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大利和日本的匠人文化


如果明天是世界末日你會怎麽做?意大利人會說:「我會和愛人共度這一天。」日本人會說:「我必須快點完成工作。」這是一個非常流行的種族笑話,並且絕大多數的日本人都會點頭贊成這樣的回答。意大利人的一般形象是悠閑,而日本人則過於嚴肅。雖然他們的普遍形象形成如此鮮明的對比,但是奇怪的是他們也有共同點。意大利和日本同是匠人之國(意大利語是artigiani/artigiane)。盡管意大利匠人受到政府的特惠待遇,而日本匠人則不幸地被政府趕至消亡。

在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的國家中,只有日本的實際收入指數連續20年以上下跌。日本政府將之歸咎於由匠人工作的小企業,並對這些企業施壓要求消除和整合。另一方面,在意大利得益於政府的優待政策,匠人在社會中占有一席之地。法拉利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在過去幾年裏,銷量上表現出快速的增長,而曾經只不過是汽車行業裏頭的本土小工廠。確實,小企業或許無法進行創新,但能像法拉利那樣,擁有發展長期前景,利基戰略等優勢。

TACK LUX 休閒椅,由中村昇所設計。

在奢侈家具行業,意大利是個發達國家。無論我去到哪裏做市場開發,一些意大利品牌已經在當地市場獲得主流認可。是的,它們是需要克服的障礙,但我覺得與它們有一種親密感,因為它們有一個共同的特點:工藝。當想到意大利和日本的工藝時,我總是記得奧山清行,第一個也是唯一一個設計法拉利的日本人(Pininfarina的前創意總監)。今天,我想用他的話來結束這篇文章,他的話很好地表達了我們的設計和工藝。「看起來簡單的東西並不簡單。它是為了看起來簡單而設計的。當近距離上觀察這種設計時,你會發現它有多麽復雜。


井島 俊吾

CondeHouse 國際事業部部長。前日本財務省官員,輾轉不同地方之後決定回故鄉北海道。興趣是向外國人介紹日本文化。討厭剷雪。

黃 挺彧

台灣台北人,曾旅居紐約11年。2018年讀完3個月的日語學校之後決定來北海道找工作。2019年秋進入 CondeHouse 。國語不太好所以正在考慮是不是要改用台語寫比較好。


Photo Credit: https://sharing-kyoto.com/Shopping/magazine/sp006635


合乎道德的家具是唯一之選


我總是可以快速做出決定。這是我自己引以為豪的能力之一。訣竅便是不斷努力減少選擇。有些(例如熱衷於時尚的)人或許會說「我們樂於搭配服裝」,雖然這樣的例子不常見。哲學家巴里施瓦茨在他的《選擇的悖論》一書中強調了越多的選擇會導致我們越不快樂的三個原因: 1.無法做決定的無助感;2.對選擇的正確性抱有更大的懷疑;3.對完全符合品味的東西期望過高。很明顯,「多即是少」是生活中的真諦。

我之所以在上面的例子中使用時尚,是因為今天的主題是來自服裝行業的新聞,服裝行業是僅次於石油行業的環境污染行業。根據聯合國貿易和發展會議的數據,該行業排放了世界20%的工業廢水和10%的二氧化碳。全球市值最大的服裝公司是UNIQLO。UNIQLO已正式宣佈到2050年實現溫室氣體零排放。我覺得這很好但還不夠。我們消費者也必須改變我們的思維方式。有研究表明,我們日本人平均一年買18件衣服,扔掉12件,並在衣櫃放了25件而並不穿。我們的東西太多了。

現在,是關於我們的家具製造。有人可能對砍伐樹木抱有消極態度,但這是沒必要擔心的。適合我們製作家具的樹木是成熟的,至少有50年以上的樹齡。在這些成熟的樹木中,二氧化碳的吸收量和排放量變得持平。而且,如果我們不砍伐周圍山區的成熟樹木,森林將因樹木過度擁擠而死亡。我們的產品完全按訂單生產,不需要清除處置。幸運又或不幸的是,我們的產品並不便宜,這強烈促使人們長期使用它們。與其花一堆錢在一堆一次性產品上,不如購買一套我們合乎道德的家具,您覺得呢?


井島 俊吾

CondeHouse 國際事業部部長。前日本財務省官員,輾轉不同地方之後決定回故鄉北海道。興趣是向外國人介紹日本文化。討厭剷雪。

黃 挺彧

台灣台北人,曾旅居紐約11年。2018年讀完3個月的日語學校之後決定來北海道找工作。2019年秋進入 CondeHouse 。國語不太好所以正在考慮是不是要改用台語寫比較好。


Photo Credit: https://www.bbc.com/news/world-44968561


北海道與熊


北海道最近許多河床及公園接連被封鎖,並不是因為疫情的關係,而是因為熊的關係。日本的熊有兩種,棕熊及黑熊。棕熊體型較大,只會在北海道出現。北海道有眾多城市是被山圍繞著的,加上許多河川都有延伸至都市裡,導致常常會有熊出沒於城市的新聞。然而今年熊出沒的次數比前幾年多出好幾倍,並不是食物短缺所造成的,而是越來越多廢棄村莊的出現所造成的。

日本的土地有70%是被森林覆蓋著。而在這些森林裡面常常會有一些小村莊,是許多旅行者的中繼站。然而隨著少子化越來越嚴重,很多小村莊接連被廢棄。而這些小村莊所留下來的農作物,自然就吸引了許多動物前來享用。有了豐富的食物,熊的繁殖就開始直線上升,間接造成現在城市裡到處都是熊的場景。

而這些廢棄村莊留下的農作物,因為會跟樹木搶奪營養,造成樹木無法生長。到最後都會失去生物多樣性,造成動物無法在該地生存。過度砍伐會破壞森林,廢棄村莊也會破壞森林。CondeHouse每年都會舉辦植樹祭,種下超過4千棵樹木來確保森林的平衡。保護大自然是義務也是人類該負起的責任。


井島 俊吾

CondeHouse 國際事業部部長。前日本財務省官員,輾轉不同地方之後決定回故鄉北海道。興趣是向外國人介紹日本文化。討厭剷雪。

黃 挺彧

台灣台北人,曾旅居紐約11年。2018年讀完3個月的日語學校之後決定來北海道找工作。2019年秋進入 CondeHouse 。國語不太好所以正在考慮是不是要改用台語寫比較好。


Photo Credit: https://allabout-japan.com/en/article/6805/


你到底要什麼?


「人類不知道自己要什麼」。講這句名言的正是蘋果創辦人賈伯斯。更糟糕的是,人們常常無意間講反話,讓對方完全摸不著頭緒。最有名的例子就是2006年日本麥當勞問卷調查事件。當時的日本麥當勞做了全國性的問卷調查之後,根據結果推出了健康沙拉系列,結果大失敗,沒顧客賞臉。諷刺的是,2008年麥當勞推出了四分之一磅牛肉的巨大漢堡系列,結果大受好評,常常賣光。

人類常講反話,不知道自己要什麼的習性,也造就了深不可測的市場。市場走向常常因為人類不合理的舉動而變得難以捉摸。 當時的CondeHouse社長渡邊(現在的顧問)因為知道市場是無法預測的,而決定改變公司的策略。與其觀察市場去開發需要的家具,不如反其道而行,無視市場並專注於與各國設計師合作,開發有自己獨特魅力的商品。

某天上班時顧問跑過來問我,你為什麼不寫寫一些關於設計師的文章? 其實我也不是沒想過,但這並不是件容易的事情。如果我現在隨便拋出一個設計師的名字,很多人都會在腦中產生「他是誰? 」的疑問吧。當然我也不是完全沒寫過。我曾經訪問過設計TEN系列的德國設計師Michael Schneider,並把當時的對話寫成部落格。這之後也預計會訪問其他設計師,盡可能的將他們的設計理念以更有趣的方式與大家分享,敬請期待吧!


井島 俊吾

CondeHouse 國際事業部部長。前日本財務省官員,輾轉不同地方之後決定回故鄉北海道。興趣是向外國人介紹日本文化。討厭剷雪。

黃 挺彧

台灣台北人,曾旅居紐約11年。2018年讀完3個月的日語學校之後決定來北海道找工作。2019年秋進入 CondeHouse 。國語不太好所以正在考慮是不是要改用台語寫比較好。


Photo Credit: https://www.businessinsider.com/steve-jobs-quote-misunderstood-katie-dill-2019-4


棉花糖實驗


才華派好? 還是努力派好? 相信很多人都曾為這個議題爭論不休。當然,這裡面也有人宣稱努力也可以是才華的一部分。我曾經在網路上讀過關於SME的文章。在這裡SME指的是史丹佛大學所進行過的自制力實驗。實驗中會給小朋友兩個選擇,馬上獲得一份棉花糖,或是等一段時間之後拿兩份棉花糖。研究後來指出願意等待的小朋友們除了有比較高的自制力之外,也會在成長中有比較好的表現,例如考試成績及BMI指數管理等等。

撇開派系不談,SME實驗可說是證明了努力就會成功的論點。但問題又來了。有位學者Jessica McCrory Calarco指出SME所測試的小朋友不但數量少,還全部就讀同一個幼稚園,因此不具有參考性。這之後紐約大學又召集了更多擁有不同背景的小朋友做測試,發現小孩往往會成功不單單只是擁有自制力,成長家庭社會經濟背景及環境也是重要的環節之一。

我相信人會因所在環境而改變,所以並沒有所謂的好人或是壞人,而是只有對的時候對的人,或錯的時候,錯的人。除了人之外,我們的家具也一樣。常常有客戶問我說你們用的木材到底有多好,我都很有自信的跟他們說CondeHouse使用的木材都是最好的。從挑選木材、加工到完成,都是由各專業人士負責。如果一開始沒有專業人士挑選好木材的話,最後做出來的家具就不會有美感。對的地方,對的木材,對的人所做出來對的家具,您還不親自體驗看看?


井島 俊吾

CondeHouse 國際事業部部長。前日本財務省官員,輾轉不同地方之後決定回故鄉北海道。興趣是向外國人介紹日本文化。討厭剷雪。

黃 挺彧

台灣台北人,曾旅居紐約11年。2018年讀完3個月的日語學校之後決定來北海道找工作。2019年秋進入 CondeHouse 。國語不太好所以正在考慮是不是要改用台語寫比較好。


Photo Credit: https://www.condehouse.co.jp/


不給糖就搗蛋


你知道萬聖節雖然有超過2000年的歷史,但「不給糖就搗蛋」的文化只有90年嗎? 日本慶祝萬聖節的習慣比別的國家晚許多,東京迪士尼於1997年開始了日本第一個萬聖節遊行,也正式的把萬聖節引進日本。其實有很多人不知道,不給糖就搗蛋的文化很早以前就出現在北海道。跟萬聖節不相關,自19世紀後半開始,每逢夏天北海道都會舉行不給糖就搗蛋的活動。

每到夏天,北海道的小朋友們就會挨家挨戶去要糖果。據說不給糖就搗蛋的活動開始流行時,有些從日本本島移民來的人因為不知道這裡的文化,常常會不知道要給什麼,就索性給小朋友們蠟燭,讓小朋友們欲哭無淚。也因為有趣,過了100多年之後還是會有大人給小朋友們蠟燭來逗他們。

上圖的糖果來自一個叫RAMS的品牌,是一個90年前誕生於旭川市的老牌糖果工廠。其特色就是就地取材。藍色的是北海道起司,咖啡色多角形的是北海道清酒,黃色是北海道焦糖,黑色四角形則是北海道蜂蜜。雖然不便宜,但每逢有外地客人來訪時,我都會送這個當土產。不但美味還可以製造話題。每個東西背後都有他的故事,而我們的家具當然也不例外。TACK是由北海道設計師設計,使用北海道梣木所製造的休閒椅。您還在等什麼,馬上就來去家裡附近的CondeHouse展廳體驗看看吧!


井島 俊吾

CondeHouse 國際事業部部長。前日本財務省官員,輾轉不同地方之後決定回故鄉北海道。興趣是向外國人介紹日本文化。討厭剷雪。

黃 挺彧

台灣台北人,曾旅居紐約11年。2018年讀完3個月的日語學校之後決定來北海道找工作。2019年秋進入 CondeHouse 。國語不太好所以正在考慮是不是要改用台語寫比較好。


Photo Credit: https://www.ancienthistorylists.com/egypt-history/facts-cleopatra-vii/


文化產業的悲劇


在輾轉世界各地10幾年,最後讓我決定回到家鄉北海道的理由,除了想家以外當然還有每個夏天都會舉行的音樂祭。這個每年在旭川舉辦的夏季音樂祭,卻已經因為新冠病毒的肆虐已經停辦2年了。除了音樂家以外,像是布置場景的、調整音量的、設定燈光的工作人員們一夕之間工作停擺。我擔心他們除了沒工作之外,還煩惱這些技術因為無法施展會不會漸漸失傳。自疫情爆發以來,日本政府除了發放一次救助金之外什麼作為都沒有,放任企業及民眾自生自滅。看來對政府官員來說人民能不能活下去一點都不重要。

在地球的另一端,疫情更嚴重的德國卻是不斷的推出新對策。德國政府到目前為止已經資助給小型企業及自由業者超過500億歐元,尤其是對文化、創意及媒體相關業者更加重視。德國文化部長表示,這些人對社會帶來的影響非常巨大,卻常常是最容易被大家忽視的一塊。相對之下,去年日本政府只資助從事這一塊的企業或人們30億歐元,甚為慚愧。

家具業雖然也在日本政府資助範圍內,但CondeHouse的家具卻因為木工技術及設計豐富莫名其妙地被歸類為藝術品,補助當然也相對變少。這就是日本的現況,有文化的東西反而不被重視。有些東西機器就是做不出來,一定要透過手工完成。自從疫情開始已經有不少手工家具業者相繼破產及倒閉。而這些獨特的木工技術將會因為日本政府的輕視而永遠失傳。


井島 俊吾

CondeHouse 國際事業部部長。前日本財務省官員,輾轉不同地方之後決定回故鄉北海道。興趣是向外國人介紹日本文化。討厭剷雪。

黃 挺彧

台灣台北人,曾旅居紐約11年。2018年讀完3個月的日語學校之後決定來北海道找工作。2019年秋進入 CondeHouse 。國語不太好所以正在考慮是不是要改用台語寫比較好。


Photo Credit: https://www.ancienthistorylists.com/egypt-history/facts-cleopatra-vii/


「一般」的定義


在現代,我們已經可以透過人工智慧做出跟人類很像的虛擬人類。因為太像了,所以還真看不出他們跟真的人類差在哪裡。據說在製作之前,人工智慧會掃描上千萬張的大頭照,再根據這些照片的共有特徵來繪製出人工智慧所認為的「一般人」的臉。然而這張「一般人」的臉我怎麼看都覺得不一般,雖然看上去是人類沒有錯,但周圍的人沒有一個人長這個樣子。到底是為什麼呢?

哈佛大學心理學家Todd Rose的著作「終結平庸」解答了我的疑惑。他曾經測量超過4000位美國空軍的駕駛員,計算出他們的平均體型之後再來設定戰鬥機內部的大小。結果發現每個人的體型差異都不小,要做出一個能符合所有人身材的戰鬥機非常困難。

從以上結論我們可以得知,這世界上沒有「一般」的駕駛員,也沒有所謂的「一般人」的臉。而物品呢? Kamuy椅子系列是CondeHouse的王牌之一,由日本設計師深澤直人親自操刀設計。深澤直人對這張椅子的評價則是「最像椅子的椅子」,言下之意就是「比一般椅子還一般的椅子」。真的這麼一般嗎? 趕快到家裡附近的CondeHouse展廳瞧瞧吧!


井島 俊吾

CondeHouse 國際事業部部長。前日本財務省官員,輾轉不同地方之後決定回故鄉北海道。興趣是向外國人介紹日本文化。討厭剷雪。

黃 挺彧

台灣台北人,曾旅居紐約11年。2018年讀完3個月的日語學校之後決定來北海道找工作。2019年秋進入 CondeHouse 。國語不太好所以正在考慮是不是要改用台語寫比較好。


Photo Credit: https://www.ancienthistorylists.com/egypt-history/facts-cleopatra-vi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