單月加班超過100小時的黑暗文化


2015年,在某大企業就職的一位年輕女性,因為工作過勞而自殺,報導出來之後在日本造成不小的騷動。日本政府也因為這件事而決定立法進行改革。據傳這位女性當時每個月的加班時數都超過100小時。這讓我想起以前在東京當公務員的時候,也常常一個月加班超過100小時。這則新聞我相信大多數的日本人都很有感觸,畢竟加班已經不知不覺的變成日本文化的一部分。即使到現在,每年還是有大概300人左右死於過勞。

日本很多企業的聘請方式都是終身制度。表面上聽起來很有保障,但是也因為這個制度間接造成了「公司給你終身保證,所以你要為公司奉獻一切」的陋習。當然陋習不只一個,其他還有上司沒走屬下不能走,晚走就是美德等等。這種在國外聽起來會貽笑大方的工作方式,在日本卻是習以為常,理所當然的。在2019年,日本政府又通過了一些法令,規定各大公司須遵守新的加班法則,不可以讓員工加班超過一定時數。但是沒什麼效果,很多公司在申報時對政府說謊,然後私底下強迫員工加班,有些甚至還不發加班費,簡直無法無天。

攝影師: mizuaki wakahara

畢竟已經是文化的一部分,要改革並沒有這麼容易。Conde House以前也是個不到半夜不關燈的公司。但是自從社長強制執行不加班政策之後,同事們也漸漸變得有笑容,而不是愁眉苦臉或無精打采。我由衷希望能有越來越多公司執行不加班政策,讓這種陋習有朝一日在日本煙消雲散。


井島 俊吾

Conde House 國際事業部部長。前日本財務省官員,輾轉不同地方之後決定回故鄉北海道。興趣是向外國人介紹日本文化。討厭剷雪。

黃 挺彧

台灣台北人,曾旅居紐約11年。2018年讀完3個月的日語學校之後決定來北海道找工作。2019年秋進入 Conde House 。國語不太好所以正在考慮是不是要改用台語寫比較好。


Photo Credit: https://www.nytimes.com/2019/06/18/business/japan-work-overtime-tv-show.html

開會就是在浪費生命


人的專注力只能維持8秒,沒錯,比金魚的專注力還少一秒。但是我今天要探討的不是專注力,而是公司會議。日本公司最喜歡開會了,而且每次都長到不行。在專注力只有8秒的情況下,不要說是一小時的會議,30分鐘我都覺得難受。開會前不只需要準備資料,有些公司甚至會在開會之前再開一個準備會議。對我來說根本是在浪費生命。

當然一個會議也不太可能只開8秒。既然都要開了不如就用些小技巧讓自己看起來聰明一點,又有可能快速的得到結論,讓會議早點結束。於是乎我就用了Sarah Cooper所建議的十個能讓人在會議中顯得精明的招術。乍看之下似乎有用,但是對於縮減開會時間並沒有顯著的效果,開會開了老半天問題還是沒有一個像樣的結論。

Splinter 扶手椅(左) Wing 扶手椅(右)

Conde House呢? 不幸的,開會次數比北海道熊的數目還要多。雖然從去年開始公司實施了每個會只能開30分鐘的新規定,但是幾乎每次都不小心超過。在這我推薦Sarah Cooper的第4招,開會時持續點頭並假裝作筆記。這樣做會讓發言人感覺你有在聽,而且大多時還可以避免發言,真棒! 我只能說,還好自家公司是做家具的,會議室椅子有時候舒服到讓人想睡覺。如果連椅子都不好坐的話,會議這麼長誰受得了。


井島 俊吾

Conde House 國際事業部部長。前日本財務省官員,輾轉不同地方之後決定回故鄉北海道。興趣是向外國人介紹日本文化。討厭剷雪。

黃 挺彧

台灣台北人,曾旅居紐約11年。2018年讀完3個月的日語學校之後決定來北海道找工作。2019年秋進入 Conde House 。國語不太好所以正在考慮是不是要改用台語寫比較好。



圖片來源: https://www.redbull.com/us-en/theredbulletin/appear-smart-in-meetings-without-really-trying

兩千美金的西裝 VS 十美金的麥片


在股票市場上輸到脫褲對我來說根本是家常便飯。另一方面,我雖然每天早上都會吃麥片,但是卻從來不買沒有打折的麥片。我也曾經買了一套價值兩千美金的西裝,卻只穿過一次。常常有人說花錢容易,但對我來說花錢就跟賺錢一樣困難,該花的不花,不該花的花一大堆。今天我就要來探討花錢的思維。

金錢買不到幸福。我覺得這句話是錯誤的。哈佛大學心理學教授Daniel Gilbert曾說,花錢可以讓人得到短暫的快樂。這裡指的不單單只是購買商品,還包括捐贈與捐款。另外他也指出,與其花大錢進軍股票,不如先花小錢讓自己的生活品質更好。如果拿我自己作範例的話,這就是在告誡我不要把錢花在兩千美金卻穿不到一次的西裝,而是要多投資在每天早上會吃到的麥片上。因為每天都會吃到,為何不乾脆買更好吃更營養的來享用?

與其購買用不到幾次的商品,不如花在天天都會用到的物品上。這是我看完Daniel Gilbert的文章之後所得到的結論。我可以很有自信的告訴你/妳說Conde House的家具既耐用又舒適。看來大家短期間是無法出國了,不如把家裡改造的舒服一點,讓回家就有去飯店的感覺,您說是不是?


井島 俊吾

Conde House 國際事業部部長。前日本財務省官員,輾轉不同地方之後決定回故鄉北海道。興趣是向外國人介紹日本文化。討厭剷雪。

黃 挺彧

台灣台北人,曾旅居紐約11年。2018年讀完3個月的日語學校之後決定來北海道找工作。2019年秋進入 Conde House 。國語不太好所以正在考慮是不是要改用台語寫比較好。



圖片來源: https://www.aarp.org/money/budgeting-saving/info-2018/spend-money-wisely.htm

最後生還者


Conde House的總部位於北海道的旭川市。北海道除了雪很多,棕熊也非常多。還記得小時候我爸常常帶我去深山裡面的河川釣魚。釣魚的時候一定會帶著煙火,如果有棕熊出現就會用煙火來嚇跑棕熊。他時常告訴我,如果看到棕熊但身上沒有煙火的話絕對不可以跑,要裝死。直到現在我一直在想,用這招真的能讓我生存嗎?

在這個世界上的東西,實體也好、抽象也好,都是因為某種理由而生存著。沒有生存理由的東西則會被人漸漸淡忘,最後消失。我喜歡在開車去公司的路上注意著經過的大樓,有幾個大樓的設計非常吸引人。有天在回家的途中,我發現有一棟特別喜歡的大樓被移除了,當下其實有點感傷,然而過了不久之後,我竟然已經想不起來那棟大樓長什麼樣子,甚至忘了之前有這棟大樓的存在。

適者生存是這個世界的生存之道。那些年的掌上遊戲機、錄音帶以及扣你/妳還記得幾個? 在這個日新月異的世代,有一天木製家具也會被其他東西取代也說不定。如果真有那麼一天到來,我只期望Conde House的家具能常存在大家的記憶裡永遠不滅。


井島 俊吾

Conde House 國際事業部部長。前日本財務省官員,輾轉不同地方之後決定回故鄉北海道。興趣是向外國人介紹日本文化。討厭剷雪。

黃 挺彧

台灣台北人,曾旅居紐約11年。2018年讀完3個月的日語學校之後決定來北海道找工作。2019年秋進入 Conde House 。國語不太好所以正在考慮是不是要改用台語寫比較好。



圖片來源: https://www.theguardian.com/world/2016/jun/13/warning-four-killed-bear-attacks-akita-japan

CONDE HOUSE 社長篇 – 藤田哲也



一個領頭羊要時常保持正面的思考,是第三代社長給我最大的啟發。我在2013年進入Conde House的時候剛好是藤田被升為社長的第一年。這7年來我們幾乎環遊了世界一圈,有時候參展,有時候開發新客戶。雖然我們常常要一個禮拜之內飛3到4個國家,但我從來沒有看到他抱怨過。

每個領導人的作風都不一樣,有些獨裁,有些則開放。前兩任社長的作風都比較偏獨裁式,有人犯錯幾乎就是劈頭大罵。藤田的作風則是民主路線,只要有人有新的提案,他都不會拒絕。底下員工犯錯時會小生氣,但是幾乎不會罵人,對我來說比起社長更像是學校的導師。EQ管理可說是教科書的等級。

2012年旭川展廳(左) 2021年旭川展廳(右)

獨裁式也好,民主式也好,我認為只要能帶領公司進步,就是好的領導方式。藤田的民主式帶領也讓各種新提案及新改革如雨後春筍般出現。如上圖所示,展示廳的擺設方式在他在位這幾年產生了巨大的變化。牛年到來,Conde House 還會有什麼巨大的變化呢?讓我們拭目以待!


井島 俊吾

Conde House 國際事業部部長。前日本財務省官員,輾轉不同地方之後決定回故鄉北海道。興趣是向外國人介紹日本文化。討厭剷雪。

黃 挺彧

台灣台北人,曾旅居紐約11年。2018年讀完3個月的日語學校之後決定來北海道找工作。2019年秋進入 Conde House 。國語不太好所以正在考慮是不是要改用台語寫比較好。



CONDE HOUSE 社長篇 – 渡邊直行


駭客任務、捍衛戰警、加勒比海盜等等。很多電影因為做的太好了,即使電影公司之後又拍了續集,也難以超越第一集所帶來的人氣。當然也有像星際大戰、魔戒及哈利波特等這種續集越演越紅的系列。Conde House 第二代會長,渡邊直行就屬於第二類。我並不是說初代會長長原實沒有他好,但如果不是渡邊會長當初開疆拓土,也許Conde House到現在還只是在日本販賣家具的小公司。而今天我就要來講他的故事。

渡邊會長出生於札幌,畢業後就進入當時的北海道室內設計公司(Conde House的前身)。1984年他決定單槍匹馬去美國幫公司設點。申請牌照、租展場以及打廣告,全部都是他運籌帷幄。而且還是在初代會長不知情的情況下。沒錯,長原實當初以為他只是去美國找代理商,沒想到他竟然直接在美國舊金山幫公司設了個辦公室。在他的努力下,Conde House也順利的在80年代把北海道家具推銷到美國。

除了攻,他也會守。2008年經濟大蕭條,日本也受到了嚴重衝擊。那時大概有16,000家公司因為撐不住而破產。渡邊會長在大蕭條開始前就察覺事情有異,當機立斷把公司所有人,包括他自己的薪水往下調,也因此順利的撐過了危機。

我曾經問他,你在做一個重大決定時會不會害怕? 他說:「一定會,但是我的原則是如果問自己3次要不要做這個決定,而心裏3次都說要的話,那就去做。如果有人向我提同一個案3次,即使我認為這個提案行不通,我也會同意。人如果太害怕往前大步跨,到最後只能原地踏步,還有可能往後倒退。有些決定在當時看似不合理,但換個時間點看就會變成有前衛的決定」。我想這就是他的經營哲學吧!


井島 俊吾

Conde House 國際事業部部長。前日本財務省官員,輾轉不同地方之後決定回故鄉北海道。興趣是向外國人介紹日本文化。討厭剷雪。

黃 挺彧

台灣台北人,曾旅居紐約11年。2018年讀完3個月的日語學校之後決定來北海道找工作。2019年秋進入 Conde House 。國語不太好所以正在考慮是不是要改用台語寫比較好。



Conde House 社長篇 – 長原實


作為一個公司的最高領導人,任何一個決定都會影響公司的未來。Conde House的創始人長原實在公司有各種稱號及評價,有人稱他為開拓者,能洞察先機,也有人說他是獨裁者,冷血無情。其實一開始他並沒有成立公司的打算,而只想安安靜靜的當個木工,用自己學來的木工技術設計家具。 在日本家具業中,長原實這個名字無人不知,無人不曉。今天就讓我來跟你娓娓道來他的故事。

在以前的日本,家具批發商有很大的權力,產品價格的調整都是聽他們的。長原很討厭這種文化,於是決定把家具直接賣給零售業者。這在當時對家具業造成很大的衝擊,各大批發商紛紛開始用各種手段要求零售商不要跟Conde House 做生意。但殊不知越是要求,大家就越反感,最終批發商也慢慢開始退出家具市場。

我曾經提到過,椅子首次出現在日本是在距今不遠的150年前。長原在1968年創立公司的時候,國內最受歡迎的是日本式的櫃子,而不是椅子。但長原決定反其道而行,開始專注於設計餐桌及餐桌椅。這項決定也因此在日本開始流行椅子之後穩固了公司在家具業的地位。

長原實在2015年以80歲高齡仙逝。聽說有很多人因為跟他起爭執而離開了公司。雖然大家對他的評價有褒有貶,但無可置疑的是他所做的決定確實把公司帶往正確的方向。Conde House 目前擁有300名員工。如果連員工的家人也算進去的話,Conde House 目前正在人口34萬的城市裡支撐著超過1000人的生活,這對一直想成為企業家的我來說,要不打從心底尊敬他都難。


井島 俊吾

Conde House 國際事業部部長。前日本財務省官員,輾轉不同地方之後決定回故鄉北海道。興趣是向外國人介紹日本文化。討厭剷雪。

黃 挺彧

台灣台北人,曾旅居紐約11年。2018年讀完3個月的日語學校之後決定來北海道找工作。2019年秋進入 Conde House 。國語不太好所以正在考慮是不是要改用台語寫比較好。



人生沒有故事,就是白活


最近上網時我讀到了一個蠻有趣的文章,是一個腦神經學家寫的。我們之所以會感覺得到時間的存在,是因為腦中的記憶會不斷的提醒我們在以前的哪個時間點做了什麼事情。讀完之後我雖然只看懂一半,但是得到了一個很有啟發性的結論,那就是生活總是與記憶及故事息息相關,人類需要故事來證明自己曾經活過。

用一個比較經濟學的角度來講。作家Rob Walker及Joshua Glenn曾在Ebay上購買100個只有1美元的東西,聘請職業撰稿人在每個東西上撰寫一個關於那個物品的故事,並且轉賣。結果大賺8000美元。

當人生走到盡頭時,金錢、名聲及權力都會瞬間失去價值,唯有記憶與故事不會消失。人類需要故事來證明自己曾經活過,這點我很同意。同時也是我持續寫部落格的動力。因為我相信這些故事不只能讓大家更了解Conde House,還能留下深刻的印象。

Conde House的社長幾乎每篇文章都有讀過,就目前來看他對文章的內容還沒有什麼太大的意見。因此決定下次就來寫我對歷任社長的褒與貶。如果之後我再也沒有發表新文章的話,you know why…


井島 俊吾

Conde House 國際事業部部長。前日本財務省官員,輾轉不同地方之後決定回故鄉北海道。興趣是向外國人介紹日本文化。討厭剷雪。

黃 挺彧

台灣台北人,曾旅居紐約11年。2018年讀完3個月的日語學校之後決定來北海道找工作。2019年秋進入 Conde House 。國語不太好所以正在考慮是不是要改用台語寫比較好。



圖片來源: https://edition.cnn.com/2013/05/18/health/lifeswork-loftus-memory-malleability/index.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