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電鋸切奶油

用電鋸切奶油,是美國生物學家貝瑞的名言。顧名思義,要拿電鋸切奶油輕而易舉,但是真的有必要這樣做嗎? 效率真的好嗎?

一直以來我們都已自己的品質為傲。但是也常常被人家笑說,幹嘛不犧牲一點品質管理,還可以省下不少錢。但是以日本人的角度,那是非常不可取的行為。就像我們的新幹線,只是不小心提早20秒離站,就需要發布新聞稿來致歉。難怪大家都會說我們是一群很嚴肅的族群。但是那也是我們的特色。

其實要大量生產一般品質的物品對我們來說根本輕而易舉,但是這真的不值得我們這樣做。低品質產品的生產不需要技巧,也不需要經驗,誰都可以來做。但是持續這樣做的話,到最後我們的產品會變得既沒有品質,也沒有特色。木匠職人想要設計新產品的野心也會消失殆盡。

在這個非常競爭的時代裡,我們該犧牲的不是品質。我們應該做的,就是不要拿電鋸切奶油,而是要把道具用在對的物品上。

法隆寺給我們上的一課

上面這張圖是位於奈良的法隆寺。它是世界上最老的木造建築物,築於西元607年,今年已經1413歲了。日本位於地震帶上,對於木造建築其實不是那麼的友善,一般在日本的平均屋齡只有30年左右,遠比美國(100年)及英國(150年)還要短許多。但是這個法隆寺至今依然屹立不搖,難不成是外星人的傑作?

主要的原因有兩個。第一個原因是它的構造,一開始的時候就是以防震為主軸而建成的。即使地震來時寺廟的主幹也可以有效的減少衝擊。第二個原因是保養,寺廟落成之後,定期都會有人來檢查及修復。

現在的日本建築有很多都是建於戰後,當時的戰火摧毀了很多房屋,日本政府為了這些流離失所的人,在最短的時間內大量建造住宅。而這些在短時間內建造的住宅,在結構上相對地沒有以前的建築堅固。大量不堅固房子的出現,讓現代日本人對於房子的概念產生誤會,反正屋齡也就幾十年而已,不保養也罷,間接地造成平均屋齡30年的窘境。

Runt Om 系列發表於1973年,至今扔然被客人愛戴。

至於我們的木製家具呢? 說來諷刺,大多數時候竟然比屋子還耐用。Conde House家具一代傳一代,對我們這些木匠職人來說是無比的榮耀。總歸一句,不管是房子還是家具,能被長久使用的關鍵,就是其構造跟保養方法。

日本製為什麼夯?

去年的商務旅行,我去了德國、中國、美國、印度、泰國、越南、菲律賓、澳洲、紐西蘭、新加坡、跟台灣。透過與外國人的談話,我對自己國家的了解又增加了不少。在與各國的人交談中,最常被討論到的主題就是,日本的東西意外的比較便宜。就GDP來講日本排名第三,在全球大麥克價格排行榜卻是23名。其實不難發現,除了麥當勞以外還有數不盡的選擇,讓人眼花撩亂。

1991年日本經濟大蕭條,後來被大家稱為失落的20年。但是以目前的趨勢來講的話應該是失落的30年才對。如下圖所示,日本自從1991年之後30年來商品價格就沒有往上的趨勢。我覺得大家可能是太習慣這種價位了,所以改變的動力就在時間的摧殘下慢慢的消失不見。

客人太習慣於這種價位,導致賣家為了維持成本只能低薪聘請員工,進而造成調薪困難。在日本漲價已經被視為貪婪的象徵,然而在國外則是進步與維持。提升價格,給員工加薪,不但能增加員工動力,薪水提高還可以促進消費。

日本在經過經濟大蕭條之後,不少中小企業消失殆盡。真正存活下來的公司,除了價錢公道,品質也有一定的水準。過去日本製造一直給人品質好但是貴的印象,如今則是品質好價錢公道。我都說到這裡了,你還有理由不買嗎?

網路不會開拓你的視野

你能想像並創造出一個這世界上從來沒出現過或是沒看過的生物嗎? 如果我們仔細想想,獨角獸其實只是一隻有角的馬,龍也只是有翅膀的蜥蜴。對人類來說,要去憑空創造出一個從來沒看過的東西是非常困難的。而這正是我這禮拜想要討論的內容。

在還是大學生的時候,寫論文是一件極為痛苦的事情。因為會需要引用,書籍的內容就變得格外重要,我在圖書館常常一待就是一整天。而現在有了谷歌大神,找資訊變得相對容易。但是我們無法憑空想像出自己不知道的資訊,所以網路搜尋到的結果也常常就是那幾樣。而另一方面,報紙因為在同張版面上有各式各樣的標題,要去尋找並閱讀我們不知道的訊息反而相對容易。

網路真的能開拓你的視野嗎? 我心存懷疑。除非時常保有好奇心,不然網路世界只會侷限我們的思路。就像你不知道不只是義大利,日本也有製作高級家具的製造商一樣。

你什麼派?

當你在消費的時候,物品的價值重要,還是物品所包含的意義重要? 如果是30年前我會說我是價值派,現在我則會說我是意義派。

照片這位女性是一位生物科技公司的總裁,他們公司目前正在培養擁有高營養價值及抗菌成份的蒼蠅。蒼蠅本身不但是動物飼料,還可以當成肥料使用。該公司宣稱這項技術可以解決食糧短缺的問題。我認為這間公司不但特別,更是日本眾多投資者鎖定的投資目標。

在這個物資豐富,商品種類繁多花樣百出的時代,當兩個商品擁有差不多價值的時候,消費者往往會選擇對於消費者本身有意義的商品。至於什麼才是有意義的商品,其實定義是非常抽象的。畢竟我覺得有意義的東西跟你覺得有意義的東西一定是截然不同的。

Conde House 北海道森林裡面的紀念碑

我們公司的總裁曾說,「我們很幸運,製造的家具環保,所需的材料也就在附近,而且拜公司每年的種樹活動之賜,森林的樹木不減反增」。寫到這裡,希望當您在選擇家具的時候,能想到我們,也希望我們的家具能讓您覺得是有意義的。

與設計師有約,德國設計師 Michael Schneider 篇(下)

承接上一篇,史奈德想要闡述他對市場改變的看法。

市場正在慢慢改變,以後很有可能大家都不買家具,改成租用家具。租了,用了,還回去,公司再拿去租給下一個人,就這樣循環利用到家具壞掉為止。而已設計師的角度來看,要能去應變這樣的市場的家具,一定要有三個要素。好包裝,好搬運,跟好拆裝。我並不認為傳統家具會全部消失,畢竟家具各式各樣,不管是哪種類型都一定會有人喜歡。有些人喜好傳統,有些人偏好新穎,這裡面並沒有對錯。就像香奈爾的老佛爺,特地在他的一些作品裡面加入傳統元素,確保他不會隨著市場改變而流失。

在我的腦海裡還有很多想法。目前最想設計的,就是想辦法設計出擁有傳統元素,輕巧卻又符合現代時尚的家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