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靜之聲


https://www.nytimes.com/2018/02/18/crosswords/daily-puzzle-2018-02-19.html

2000年高峰會議的時候,當時的日本首相想要用英文跟美國總統柯林頓打招呼。原本的對話應該是這樣:

「您好嗎? 總統先生。」

「我很好,您呢?」

「我也是。」

但實際上發生的對話卻變成:

「您是誰? 總統先生。」

「我是希拉蕊的老公。」

「我也是。」

這段故事是不是事實,老實說我不知道,但是日本人的英文實力真的是有待加強。今天我要針對文字的運用來做討論。

Simon & Garfunkel (賽門與葛芬柯) 在1965年發表了他們的新歌,The Sound of Silence (寂靜之聲)。第一次看到這個歌名的時候覺得很普通,歌詞也很一般。但是當我再讀一次歌詞的時候,我發現我錯了。歌詞中其中一段within the sound of其實是諺語,而 sound 在這邊不代表聲音,而是代表範圍。這只是其中的一部分,不仔細讀的話根本不會發現作者文字的運用以及想要表達的訊息。而這種文字遊戲在最近的歌曲上有越來越少的趨勢。我不是說現代歌曲不好聽,而是對於現代歌曲上歌詞不像以前一樣充滿文字遊戲而感到婉惜。

每當我聽到這首歌的時候,就會想起北海道的冬天。冬天時樹木光禿禿,野生動物也跑去避寒,所以如果住在城市以外的地方的話,晚上基本上聽不到任何聲音。如果你/妳已經受不了城市的喧嘩,我誠心推薦北海道鄉下的生活,希望疫情過後,你/妳也能來北海道走走!


井島 俊吾

Conde House 國際事業部部長。前日本財務省官員,輾轉不同地方之後決定回故鄉北海道。興趣是向外國人介紹日本文化。

黃 挺彧

台灣台北人,曾在紐約生活11年。2018在札幌讀完3個月的日語學校之後決定來北海道找工作。2019年秋進入 Conde House 。國語不太好文章看不懂的話請見諒。


「家」在何處?


你/妳是哪裡人? 是我常用的開場白。因為工作是海外業務,每次遇到跟業務有關連的人就會用這句話來開啟話題。在聊天的過程中,我發現很多人都是離鄉背井在別的國家打拼。在聊到關於將來的打算,有些人想要在退休後回家鄉,有些人則打算在國外待到老去。「家」的定義到底是什麼? 是出生的地方,住最久的地方,還是父母住的地方?  如果我問你/妳的家在哪,你/妳會怎麼回答?

想必大家都看過TED TALK吧。我幾乎每天看,有一天剛好看到一集正在解釋「家」的定義。Pico Iyer,印度裔,1957年出生於英國,7歲開始成長於美國加州,1992年移民日本直住到現在。雖然身為印度人,卻從來沒有在印度生活過。對Pico Iyer來說,當你/妳真正能在某個地方做自己的時候,那個地方就是家。這點我非常同意。

http://world.globewalls.art/asia/hokkaido-winter-japan/

至於我呢,我從出生到22歲以前都在北海道,之後15年則在日本各地打轉,才終於回到旭川。在這15年之中,我無時無刻都在想念北海道的生活。那種打開窗戶就是一片白雪,雖然冷到不行,景色卻非常美的景象時常在我腦海裡浮現。也是在流浪15年之後,我很確定北海道就是我想要終老的地方。北海道就是我的家。

不過用比較現實的觀點來看的話,北海道的雪真的是多到不行。不只天天要剷雪,汽車還要換成雪地用的輪胎,實在有夠麻煩。家對我來說就像那句名言,外國的月亮比較圓,真正體驗生活過才知道自己屬不屬於這裡。今天的文章就到這裡,北海道是真的很漂亮,希望疫情過後你/妳也能有機會來體驗!


井島 俊吾

Conde House 國際事業部部長。前日本財務省官員,輾轉不同地方之後決定回故鄉北海道。興趣是向外國人介紹日本文化。

黃 挺彧

台灣台北人,曾在紐約生活11年。2018在札幌讀完3個月的日語學校之後決定來北海道找工作。2019年秋進入 Conde House 。國語不太好文章看不懂的話請見諒。


多元化已死


在肺炎還沒有發生的時候,坐飛機去出差的次數比去7-11買東西的次數還多。繁忙的時候曾經在一周內去了5個國家,雖然看上去極有效率,但是一周之內去這麼多國家根本就是在整人。因為行程非常緊湊,我常常在起床之後不知道自己身在哪個國家。除了睡眠不足之外,還有一個原因讓我很頭痛。各國的城市高樓林立,毫無特色,沒仔細觀察的話還以為自己還在同一個國家。

作為一個家具公司,其實我們有很多苦衷。在這個講求高效率,萬事皆要被數字化、商品化的年代,不管商品多有創意,如果沒有好的CP值,大多數都會被淘汰。創意及想像力根本沒有存活的空間。你/妳能想像一個沒有多元化的社會嗎? 不是我在未雨綢繆,也許有一天這種標準也會被用在人類身上,利用DNA來篩選,就跟電影演的一模一樣。

當然,即使沒有多元化,我們還是可以繼續過著一樣的生活,吃著麥當勞的漢堡,穿著UNIQLO的衣服,使用著IKEA的家具。老實說,要我說服妳/你購買Conde House的家具可能比登天還難,畢竟一張椅子的價錢在別的地方幾乎能買下整套沙發。52年前長原先生在旭川創立Conde House的時候,就誓言要把日本的創意帶進全世界。雖然我們價錢比別家貴,但有它的價值。希望有一天妳/你也能看到我們家具的多元文化所在。


井島 俊吾

Conde House 國際事業部部長。前日本財務省官員,輾轉不同地方之後決定回故鄉北海道。興趣是向外國人介紹日本文化。

黃 挺彧

台灣台北人,曾在紐約生活11年。2018在札幌讀完3個月的日語學校之後決定來北海道找工作。2019年秋進入 Conde House 。國語不太好文章看不懂的話請見諒。


你/妳工作快樂嗎?


某一天我在超市跟我老婆買東西,就在要準備結帳的時候,整盒蛋竟然從菜籃裡滑出來掉在地上。看著地上破掉的蛋,我可以隱隱約約感覺到我老婆正在用憤怒的眼神盯著我。「蛋為什麼會掉在地上?」老婆用怒火中燒的語氣質問著我。如果我是國會議員的話,我一定要立法禁止這種沒有意義的發問。就在我非常無助的時候,超市員工用跑百米的速度衝過來遞給我一盒新的,不但讓我非常感動,也瞬間成為那間超市的粉絲。

聽過Zappos嗎? 它是一間在網路上販賣服飾的公司。在美國被列為「最想進入的公司前100名的公司」。Zappos的服務遠近馳名,連亞馬遜總裁都讚不絕口。至於為什麼會成為最想進入前100名的公司,除了工作環境好,另外一個原因是所有員工都擁有同樣的目標。 Zappos的員工不僅是為了錢而工作,他們的共同目標就是要讓客戶快樂。當大家都有同樣目標的時候,工作上正面的交流就會變多,讓大家變得更有動力。

在日本職場有一句俗語: 「公司想要長久經營,需要用心對待買家、賣家以及整個社會。」 Conde House在這方面雖然還沒有Zappos那樣成熟,但是隨著近幾年公司政策的改變,我慢慢的可以感覺到同儕的笑容越來越多。身為客戶的你/妳,在聽到我們不僅僅是為了錢工作的時候,是不是會覺得這件商品更值得你/妳買了呢?


井島 俊吾

Conde House 國際事業部部長。前日本財務省官員,輾轉不同地方之後決定回故鄉北海道。興趣是向外國人介紹日本文化。

黃 挺彧

台灣台北人,曾在紐約生活11年。2018在札幌讀完3個月的日語學校之後決定來北海道找工作。2019年秋進入 Conde House 。國語不太好文章看不懂的話請見諒。


市場的傲慢與偏見


「AIDMA, PDCA, SWOT, PEST, 3C, 4P, STP, KGI, KPI」,10年前當我還在修MBA的時候,這些專有名詞時常在我耳邊徘徊。我當時非常興奮,想說學成之後我就能真正了解市場的真理了。誰知道一畢業我才發現這些專有名詞在真實世界其實沒什麼用。當然我不是說它完全沒意義,但要在市場上生存,這些在MBA學到的知識根本不夠。

「高品質就是王道」,這是幾乎所有日系製造業所相信的真理。我們的技術開發部門每天都在追求品質精進,只是進步一點點也好,能讓商品的品質提升就是有意義。但事實上,一般客人並不會去注意到這些小改變。但當這些小改變間接造成商品價格變化的時候,客人就會馬上注意到。小改變造成雙輸很殘酷,但這就是事實。木匠職人們追求的就是提供給客戶完美的作品,如果只是因為會造成價格提升而一直打壓他們的創意,如果換做我是職人我也會很難過。

如果中間沒有一個業務做媒介,高品質商品在市場上就不容易生存。舉例來說,為了提升椅子的強度,職人花了超過一年的時間改造了接合的部分。但是因為被改造的細節客人是看不到的,相對的就會認為這張椅子沒有其高價的理由。這時候業務的能力就顯得非常重要,如何把職人的精神完完整整的傳達給客人,是我們每天都在面對的難題。

MBA教會了我們市場的定義,但是這些只是基礎中的基礎。我認為市場上沒有「對或錯」,沒有「好或不好」,只有「喜歡或不喜歡」。希望有一天我也能把Conde House職人們的精神完完整整的傳達給妳/你。


井島 俊吾

Conde House 國際事業部部長。前日本財務省官員,輾轉不同地方之後決定回故鄉北海道。興趣是向外國人介紹日本文化。

黃 挺彧

台灣台北人,曾在紐約生活11年。2018在札幌讀完3個月的日語學校之後決定來北海道找工作。2019年秋進入 Conde House 。國語不太好文章看不懂的話請見諒。


美的改變


謙虛是如此神聖的字眼。日本是一個極度重視謙虛的社會,大家鮮少談論自己的親戚,更別說是自己。但是這之中當然也有例外。當我還是大學生的時候,我有一個朋友每天都在吹噓自己女朋友長的像某個藝人(藝人名字我忘了,現在偶而還會在電視上看到她)。有一天我在書店剛好巧遇他們,他的女朋友雖然漂亮,但是卻跟那位藝人完全不像。從此之後,我對人類的審美觀產生了極大的興趣。而這也是今天我想要討論的主題。

想像一下,當你/妳看到前女/男朋友的照片的時候,是不是覺得好像跟以前的感覺不太一樣。就哲學上的角度來講,美不美除了外表判斷,還取決於愉悅的心情。對人與人之間的交流來說,心靈上的愉悅感其實非常重要。當心靈上的愉悅感有所變化的時候,美的意識也會隨之受到影響。

約二十年前左右,Conde House 開始了一項當時完全沒有人敢嘗試的企劃。為了不浪費木材,我們將有刮痕,凹洞的木頭完整保留並且作成商品,也就是現在的一本技系列。在那個年代,有傷痕的木頭非常不受歡迎,因為那是醜陋、不完整的象徵。但是二十年過後,現在一本技系列已經完完全全變成 Conde House 的招牌。沒錯,這就是美的意識的改變。近幾年興起的環境議題,也間接影響到人們對有傷痕的木頭的評價。

照片上的前女/男朋友為什麼沒有在交往那時候的美,我想答案已經很清楚了。


井島 俊吾

Conde House 國際事業部部長。前日本財務省官員,輾轉不同地方之後決定回故鄉北海道。興趣是向外國人介紹日本文化。

黃 挺彧

台灣台北人,曾在紐約生活11年。2018在札幌讀完3個月的日語學校之後決定來北海道找工作。2019年秋進入 Conde House 。國語不太好文章看不懂的話請見諒。


遠大前程


伊隆·馬斯克在2003年時創立了特斯拉,而就在今年,特斯拉成功的擊敗了豐田汽車,成為市場上業績最好的系列。在看到這篇新聞的時候,我想起了電影「回到未來」的一段場景。博士曾經在實驗失敗的時候對馬蒂說,「這個電線是日本製,難怪會壞」,而馬蒂聽到後則說,「可是博士,日本製不是都品質保證嗎」。如果今天有人從未來回來,我想他/她應該會對日本還在製造汽車這件事情感到驚訝。今天的我決定不討論日本的經濟衰退,而是想要藉這篇文章對我的祖先們傳承下來的精神表達感謝之意。

我第一次看「回到未來」的時候大概是1980年代左右,雖然還是個毛頭小子,但已經知道日本製的商品就是高品質的象徵。其實很少人知道,在1960年代日本製的商品可以說是風靡全世界,並不是它品質好,而是它便宜。曾經有人跟我說,他在60年代買了個日本製的裙子給女朋友,結果女朋友看到是日本製竟然就哭了,因為那時候日本製代表的就是便宜貨。

進入1970年代之後,大家對日本製的認知開始有了變化,從便宜貨一躍變成高品質的保證。這都要歸功於日本人「好還要再好」的精神。每當我在海外看到日本商品的時候,店員雖然不知道我是日本人,卻都會跟我說這個是日本製造,所以是品質保證,讓身為日本人的我心裡面感到無比光榮。縱使未來某一天日本又再度成為了經濟大國,我還是希望日本的下一代不要因此驕傲,而是謙虛的把「精進再精進」的精神繼續維持下去。


井島 俊吾

Conde House 國際事業部部長。前日本財務省官員,輾轉不同地方之後決定回故鄉北海道。興趣是向外國人介紹日本文化。

黃 挺彧

台灣台北人,曾在紐約生活11年。2018在札幌讀完3個月的日語學校之後決定來北海道找工作。2019年秋進入 Conde House 。國語不太好文章看不懂的話請見諒。


論新視野的重要性


如果你/妳沒有從旅程中得到任何經驗或啟發,那個旅程就是失敗的。就像我上一篇所說的,一個有意義的旅途不只會啟發你/妳,還會賦予你/妳新視野,以不同的角度去看待同樣一件事情。我因為工作的關係住了好幾個不同的地方,也因此在回家鄉北海道之後,能以全新的視野來檢視自己成長的地方,也意外的發現不少有趣的事情。

北海道位於日本的最北邊,一年之中大概有4到5個月被埋在雪裡。每當我們北海道人離開北海道時,看到狹窄的道路,沒有防雪屋簷的房子,開著敞篷車的人,或是穿著白色衣服的人, 都會下意識的想到下雪時的情況。這路這麼窄過得去嗎? 房子屋簷沒有防雪撐得住嗎? 卻完全忽略到自己根本已經不在北海道了。 當然穿白色衣服只是個玩笑,不過我還是建議你/妳暴風雪時真的不要穿白色,因為之前就真的有人被車撞過。

北海道時常下雪確實給我們帶來很多麻煩,但是其實這其中還是有許多優點。在許多英國文學中,冬天象徵著死亡,綠草被大雪埋沒,茂密的樹葉接連枯萎。春天則代表著生命的復甦。在經過了漫長又嚴峻的冬天,春天的到來反而相對的帶來更大的衝擊。希望在疫情過後,你/妳也能有機會來日本體驗北海道的四季!


井島 俊吾

Conde House 國際事業部部長。前日本財務省官員,輾轉不同地方之後決定回故鄉北海道。興趣是向外國人介紹日本文化。

黃 挺彧

台灣台北人,曾在紐約生活11年。2018在札幌讀完3個月的日語學校之後決定來北海道找工作。2019年秋進入 Conde House 。國語不太好文章看不懂的話請見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