混合體,叫greige (淺灰黃色)。是一個很受室內設計師歡迎的顏色。另外也不會與木頭的顏色起衝突」。淺灰黃色有點難念,就姑且稱它為「稍微灰一點的宇宙拿鐵」吧!


井島 俊吾

CondeHouse 國際事業部部長。前日本財務省官員,輾轉不同地方之後決定回故鄉北海道。興趣是向外國人介紹日本文化。討厭剷雪。

黃 挺彧

台灣台北人,曾旅居紐約11年。2018年讀完3個月的日語學校之後決定來北海道找工作。2019年秋進入 CondeHouse 。國語不太好所以正在考慮是不是要改用台語寫比較好。


Photo Credit: https://www.deathwishcoffee.com/blogs/lifestyle/cosmic-latte-the-color-of-the-universe


椅子的強度測試


Photo by naosuke ii

日本的所有教室在任何時間和地點看起來都很相似。我大學的專業是教育。我參觀了許多學校,發現教室是驚人的一致。你們中的一些人可能會說「在我的國家也是如此」,但我認為日本教室的統一性遠遠超過你們的。我想主要原因是教室裏的桌椅。在日本,無論你去哪所學校,你都能看到同樣的桌椅。除了在上面亂塗亂畫,幾乎沒有什麼區別。有趣的是,學生們用椅子做的事情也是一樣的:把椅子向後傾斜。我打賭你以前做過。將椅子向後傾斜,有時會摔倒(超過無法返回的點)。

具有探究精神的學生試圖找出平衡點,有時成功地保持平衡,只靠椅子的後腿立著不動;坐在後面的其他學生猛拉靠背。即使放學後,椅子的試用期仍在繼續。由於學生們應該打掃教室,桌椅每天都被堆放起來並拖來拖去。為了符合在粗暴的使用條件下所需的規格這樣的結構原因,這就很自然地將教室桌椅設計成一樣。

事實上,像學生們在教室裏做一樣,座椅的傾斜姿勢在結構上是最嚴重的,並且極有可能對座椅造成嚴重損壞。這就是為什麼在上述短片中所示的座椅標準強度測試中采用該姿勢的原因。以60 kg的力猛拉椅子的靠背。當我看到這測試就想起了自己的教師實習的日子。在日本標準(不成文規則)中,一般認為椅子的強度應能承受4000次以上的測試,而我們的標準是12000次。我們的椅子看起來很纖細,但堅固耐用,適合長時間使用。話雖如此,當然,我不認可粗暴地對待我們的椅子。


井島 俊吾

CondeHouse 國際事業部部長。前日本財務省官員,輾轉不同地方之後決定回故鄉北海道。興趣是向外國人介紹日本文化。討厭剷雪。

黃 挺彧

台灣台北人,曾旅居紐約11年。2018年讀完3個月的日語學校之後決定來北海道找工作。2019年秋進入 CondeHouse 。國語不太好所以正在考慮是不是要改用台語寫比較好。


Photo Credit:


人性與生產率


太空船在空中發生了損壞造成電力不足,只能被迫放棄任務返回地球。另一方面NASA的指揮中心用極快的速度進行各種模擬測試,嘗試找出最安全的路線及降落方式,但是大多都以失敗告終。最後終於在失敗無數次之後找到了最佳方式,使用最低電量的情況下讓救生船透過大氣層,成功降落於地球。這是電影「阿波羅13號」的電影情節。CondeHouse的工廠時常在進行各種改革活動來尋求進步及提升生產率,每次看到工廠進行這些活動的時候,都會讓我想起阿波羅13號。

根據研究,日本是經濟合作暨發展組織裡面勞工生產率最低的國家。許多日本人也認為正是如此才會導致經濟一直沒有成長,但是我不這麼認為。事實上則完全相反,日本的勞工生產率只是因為經濟成長停滯才被誤認為低下。另一方面,日本政府的錯誤政策也是造成經濟停滯的元兇。過去30年不但一點作為也沒有,還持續的增加國家債券來防止可能襲來的通貨膨脹。不管怎麼說,今天要討論的重點不是日本的生產率。過去我曾提到我們不需要太注重生產率的高低,因為提升生產率不一定能直接帶給我們幸福。

我並不是要否定提升生產率所帶來的價值。事實上,我很喜歡參與職人們的改革發表會。CondeHouse的職人們都會在固定時間,針對自己的改革及發現做發表及討論,並且樂在其中。殘酷的事實是,人類的生產率永遠比不上機器人。但像我們的職人們透過這些活動,在工作中尋找樂趣,我覺得是既健康又可以享受工作的作法,你覺得呢?


井島 俊吾

CondeHouse 國際事業部部長。前日本財務省官員,輾轉不同地方之後決定回故鄉北海道。興趣是向外國人介紹日本文化。討厭剷雪。

黃 挺彧

台灣台北人,曾旅居紐約11年。2018年讀完3個月的日語學校之後決定來北海道找工作。2019年秋進入 CondeHouse 。國語不太好所以正在考慮是不是要改用台語寫比較好。


Photo Credit: https://www.theatlantic.com/science/archive/2020/04/apollo-13-anniversary-pandemic/609874/


等待也是種樂趣


人們排著長長的隊伍等候進入商店、餐館等場所的場景會讓來日本的外國人感到驚訝。我記得,在新冠疫情爆發的早期,甚至在清晨,藥店前就有很多人排隊。這些龐大的隊伍被認為是日本人耐心和禮貌的象征。你有沒有仔細看過他們呢?一排人一點一點地移動,只是毫無表情地看著他們的手機。老實說,即使在我看來,它們也很不可思議。

除了像一些日本人一樣的少數例外,人類基本上不喜歡被等待,但即便如此原始的人性也可能在新一代人中發生了某種變化。你知道一款叫Dispo的相機應用程序嗎?它在美國推出的,從今年年初開始就在日本的年輕人中大受歡迎。我相信,它與其他相機應用只有一點不同。就是我們不能立即查看拍的照片,除非等到第二天早上9點。一些媒體報道稱,年輕人甚至享受著等待帶來的不便。或許是太過於便利了,尤其是對於那些在現代便利環境中成長的年輕人來說。

幾年前,我們對生產製度進行了重大改革。我們的工廠從流水生產轉向單元生產,同時成功地將主要產品的生產周期縮短並統一為兩周。那是夢幻般的日子。我們終於擺脫了確認交期的麻煩。不幸的是,它似乎過於簡略,我們不得不回到以前的多重交付周期:三周、四周和六周,盡管我們一直在努力重新回到夢幻般的日子。這就是為什麽我今天要寫這篇文章,希望客戶能享受像Dispo一樣,享受短暫的等待所帶來的不便。等待的時間越長,快樂的源泉就越大…


井島 俊吾

CondeHouse 國際事業部部長。前日本財務省官員,輾轉不同地方之後決定回故鄉北海道。興趣是向外國人介紹日本文化。討厭剷雪。

黃 挺彧

台灣台北人,曾旅居紐約11年。2018年讀完3個月的日語學校之後決定來北海道找工作。2019年秋進入 CondeHouse 。國語不太好所以正在考慮是不是要改用台語寫比較好。


Photo Credit: https://www.annexphoto.ca/fujifilm-disposable-cameras-canada


言不盡意


大約有15%的初中生能讀句子,但不理解句子的意思。這條新聞幾年前在日本引起轟動。這可能是真的,也可能不是真的,但我認為這是一個自然的過程。由於科學的進步,除了書寫之外,我們還有很多交流工具。例如,20世紀末最暢銷的一本書《哈利波特與魔法石》在日本的銷量約為500萬冊,而這部電影的觀影人數據說是書的三倍,盡管它們的價格幾乎相同。確實,電影在時間效率上要好得多。

據說大約在66000年前,人類獲得了語言交流技能,但文字是在5000年前的美索不達米亞文明中發明的。我們的祖先在沒有文字的情況下將生命的指揮棒傳給後代已經有6萬多年了。換句話說,書面交流不是我們固有的基本技能。我不是故意輕蔑他。19世紀中期,日本的快速發展與其高識字率有很大關系(當時的江戶或東京:70%,倫敦:20%,巴黎:10%),印度河文明因為沒有發展文字而沒落。我的觀點是,我們不必為薄弱的書面能力而哀嘆,但應該為新的交流工具做好準備。我知道我不該在「寫」這篇文章的時候說這樣的話。

在我們的製造業中,將專業知識和技能傳給下一代是非常重要的。通常,長輩通常會準備一本手冊,指導年輕人工作,但如上所述,這越來越困難。為了解決這種狀況,我們一直在積極引入視頻材料。如今,它正在推廣到我們的工廠參觀。遊客應該在每個製作階段觀看一部簡短的指導電影。我敢肯定,這比機械噪音中只有導遊口頭解釋的內容更豐富。請在明年的旭川設計周來我們工廠參觀,屆時我們將面向公眾舉行正式的工廠參觀活動!


井島 俊吾

CondeHouse 國際事業部部長。前日本財務省官員,輾轉不同地方之後決定回故鄉北海道。興趣是向外國人介紹日本文化。討厭剷雪。

黃 挺彧

台灣台北人,曾旅居紐約11年。2018年讀完3個月的日語學校之後決定來北海道找工作。2019年秋進入 CondeHouse 。國語不太好所以正在考慮是不是要改用台語寫比較好。


Photo Credit:


日本溫泉


你知道世界上哪個國家有最多溫泉嗎? 其實不是日本,而是美國。日本在數量上只排名第二。美國光是在黃石公園的溫泉數量就已經多到數不清。但是論舒適度的話,日本溫泉絕對是排名第一,因為黃石公園有一半的溫泉有大量的強酸會直接把人給融化掉。今天我就要來介紹日本溫泉的真正泡法,等疫情結束之後,請您一定要來嘗試看看!

在溫泉旅館的日本人一天平均會泡三次。進入飯店之後,睡覺前以及早上醒來各一次。這是因為日本很多溫泉都是露天溫泉,在這三個時間點泡澡的話分別可以看到日落,夜景及日出。順序上基本上為,進入飯店泡溫泉,在房間的榻榻米上躺著,吃晚餐,散步,泡溫泉,睡覺,起床,泡溫泉,吃早餐,離開飯店。這種流程對懶人們簡直是一大福音,什麼都不用做,只管泡澡,吃飯跟睡覺。不過我想大部分去旅遊的人都會這樣做。在擁有許多溫泉旅館的城市裡,也會有許多的土產店。不管是室內還是室外,許多泡完澡的日本人都會穿著浴衣在旅館內散步,或是到附近的土產店購買商品。每次我看到穿著傳統浴衣在外散步的人們,都會感覺自己回到了古代。

CondeHouse的家具有許多是現代設計,但這些家具都帶著些微的日本美學,因此擺設在傳統溫泉旅館內也非常適合。除此之外,為了迎合榻榻米式的地板,我們把椅子改低並把腳改良成滑動型,讓客人們在移動椅子時更為流暢。記得下次來日本的時候,務必要來傳統溫泉旅館享受(以及體驗我們的家具)看看!


井島 俊吾

CondeHouse 國際事業部部長。前日本財務省官員,輾轉不同地方之後決定回故鄉北海道。興趣是向外國人介紹日本文化。討厭剷雪。

黃 挺彧

台灣台北人,曾旅居紐約11年。2018年讀完3個月的日語學校之後決定來北海道找工作。2019年秋進入 CondeHouse 。國語不太好所以正在考慮是不是要改用台語寫比較好。


Photo Credit: https://www.japan-guide.com/e/e6029.html


日本的傳統木工


我敢肯定,對於日本學生來說,最大的學校活動是學校旅行。在我們的一生中,我們和所有的同學一起旅行三次:小學六年級、初中三年級和高中二年級。這是日本的一種春季傳統。在京都等熱門景點,你可以看到許多穿著校服的學生。如果你和學校旅行團住在同一家酒店,那將是一場悲劇,但回想下我們自己的青春歲月,我們(曾經享受過學校旅行的學生)沒有任何權利抱怨。在新冠疫情期間,大多數學校旅行都被取消了,我真的為他們感到遺憾。

最受北海道高中生歡迎的地方是京都,但老實說,當時我覺得很無聊。我需要時間來欣賞古老寺廟和神殿的真正價值。我研究房地產租賃業務已有幾年,了解到成功的關鍵之一是管理貸款條件和節稅(折舊期)。這些因素主要受財產的法定耐用年限的影響。你能相信嗎?在日本,木製建築的法定耐用年限僅為22年,盡管京都的法隆寺廟建於1400年前,至今仍存在並沒有房屋修復。

日本地震頻發,氣候濕熱,對任何類型的建築來說都是一個惡劣的環境。法隆寺的秘密是在結構上利用木材的柔韌性。主框架不使用釘子來組裝在一起,以吸收地震的震動,通過溫度和濕度變化來引起的木材膨脹和收縮。我們祖先在木工方面的這種智慧被傳承到了我們的產品。一本技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桌面是由兩塊木板做成的。它們被稍微分開以吸收它們的膨脹和收縮。桌面背面的防翹曲梁不是固定的,而是可以在錐形槽中移動,用戶可以根據桌面的情況進行調整。不如你也通過桌子來感受一下日本傳統木工的歷史吧!


井島 俊吾

CondeHouse 國際事業部部長。前日本財務省官員,輾轉不同地方之後決定回故鄉北海道。興趣是向外國人介紹日本文化。討厭剷雪。

黃 挺彧

台灣台北人,曾旅居紐約11年。2018年讀完3個月的日語學校之後決定來北海道找工作。2019年秋進入 CondeHouse 。國語不太好所以正在考慮是不是要改用台語寫比較好。


Photo Credit: http://www.jeffmoeller.com/kiyomizudera-temple/


木球池


雖然這不是我們的木球池

在我還小的時候(約莫30年前),百貨公司對我而言有一種特別的吸引力,因為它就像個遊樂園一樣有各式各樣的糖果、玩具、和食物,只要是小孩喜歡的,百貨公司都一應俱全。就算現在回想起來都覺得有趣,我記得每個百貨公司的頂層都有一個專設的兒童遊樂場,而其中的球池可說是最有人氣的遊樂設施,雖然如今百貨公司的遊樂場已經淡出人們的視野,但球池在孩童心中的熱度依然不減,在亞馬遜上甚至能買到家用的球池;這次就讓我來介紹一下我們家的木球池。

木球池在日本其實並不罕見,但我敢說我們所製作的木球是獨一無二的,和其他公司的商品不同,我們的木球是由優質的硬木(製造家具時所剩的木材廢料)製成,且形狀呈不規則的圓形,這和其他用普通木材製作的木球相比顯得更加美觀(富光澤)且耐用;雖然我們擁有將木球製成完美圓形的技術,但考量到將廢材物盡其用,最後還是決定將木球製成不規則的圓形,沒想到這種不規則的形狀反而產生了更好的流動性。不過,我想對兒童來說應該是不具吸引力就是了…。

我們總是思考著如何將所有的木材物盡其用,如果製造所剩的廢材長度超過150毫米時,我們會將其併接成膠合板,讓它在其他地方繼續使用,但大多數的情況廢材長度遠低於150毫米,無奈我們只好把這些廢材當成燃料;就如上文所說,我們的木球是由優質木材所製成,因此美觀且耐用,就算未來小孩長大成人了也能當作裝飾繼續使用,對孩子而言也是一個良好的環境教育。最後,我們期待您的預訂。


井島 俊吾

CondeHouse 國際事業部部長。前日本財務省官員,輾轉不同地方之後決定回故鄉北海道。興趣是向外國人介紹日本文化。討厭剷雪。

黃 挺彧

台灣台北人,曾旅居紐約11年。2018年讀完3個月的日語學校之後決定來北海道找工作。2019年秋進入 CondeHouse 。國語不太好所以正在考慮是不是要改用台語寫比較好。


Photo Credit: https://www.tripadvisor.com/Attraction_Review-g14133659-d4006071-Reviews-Tokyo_Toy_Museum-Yotsuya_Shinjuku_Tokyo_Tokyo_Prefecture_Kanto.html


家具的獨創性


某天某個學生這樣質問了他的老師,「老師,學藝術的意義是什麼? 創作藝術是要靠感覺的,一直觀摩別人的創作不會毀了我們本身的獨創性嗎?」。老師聽到之後反問學生,「那你能畫出跟畢卡索不相上下的畫嗎? 當然不能,因為畢卡索是個奇才,我們不是。獨創性不是人人都擁有的,所以我們才要去鑽研這些天才們的作品,進而提升自己的技巧」。

我的上司在我還是20歲的時候告訴了我這個故事。於是我就回他,「通常說自己很特別的人不是都是些陳腔濫調的人嗎?」。上司則說,「想要跟別人不一樣 是人的本性」。自從那次談話之後,我便開始對獨創性的定義產生了興趣。

在1984年上映的電影「阿瑪迪斯」裡面,莫札特被形容是個百年一見的天才,這點我當然無庸置疑。但是如果從莫札特自己口中說出,「我的創作裡面沒有一件是獨創」的話,你會不會感到驚訝? 德國哲學家尼采曾說過,「獨創是當你發覺到了一個還沒被命名,還沒被歸類的事物,但是它就在你眼前,直視著你」。在研究了莫札特以及尼采的想法之後,我們應該可以斷言,獨創性不是一個從無到有的東西,而是一個既有想法與新想法的混合體。

我們的家具常常被別人說跟北歐家具很類似,但是我覺得討論家具是哪種風格根本是在浪費時間,重點在於這項商品有沒有其獨特性。在我認為把歐洲家具風格與超過1500年的日本木工技術結合起來所製造出的家具,就是一個富有獨特性的商品,而這正是CondeHouse的魅力所在。


井島 俊吾

CondeHouse 國際事業部部長。前日本財務省官員,輾轉不同地方之後決定回故鄉北海道。興趣是向外國人介紹日本文化。討厭剷雪。

黃 挺彧

台灣台北人,曾旅居紐約11年。2018年讀完3個月的日語學校之後決定來北海道找工作。2019年秋進入 CondeHouse 。國語不太好所以正在考慮是不是要改用台語寫比較好。


Photo Credit: https://cultbizztech.com/5-things-you-can-learn-from-the-genius-of-moza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