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海道各種奇怪的標語


在你/妳居住的地方,有沒有一個代表性的標語?

在日本,隨著少子化的影響,許多偏鄉城市正在急速消失中。為了吸引年輕人搬進這些城市,鄉村的政府機關絞盡腦汁,利用各種手法來宣傳自己的特色,其中不外乎也利用了許多標語。但是這幾年看下來,標語的效果並不是很好。有些標語太正經,有些則意義不明。今天我們就來看一下各種失敗的例子吧!

繪圖之都

據說這是當地的政府覺得他們的城市很有南方法國風味才因而取名。但是問題來了,如果沒有去過法國南方,或是在網路上事先做搜尋,根本不知道法國南方長什麼樣子。

鈴鐺町

據說取這個名稱的理由是因為以前沒有時鐘,所以當地人都用鈴鐺來辨識時間。這邊的問題在於以前利用鈴鐺來辨識時間的城市實在太多了,所以也不能算是什麼特有文化。本身對鈴鐺也沒特別有興趣,所以這對我來說一點吸引力都沒有。

花之都

北海道沒有沙漠,所以到處都有花可以看。這個標語實在是有夠普通。我家旁邊就有一堆漂亮的花可以觀賞了,何必大費周章地開三個小時的車去看花之都的花?

我其實沒有惡意,但是上面這些還是改一下才比較有吸引力。我家位於旭川市,而旭川市的標語則是「未來之城 」。不是我在炫耀,但是旭川真的有未來性。我們不僅有豐富的天然資源,還有正在蓬勃發展的木工業,基本是家具業所需要的材料我們旭川都有。當然在旭川以外的地方也有不少家具業,但他們的木材幾乎都是從旭川運輸過去的。旭川市內因為有超過100條河川,所以也被叫做河川之城,但是論標語的話,「未來之城 」還是略勝一籌。


井島 俊吾

Conde House 國際事業部部長。前日本財務省官員,輾轉不同地方之後決定回故鄉北海道。興趣是向外國人介紹日本文化。

黃 挺彧

台灣台北人,曾在紐約生活11年。2018在札幌讀完3個月的日語學校之後決定來北海道找工作。2019年秋進入 Conde House 。國語不太好文章看不懂的話請見諒。


上班只想睡覺?


你曾是否問過自己,為何上班的時候都沒什麼動力? 在我決定從日本空軍退役時,這個問題一直存在我腦海裡。在經過十個月地獄般的軍訓之後,我被分派到物流組,空軍的工作採分工合作模式,每個人只需要負責自己的區域就好。我當時負責把飛機零件搬運到運送帶上,再確認運送帶是否有安全的把零件運輸到倉庫。這個工作需要穿到厚重的靴子,因而造成我時常腳痛到晚上睡不著。做了一段時間之後,我發現我不但喪失想要為國家上戰場的動力,也無法想像未來的自己持續著這樣的工作。

以家具業來講,分工合作的系統是最有效率,但是又是最會讓員工失去動力的方法。想像一下,如果要你每天早上八點到五點,將木板磨成同一個形狀,也許一開始你會覺得有趣,但久而久之你還會有動力繼續磨木板嗎? 其實拜分工合作的系統之賜,我們現在才有便宜的汽車可以買,但是到底是員工的動力重要,還是量產系統重要?

Conde House當然也不意外的採用了分工合作系統,但是只有一小部分。時常讓員工保持上班的動力是我們公司的宗旨。如果木匠們沒有動力,做出來的家具就相對的沒有感情,這對客人是一種失禮的表現,也並不是我們想要追求的。


井島 俊吾

Conde House 國際事業部部長。前日本財務省官員,輾轉不同地方之後決定回故鄉北海道。興趣是向外國人介紹日本文化。

黃 挺彧

台灣台北人,曾在紐約生活11年。2018在札幌讀完3個月的日語學校之後決定來北海道找工作。2019年秋進入 Conde House 。國語不太好文章看不懂的話請見諒。


越挫越勇的挑戰者們


“這個做不出來吧…”
“是很漂亮沒錯,可是做出來能不能使用又是另外一回事。”長原看到原稿之後邊搖頭邊嘆氣。
“不要放棄,我們可以的! ”會議中的某木匠大聲喊道。

LAPIS是由一對芬蘭夫婦所設計出來的椅子。是一張只有三公斤的極輕椅子。當時這對夫婦為了設計出符合人體工學的產品花了不少時間才畫好原稿,但是長原看到之後卻愁眉苦臉。

木頭很神奇,會隨著時間的變化而變化。現在做出來的形狀,不代表20年後還是這個形狀。椅子剛做好的時候可能很堅固,可是如果隨著時間變化變形的話反而會變得不平衡,坐下去有壞掉的可能性。在當時,木頭加工機器還沒有很進步,所以要製造出特殊形狀的家具是非常困難的。各木工職人們絞盡腦汁,不斷的研討到底要怎麼做才能做出有形狀又很堅固的椅子。

上圖為第一個試作品,如果不在上面貼上警告標語的話,我可以跟你保證那些瘋狂的木匠職人一定會爭先恐後的來試坐。雖然後來也是靠這些瘋狂的職人們的努力才得以把LAPIS化為實體。


井島 俊吾

Conde House 國際事業部部長。前日本財務省官員,輾轉不同地方之後決定回故鄉北海道。興趣是向外國人介紹日本文化。

黃 挺彧

台灣台北人,曾在紐約生活11年。2018在札幌讀完3個月的日語學校之後決定來北海道找工作。2019年秋進入 Conde House 。國語不太好文章看不懂的話請見諒。


長青樹商品與他的神祕設計者


「喂,永山,我想要擴張工場。」
「蛤,有必要嗎? 我們的產品又不多,而且工廠只有30人,根本人手不足啊。」

就在CONDE HOUSE創始人長原實懊惱到底要去哪裡找人來幫忙的時候,一個未曾謀面的人走進了長原的辦公室。

「您好,請讓我來這裡上班,我的夢想是設計跟製造家具。」
「你誰啊? 」

沒想到長原就這樣跟這位年輕人聊了一整個晚上。
「那就明天開始上班吧! 」

沒有面試,沒有正式書面文件,他就這樣被錄取了。「這個年輕人,完全沒有設計背景,單純的因為想要設計家具而來毛遂自薦,讓我覺得他與眾不同。雖然直接進來我辦公室讓我有點嚇到。」長原回憶道。也因為錄取的太突然,第一天上班的時候還被其他員工當作是來偷產品設計圖的小偷而差點報警。

為了設計出心目中理想的家具,年輕人每天畫稿畫到半夜。隔天把稿給長原看,長原給他建議之後,他又夙夜匪懈地畫稿。終於設計出讓長原很滿意的產品—ALP沙發床。這項產品一發表馬上成為人氣商品,也讓CONDE HOUSE在日本家具業界中的知名度像火箭一樣一飛沖天。

46年過去了。這些年來ALP曾經差點被停產,但是在客戶的強烈要求下而繼續生產,現在反倒成為了CONDE HOUSE的熱銷商品。ALP的樣式不但符合日本人喜歡躺在沙發上的習慣,還有一個特點就是它比其他產品來的輕巧。正因為輕,不論移動它或是清掃床下的地板都變得非常容易。

至於那位很有熱忱的年輕人,在設計出ALP之後幾年就離開了CONDE HOUSE,到現在他的行蹤依然成謎。「其實一直很想要當面感謝他,但是沒有人知道他去了哪。因為錄取時沒有填寫過正式文件,所以自然也就沒有他的地址或聯絡方式,即使聯絡到了也是同名不同人。」長原感嘆道。


井島 俊吾

Conde House 國際事業部部長。前日本財務省官員,輾轉不同地方之後決定回故鄉北海道。興趣是向外國人介紹日本文化。

黃 挺彧

台灣台北人,曾在紐約生活11年。2018在札幌讀完3個月的日語學校之後決定來北海道找工作。2019年秋進入 Conde House 。國語不太好文章看不懂的話請見諒。


井底之蛙,其實不笨


在日本近十年來,「踏上尋找自我的旅程」在年輕人群中非常受到歡迎。豁然辭掉自己的工作,飛去祕魯的馬丘比丘,然後回來日本跟大家分享自己在旅途中所體驗到的人事物。其實我對這種行為不是很贊同。如果你從這些旅程中只得到一些經驗,對我來說是有點可惜,因為你本來是可以從旅途中學習到更多的。

踏上尋找自我的旅程之所以會受歡迎,是因為大家都認為透過東看西看可以更加認識自己。但是同時很多人也對這些行為提出質疑,要更加認識自己真的有需要長途旅行到處體驗嗎? 說實在的重點不是自己體驗了什麼,而是你從這些經驗中獲取了什麼樣的知識及教訓。對於一些時常主張「體驗/經驗就是一切」的人我有點無法苟同。古人雖然常說經驗是一個好老師,但是當你從經驗中什麼都沒有學到的話,那就毫無意義。假設當你自己生重病時,你還會管醫生有沒有生過一樣的重病嗎?

當然我並不是在完全否定「踏上尋找自我的旅程」的行為。如果你能從這些旅途中學到對自己有意義的事情,那就是好事。我們公司的木匠們很多都是學校一畢業就開始他們的雕刻人生。他們雖然沒有踏上尋找自我的旅程,卻絲毫沒有迷失自我,從他們製作出來的家具就可以看出來。大家可能都聽過莊子秋水篇的「井底之蛙,不知海深」,但是鮮少人知道其實後面還有一句話「卻知天藍」。「井底之蛙,不知海深,卻知天藍」,不需踏上旅程,你我也可以找到自己的歸屬。


井島 俊吾

Conde House 國際事業部部長。前日本財務省官員,輾轉不同地方之後決定回故鄉北海道。興趣是向外國人介紹日本文化。

黃 挺彧

台灣台北人,曾在紐約生活11年。2018在札幌讀完3個月的日語學校之後決定來北海道找工作。2019年秋進入 Conde House 。國語不太好文章看不懂的話請見諒。


你如何選擇家具?


馬丁路德金恩博士曾說,縱使我知道明天會是世界末日,我還是會在今天種下蘋果樹。聽到這句話的時候,我想到了早期的人類,在洞窟裡的牆壁上用壁畫來表達自己的思想,似乎毫不在意別人的眼光。這兩個例子告訴我們人要為自己而活,而不是為了別人的眼光而活。縱使知道這點,我還是擔心別人會笑我穿的很土,所以出門前我都會特別挑選外出的衣服,而不是穿我真正想穿的衣服。

但是IT產業可就不一樣了。在網路上,大家似乎都不太在乎別人的眼光,盡情的在各大社交平台上面發表自己的想法,展現自己最真實的一面。我認為這是一個新時代的開端。網路平台已經慢慢的成為大家做自己的地方,想說什麼就說什麼。時代的改變已經開始。

家具業之後的發展又是如何呢? 我覺得改變的機會不大,畢竟家具不能像衣服一樣穿出門。唯一讓別人看到自己家具的方法就是邀請別人來自己家裡。雖然能從家具的選擇上展現自我,但是相對的比較麻煩又花時間。但是我覺得家具本來就是自己在使用的,自己覺得好用好看就好,何必這麼去在意別人怎麼想呢?


井島 俊吾

Conde House 國際事業部部長。前日本財務省官員,輾轉不同地方之後決定回故鄉北海道。興趣是向外國人介紹日本文化。

黃 挺彧

台灣台北人,曾在紐約生活11年。2018在札幌讀完3個月的日語學校之後決定來北海道找工作。2019年秋進入 Conde House 。國語不太好文章看不懂的話請見諒。


家具修理的意義


BOLS系列沙發是被修理物品裡面很常見的商品。並不是它容易壞,而是客人很喜歡它。即便已經壞損嚴重,還是會想要把它修好。上圖就是被送回來的其中一個BOLS系列。20年前賣出去後第一次被送回來修理,沙發坐墊棉的部分突出,皮革上也有各種傷痕。但是客人非常堅持希望能把它修好。

事實上,修理家具比製作家具還來的困難,並不是所以損壞部分都可以修好。有些受傷的地方客人還會要求職人不要去修它,這樣他才能跟自己的小孩解釋這個傷口的來源。就修理BOLS的部分來講,我們通常會幫木頭重新上漆,把靠枕換成新的,這樣這個沙發又可以使用個20年。

老實說,修理家具不僅賺不了錢,還非常花時間。但是我們認為這是一件值得去做的事情。抱持著對大自然的感謝,盡量把木材用到不能用為止,維護大自然是大家的責任。不過最令我感動的,還是當把修好的家具送回客人家的時候,客人臉上所表現出來的喜悅吧!


井島 俊吾

Conde House 國際事業部部長。前日本財務省官員,輾轉不同地方之後決定回故鄉北海道。興趣是向外國人介紹日本文化。

黃 挺彧

台灣台北人,曾在紐約生活11年。2018在札幌讀完3個月的日語學校之後決定來北海道找工作。2019年秋進入 Conde House 。國語不太好文章看不懂的話請見諒。


你為了什麼而工作?


不管你多努力工作,你永遠不會變成有錢人,因為富人跟窮人的貧富差距正在越擴越大。這不是我個人意見,而是法國經濟學家湯瑪斯·皮凱提所提出來的論點。他的暢銷書「二十一世紀資本論」裡曾提到一個非常殘酷的事實,那就是投資比工作更容易賺錢。別急,我這並不是想要激起大家上街頭革命,但是我們真的該檢討為什麼這個社會會變成努力工作的人沒什麼錢,而真正有錢的人卻都沒在工作。

話題稍微轉換一下,我認為友誼是個很有價值的東西。我在當日本的公務員期間,每一兩年換一次部門其實是很平常的事情。這也讓我有機會在不同地方接觸到各式各樣的人。而我跟以前的一些同事到現在還是有保持聯絡。當你退休之後,失去的不只是收入跟頭銜而已,很多在工作上所獲取的將會一併消失。但是重點來了,友誼並不會因為你的退休而消失,這就是為什麼它比金錢還有價值。

如果你的工作剛好跟你的興趣一致,恭喜你因為你是少數的幸運兒。我曾經問了一位即將要退休的木匠師傅的退休計畫,他不花一秒的時間就跟我說「我要繼續用木頭製造東西」。後來我也陸續問了許多我們公司的木匠,而他們的回答也都跟那位已經退休的木匠差不了多少。每當公司舉辦活動時,這些退休的木匠都會回來一起共襄盛舉,並且不吝嗇的把自己的知識傳給年輕的一代。人類的平均壽命一年比一年長,我們不僅該思考自己到底是為了什麼而工作,還需要趁現在趕快找到對自己有價值的東西跟目標,退休之後才不會有所遺憾。


井島 俊吾

Conde House 國際事業部部長。前日本財務省官員,輾轉不同地方之後決定回故鄉北海道。興趣是向外國人介紹日本文化。

黃 挺彧

台灣台北人,曾在紐約生活11年。2018在札幌讀完3個月的日語學校之後決定來北海道找工作。2019年秋進入 Conde House 。國語不太好文章看不懂的話請見諒。


終生僱用的制度


在日本,終生僱用是很平常的事情,淺意識大家都認為工作換越多次,這個人的態度跟人品就一定有問題。雖然我不是很贊同這樣的說法。

第二次世界大戰以前,大家平均的轉職機率為50%,所以那時候一個人至少會有一次換工作的經驗。戰爭爆發之後,日本政府因為需要大量的勞動力,開始限制轉職,並大肆宣傳一生為同一家公司效力是良好的行為。後來這個習慣在戰後也一直被沿用,進而造成1954到1973日本經濟的大成長! 但是在發生經濟泡沫之後,就有越來越多人開始鼓吹放棄這項制度,連日本最大汽車製造業豐田的社長也加入了這項運動,還造成大新聞。

日本還有一個奇怪的制度,就是依照員工的年齡調薪。一般來說應該是看一個人的能力調薪才對。這也是造成後來日本經濟崩壞的其中一個原因。終生僱用的好處就是不會發生員工與員工為了薪水而吵架的情況,促使良好的工作環境,大家有資訊就互相分享研究,沒有競爭。而在終生僱用的制度慢慢消失的情況下,這些情況將越來少,反之公司內互相競爭的例子將會越來越多。

我們公司近期也將會有所改變。我認為在終生雇用的制度下所製作出來的家具,因為匯集了大家的知識,所以是最好的。要買就只能趁當下了!


井島 俊吾

Conde House 國際事業部部長。前日本財務省官員,輾轉不同地方之後決定回故鄉北海道。興趣是向外國人介紹日本文化。

黃 挺彧

台灣台北人,曾在紐約生活11年。2018在札幌讀完3個月的日語學校之後決定來北海道找工作。2019年秋進入 Conde House 。國語不太好文章看不懂的話請見諒。


車頭朝前,還是車頭朝後?


如圖所示,在日本大家都習慣車頭朝前,不是因為法律的約束,而是因為日本土地小,車頭朝前的話比較好出入,僅此而已。

日本其實土地面積不算小,但是以總面積來講,就有70%是樹林。所以日本人大多都居住在剩下的30%面積裡面,這也因此造就了許多獨特的文化,就跟為什麼大家都習慣車頭朝前一樣。

日本人在這幾百年來都居住在有限的土地上,所以也可以說是人人都是能把有限空間徹底利用的專家。就像我們的產品ALP沙發椅,不僅可以拿來在客廳當一般的沙發上使用,還可以在廚房當用餐的座椅使用。這就是把有限空間徹底利用的傑作。不僅僅是這項商品,在其他日本製的商品裡面也常常包含多用途的功能。簡單來說,這已經是跟日本民族切不開的文化與習慣了。


井島 俊吾

Conde House 國際事業部部長。前日本財務省官員,輾轉不同地方之後決定回故鄉北海道。興趣是向外國人介紹日本文化。


黃 挺彧

台灣台北人,曾在紐約生活11年。2018在札幌讀完3個月的日語學校之後決定來北海道找工作。2019年秋進入 Conde House 。國語不太好文章看不懂的話請見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