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4的反烏托邦在日本重現

在一艘載滿外國遊客的船上,你發現船開始沉了。在當下,你會怎麼警告各國遊客趕快跳船保命?

對美國人說: 跳下去你就是英雄

對英國人說: 一個紳士/淑女是一定會跳船的

對法國人說: 別跳!

對德國人說: 法律規定我們一定要跳

對日本人說: 其他人都跳了,你為什麼要跟別人不一樣

上面這段其實是在日本非常流行的笑話。笑話歸笑話,其實它也完整表現出日本人的特徵。在學校,老師時常教導我們行為要一致。在家裡,如果做出比較特異的行為,就會被父母責備行為太突出。同儕壓力之大可想而知。

在新冠病毒的肆虐下,各國政府都搬出各種法令讓大家待在家。日本政府雖然處理的不好,但是也並沒有到失控的地步。其實這些都是同儕壓力及互相監督所造成的。平常客人很多或是開到很晚的商店都紛紛改變營業方式,其他不想改的到最後都不堪當地居民不停的警告及勸說,而紛紛更改來店規則及營業時間。政治人物在電視上大喊,「這是戰爭,我們要同心協力!」的時候,讓我想起了一句話,「戰爭中第一個喪生的是自由。」

Barca by Conde House

老實說,這種大家互相監督維持一致性的社會連在日本長大的我都無法苟同。但是商業上,它有一個優點,就是品質保證。因為互相監督的關係,當其中一個商品沒有達到標準的時候,就會特別突出而被人注意到。日本製造的汽車之所以能打進全球市場是有它的原因的。

Source: https://missdesignsays.tumblr.com/post/100617009487/barca-chair-danish-designer-jakob-joergensen-denmark

在日系公司裡面,像我這種時常打著鬼主意的異議份子是很難管理的。但是Conde House卻沒有覺得我在找麻煩,不但鼓勵我多提出意見,還給我升官 (雖然不知道後來他們有沒有後悔)。就是因為我們跟其他日系品牌不一樣,相信Conde House所做的家具能帶給你其他日系品牌無法給你的新奇及體驗!

井島俊吾 筆 / 黃挺彧 譯

One thought on “1984的反烏托邦在日本重現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