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生還者


Conde House的總部位於北海道的旭川市。北海道除了雪很多,棕熊也非常多。還記得小時候我爸常常帶我去深山裡面的河川釣魚。釣魚的時候一定會帶著煙火,如果有棕熊出現就會用煙火來嚇跑棕熊。他時常告訴我,如果看到棕熊但身上沒有煙火的話絕對不可以跑,要裝死。直到現在我一直在想,用這招真的能讓我生存嗎?

在這個世界上的東西,實體也好、抽象也好,都是因為某種理由而生存著。沒有生存理由的東西則會被人漸漸淡忘,最後消失。我喜歡在開車去公司的路上注意著經過的大樓,有幾個大樓的設計非常吸引人。有天在回家的途中,我發現有一棟特別喜歡的大樓被移除了,當下其實有點感傷,然而過了不久之後,我竟然已經想不起來那棟大樓長什麼樣子,甚至忘了之前有這棟大樓的存在。

適者生存是這個世界的生存之道。那些年的掌上遊戲機、錄音帶以及扣你/妳還記得幾個? 在這個日新月異的世代,有一天木製家具也會被其他東西取代也說不定。如果真有那麼一天到來,我只期望Conde House的家具能常存在大家的記憶裡永遠不滅。


井島 俊吾

Conde House 國際事業部部長。前日本財務省官員,輾轉不同地方之後決定回故鄉北海道。興趣是向外國人介紹日本文化。討厭剷雪。

黃 挺彧

台灣台北人,曾旅居紐約11年。2018年讀完3個月的日語學校之後決定來北海道找工作。2019年秋進入 Conde House 。國語不太好所以正在考慮是不是要改用台語寫比較好。



圖片來源: https://www.theguardian.com/world/2016/jun/13/warning-four-killed-bear-attacks-akita-jap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