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選擇你服務的理由

去年,在東京新開了一家名叫“上錯菜”的餐廳。這家店所有的服務員都是癡呆症患者。官網上寫著,服務員可能給您上錯菜,也可能你很幸運,不會被上錯菜。這個新聞留給我的印象十分深刻,倒並不是因為我是一個充滿人道主義憐憫心的大好人,而是這又擴展了我的市場營銷理論:人們做選擇的時候,有時候不一定是因為價值,可能只是因為有意義。

做市場的都知道,產品獨特性是商業成功的關鍵,那麼怎麼做到?如今這個琳瑯滿目的世界充斥著各種各樣的事物、信息和服務,要做到完全區別於別家,基本是不可能的。大多數人根本無法分辨出商品在品質和設計上細微的獨到之處。果醬理論(選項越多,人們反而會因無法決定而產生抗拒)早就證明,人們已經不堪選擇的重負。縱使很多商品的品質,服務,價格都很到位,依然不足以將其區別於其他同類,因為作為競爭對手,大家都在市場上用盡全力拼得你死我活。

讓我們再看一個例子。同樣的一本繪本,分兩個價格售賣,但貴的那個包含了一筆對貧困兒童的捐助。結果是貴的比便宜的賣得多得多。由此看來,產品本身的獨特性已經不再是銷量的決定性標準,因為很多時候人們想買的是意義而不是價值。

我到底為什麼選你的服務?我想是因為你的個性,雖然這聽起來很不順應時代(現如今人與人之間的關係越來越稀釋)。但你得讓你的客人想給你錢。說到這裡,我並不是想自賣自誇,但希望大家能夠喜歡我們公司的個性:工匠精神、忠誠可靠、環境友好。

與設計師有約,德國設計師 Michael Schneider 篇(上)

有人曾說,人類會在接下來短短的100年,再次經歷這2000年來所經歷過的事情。聽起來有點不可思議,這2000年來發生這麼多事情,怎麼可能在100年內全部再發生過一次。現在這個時代,可以看出簡便風又再次流行起來,家裡盡量東西越少越好。不過這也同時代表人類的消費能力也在下降,在下降的同時我們這些家具製造商要如何應對,也成為了不能不克服的難題。

我問了德國家具設計師,麥可史奈德家具產業的未來方向,他這麼說。現在這個時代,不只人類物慾低下,還有全球暖化,跟原料稀少的不少問題。但是好在IT產業最近這幾年都蓬勃發展,很多家具業導入IT系統,擦出了不少新的火花。我覺得人類慾望雖然低下,但是還是會購買。至於在商品的選擇上,可能就會比較偏向長久又耐用的商品。選擇長壽的商品最大的特點就是不需要一直去更換,這時候家具業就要想辦法去應對,製造出可以長久使用的家具。

至於什麼樣的商品才符合長壽商品的條件,我們會在下一篇繼續討論。

Conde House 專訪系列 2

本庄部長,德國設計師 Michael Schneider (designschneider)

本期接著分享對產品開發經理的採訪內容。“品質好設計也棒的產品不一定就好賣”這句話讓我好奇起了他對設計的看法,因為這表示他覺得市場對於設計的評價並不一定是對的,那麼在一個產品開發經理眼中,究竟怎樣的設計才是好設計呢?

Q4:照你這麼說,也有設計很爛但卻很好賣的產品嗎?賣得好不一定等於設計好?

A4:很遺憾,我覺得設計已經不是決定一個產品好不好賣的主要因素了。現在市場營銷、廣告這些因素的印象顯然更大,相對於實質上的設計和品質來說,顧客可能更容易被媒體廣告給牽著鼻子走。

Q5:一言以蔽之你覺得什麼是好的設計?

A5:雖然聽起來很老套,我還是相信好的設計是有邏輯和必然性的。設計的目的就是為了有效地滿足使用者的細節的、具體的需求。

Q6:這樣聽起來好像可以總結為“一個產品的正確設計是唯一的”。

A6:是的,如果對產品開發來說只有一個要求的話。比如如果舒適性是開發一把椅子的唯一需求的話,那麼答案最終就會被歸類為唯一一種具體的設計。但現實中人們往往要求得更多,我相信就算是椅子這麼簡單的產品,新的設計也會層出不窮。

接下來是最後一個問題,我一直很好奇他喜歡的產品設計是什麼樣的,如果要說出一個的話。他指向了我們店裡的一盞燈“我猜設計師為了這個裝飾板一定嘗試了很多材料,以及板子的各種角度。即使這樣,有沒有兩盞燈是完全一樣的。我喜歡這樣的設計,可能是因為我喜歡偶然性,意外驚喜又或者是什麼超越人類認知的東西。”

法拉利 VS 豐田

根據政府統計資料,法拉利在日本每年的販售量是大約500台。豐田每年的販售量則是超過150萬台。法拉利創始人恩佐曾經說過,法拉利最厲害的地方不是外部的造型,而是內部的引擎。法拉利的引擎是一個靠著多人的經驗與技術而產生的傑作,要說它是一件藝術品也不為過。豐田雖然不能跟法拉利相比,但是他的引擎也不是這麼容易就可以製造出來的。每年要製造出超過150萬個引擎實在是讓我很難想像。簡單來說,法拉利跟豐田都是汽車製造商的領頭羊,靠著精湛的技術,豐富的經驗,成功的生產管理才能在激烈的競爭下屹立不搖。

那木製家具呢? 跟引擎比起來雖然較簡單,但是所需求的經驗與技術不亞於法拉利。家具製造與引擎製造的不同點在於木製家具要從原木開始著手。當你的原始材料每件都長得不一樣的時候,很有趣,卻也是一個困難的挑戰。我相信沒有好的生產管理技術,是絕對沒有辦法在一定的時間內把各種原木製作成高品質又耐用的家具的。

Conde House 專訪系列

藤田社長,本庄部長,德國設計師 Michael Schneider (designschneider)

不知道大家是否對我們的產品開發部門有興趣?我自己非常有!由於工作內容不同,我其實不太了解每一個產品的開發細節。於是我假公濟私地問了產品開發經理幾個自己感興趣的問題,然後來與大家分享。事先聲明,內容不是關於沉悶的產品開發方法,更多的是關於產品開發這項工作的價值。本次採訪內容會在本周和下週三分兩次發布。

Q1: 同是產品開發工作,為什麼你會選擇家具而非其他呢?

A1: 我以前讀藝術學院的時候,當時最熱門的產業是汽車和電器,但是我感覺這兩個行業的工作者大都看起來不太開心。在裡面分工非常明確,有的人只能一直研發後視鏡,有的人則是旋鈕等等。而在家具行業,個人可以有更大的整體視野。這不只是因為產業規模不同,更是因為家具本來就是一個簡單的產品,他的構造和外觀基本上就是重點,我很喜歡這種簡單。

Q2: 你想不想從畫草稿開始,自己設計家具?

A2: 當然想。不過我想說,我很享受自己現在的工作內容。我覺得產品開發部門最需要的其實是溝通技巧。開發團隊和設計師之間的矛盾是常有的,我很享受在兩方中間斡旋並最終使其達成一致的過程。另外,與公司外部設計師的合作不但刺激且充滿挑戰性。對我們來說,他們就像新鮮空氣。有時候由於我對於木工過於熟悉,反而會阻礙我跳出思維定式去思考。

Q3: 在每一個新產品發售之前,你都有信心它會好賣嗎?

A3: 不一定。有意思的是,每當我覺得這個肯定會不好賣的時候,我的猜測總是會成真。別誤會,我們確實在每一個產品上都傾注了全部的心血,但有時候就算設計和品質再怎麼好的商品,賣不出去就是賣不出去。

這讓我更想聽他對設計的理解了,請期待下週更加深入的採訪吧!

定商品價格的基準

如上圖(BARCA),這是椅子系列裡面賣最貴的。用同樣的價錢可以在IKEA買一整套家具還有找。

市場上的價錢往往是看供給與需求來設定的。在這個科技日新月異的時代,供給往往會輕易地超越需求,當然也有一些東西的定價並不會被市場給影響,而是以物品本身所需要的製作費用來決定。Conde House的商品大多是如此,不被市場影響,而是家具本身的價值來做決定。

如上圖所示,總公司所在地北海道的年收跟別的地方比起來是較低的。換句話說人事成本低,相對的製造物品的成本也跟著變低。雖然個人是比較希望北海道人均年收可以年年成長。

神作源於細節?

法蘭克萊特的帝國飯店

法蘭克萊特東京帝國飯店建於1923年,拆毀於1967年。現在只有入口部分被保留下來,被移到了遠離東京的明治村作為博物館使用。當時為了打造亞洲最好的酒店才找來了頗負盛名的萊特做設計,畢竟設計師的名聲是一座建築名垂千古的關鍵因素之一。沒想到的是,在酒店剪彩開幕的當天,就發生了著名的關東大地震,奪去了一萬四千多條生命的同時,東京帝國飯店確毫髮無傷。

Source: https://www.dezeen.com/2017/06/15/imperial-hotel-tokyo-japan-frank-lloyd-wright-150th-anniversary/

裝潢之神

當年我住在明治村附近的時候去過好幾次那個博物館。最讓我印象深刻的是窗戶和柱子上的裝飾,透過窗戶的設計照進來的自然光和柱子內部透出的照明光巧妙結合,讓人感覺自己彷彿被拖拽到了光線中心。這絕妙的設計不禁讓我想到四個字:細節之神。

Source: https://www.condehouse.co.jp/contract/?lng=ja_en

不要一葉障目

正如我之前所說,專注於細節是日本的國民性格。從這個層面來說,我們的家具可以說是充滿神作。當然我並不覺得專注細節就全是好處。比如有的日本車,雖然細節設計十分優秀,但整體看起來卻有些奇怪。 「一葉障目,不見泰山」這句也需牢記在心。

產品設計與技術開發的高牆

技術開發部可以說是公司的核心,家具設計師腦海中的產品能不能實體化,完全要看技術開發部有沒有這個能力去實現。要做出形狀不困難,困難在做出來後強度夠不夠,能不能長久使用。光有形狀卻無法長久使用是無法受到顧客的青睞,甚至可以說是在浪費木材,破壞大自然。

Conde House目前為止跟全球不少設計師合作,一一的將他們腦海中的影像實體化成家具。無視人種,無視膚色,將日本技術與全球各地的文化結合,是Conde House一直以來的堅持。雖然聽起來好像很膚淺,但正是這樣不堅持傳統的作法,讓我們打進了國際的市場,成功的把日本技術推廣到全世界。

品牌宣傳的忒修斯之船

九頭鳥

你聽說過一種叫九頭鳥的生物嗎?就算它被砍成三段,它也可以完復原,並變身成三隻九頭鳥。如果人類也能有此技能的話,我們就再也不用擔心受傷和疾病了。只需要切掉受損的部分就能永生。但很快我發現了一個問題、切下來的那個身體就是帶著傷病的。這就有了另一個問題:哪個才是真正的我?

忒修斯之船

雖說只是個藉口,但就當我年少輕狂吧。出於青少年特有的傲慢和自大,我那時候覺得肯定沒有誰像我這樣思考過這麼深刻的哲學問題。然而不出幾個月我就聽說了「忒修斯之船」這個詞,從而知道我並不是什麼天才。說了這麼多終於要開始講重點,今天我們要討論的是品牌宣傳領域的忒修斯之船。

一個品牌的核心

對品牌的定義往往多種多樣,有一種廣被認知的說法是:品牌就是一家公司可以給顧客提供的保證。這話也沒錯,但我還是建議大家先把這個放一邊,因為這個定義基本只適用於像蘋果、迪士尼、豐田這一類的超級大品牌。對於我們普通的公司來說,這個定義為時尚早。我們更需要關注的是「我們是誰」是一個可以讓我們挺起胸脯說「我們還是那條忒修斯之船」的根基。對於我們這個品牌來說,我相信,就算現在所有的員工都離職,所有現有的產品都停產,只要我們還在這裡兢兢業業地用北海道森林裡的樹木製作家具,我們品牌的靈魂就一定還會留在每一件家具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