烤布蕾裡面沒有檸檬阿!


還記得某天我跟太太正在餐廳吃飯,當時的我正在享用焦糖烤布蕾。「哇! 這烤布蕾聞起來酸酸的,好香,檸檬真是個好東西。」這時我太太一臉疑惑的看著我說道,「烤布蕾裡面沒有檸檬阿!」後來才發現我吃到的是一個壞掉的烤布蕾。據說以前的人有超過800個嗅覺感受器,但現在人已經退化到只剩下400個左右。

很久很久以前,動物為了避免被恐龍獵食,大多都會在晚上才行動。晚上行動的時候,嗅覺能力就顯得非常重要,不僅可以定位食物位置,還可以判斷敵人的方向。恐龍滅絕之後,動物漸漸的演變成在白天行動,包括古代人類。這個時候古代人類視覺進化神速,相對的嗅覺卻在慢慢退化。根據研究顯示,有80%的訊息是透過視覺取得的。人的五官裡面,嗅覺與我們的情感及記憶息息相關,而其他四官則是幫助我們在做出理性判斷時不可或缺的角色。

Conde House東京的詩織與MOM伸縮圓桌

嗅覺很奇妙,一個味道可以帶出美好的回憶,相對的也可以讓人產生厭惡的感覺。聞過木頭的味道嗎? 它的味道常常讓我想起溫泉的三溫暖。根據研究,木頭的味道不只可以讓人放鬆,維持穩定血壓,還可以增強免疫力。用嚴選北海道木材製作出來的原木家具,現在就去家裡附近的店裡看看吧!


井島 俊吾

Conde House 國際事業部部長。前日本財務省官員,輾轉不同地方之後決定回故鄉北海道。興趣是向外國人介紹日本文化。討厭剷雪。

黃 挺彧

台灣台北人,曾旅居紐約11年。2018年讀完3個月的日語學校之後決定來北海道找工作。2019年秋進入 Conde House 。國語不太好所以正在考慮是不是要改用台語寫比較好。


Photo Credit: https://www.vox.com/science-and-health/2017/5/11/15614748/human-smell-good-science


疫情大改造: Conde House 開放式辦公室


以高超的木工技術而聞名的 Conde House 將東京的辦公室改造成開放式辦公室,讓自家員工及來訪客人可以馬上體驗第一手的職人精神及商品的舒適感。

時間是星期天下午,報紙上又在講述未來的工作模式。許多公司已經在進行各種改革,好應變疫情結束時所帶來的新時代。其實你我都知道,我們習以為常的工作方式已經被大大的改變,再也回不去了。

老實說在疫情還沒爆發前,自己已經厭倦了整天坐在辦公室的工作模式。因為本身從事寫作,所以在這朝九晚六的時間內我需要大量活動我的身體來激發我的創意細胞。但是時間拉回到現在,我很想念跟同事在同一個辦公室裡工作的時光。

Conde House 的開放式辦公室位於東京,距離南青山的展示廳只隔著幾條街。

目前正在家裡上班的各位,你們腦中是否已經開始幻想未來那完美的工作方式及環境? 在需要的時候可以跟同事聚在一起腦力激盪,而必須一個人專注的時候也有空間讓你不受打擾,順利完成自己的工作。

日本品牌 Conde House,以傳統的木工技術及高雅的設計感在日本遠近馳名。這次他們特別把在紐約很熱門的開放式辦公室直接搬來東京,與他們位於南青山的展示廳只隔著幾條街。辦公室改造目的不為別的,就是要創造出一個有彈性、能屈能伸的工作空間。

與其跟客戶解釋家具的優點,不如邀請他們來我們的開放式辦公室,直接體驗在這上班所帶來的第一手感覺。

在這個空間裡,使用的家具當然包括 Conde House 的名作。像是由德國設計師 Michael Schneider所設計的Ten系列扶手椅及沙發、日本設計師佐藤大的Splinter系列椅子,以及深澤直人所設計的Kotan系列高腳蹬及高腳圓桌。一個能同時帶來視覺及觸覺衝擊的空間才是 Conde House 想要的。

使用開放式辦公室的客人除了年輕的建築師及室內設計師,還有比較年長,時常穿著傳統西裝的家具販售員及代理商。

「疫情期間,在家上班是必要的。」Conde House 的企劃總監町山隆志解釋道。「同時很多人也開始意識到除了像家一樣的舒適工作環境很重要之外,他們還需要一個能與人面對面討論,激發創意的場所。」

換個角度想,開放式辦公室就是一個「活的展示廳」。你可以去展示廳體驗家具,如果你只是去坐一下及摸一下而已,能體驗到的還是有限。如果是來開放式辦公室的話,在這工作幾天之後,你就能很確定的判斷這些家具到底適不適合你。

開放式辦公室的外觀並不起眼,不注意的話還會走過頭。

自新辦公室開放以來,岡本製作所及伊藤喜等公司相繼而來想跟 Conde House 合作,希望能為自己的客戶提供更好的提案。對町山來說,這是一個雙贏的局面。「在其他廠商有困難的時候,提供自己家的商品來幫助這些廠商解決難題,只要最後大家都高興就是好的結果。」

你也聽到啦。合作雙贏。新工作環境的時代已經慢慢開啟。


SIMON KEANE-COWELL

ZÜRICH, SWITZERLAND
14.04.21

黃 挺彧

台灣台北人,曾旅居紐約11年。2018年讀完3個月的日語學校之後決定來北海道找工作。2019年秋進入 Conde House 。國語不太好所以正在考慮是不是要改用台語寫比較好。


原文: https://www.architonic.com/en/story/simon-keane-cowell-ch-ch-changes-conde-house-s-new-open-office-space/20185575

兩千美金的西裝 VS 十美金的麥片


在股票市場上輸到脫褲對我來說根本是家常便飯。另一方面,我雖然每天早上都會吃麥片,但是卻從來不買沒有打折的麥片。我也曾經買了一套價值兩千美金的西裝,卻只穿過一次。常常有人說花錢容易,但對我來說花錢就跟賺錢一樣困難,該花的不花,不該花的花一大堆。今天我就要來探討花錢的思維。

金錢買不到幸福。我覺得這句話是錯誤的。哈佛大學心理學教授Daniel Gilbert曾說,花錢可以讓人得到短暫的快樂。這裡指的不單單只是購買商品,還包括捐贈與捐款。另外他也指出,與其花大錢進軍股票,不如先花小錢讓自己的生活品質更好。如果拿我自己作範例的話,這就是在告誡我不要把錢花在兩千美金卻穿不到一次的西裝,而是要多投資在每天早上會吃到的麥片上。因為每天都會吃到,為何不乾脆買更好吃更營養的來享用?

與其購買用不到幾次的商品,不如花在天天都會用到的物品上。這是我看完Daniel Gilbert的文章之後所得到的結論。我可以很有自信的告訴你/妳說Conde House的家具既耐用又舒適。看來大家短期間是無法出國了,不如把家裡改造的舒服一點,讓回家就有去飯店的感覺,您說是不是?


井島 俊吾

Conde House 國際事業部部長。前日本財務省官員,輾轉不同地方之後決定回故鄉北海道。興趣是向外國人介紹日本文化。討厭剷雪。

黃 挺彧

台灣台北人,曾旅居紐約11年。2018年讀完3個月的日語學校之後決定來北海道找工作。2019年秋進入 Conde House 。國語不太好所以正在考慮是不是要改用台語寫比較好。



圖片來源: https://www.aarp.org/money/budgeting-saving/info-2018/spend-money-wisely.htm

新時代,新體驗


聽過b8ta嗎? 它是一個2015年誕生於美國舊金山的商店。有別於一般商店,它屬於「新型態體驗商店」。簡單來說,各大品牌可以每個月付一筆錢在裡面展示自己的產品,這筆錢包含人事費用、展示費及運送費等等。在b8ta裡面重點不在業績,而是市場分析。收集的數據包含產品面前停下來的人數、把產品拿起來體驗的人數、體驗時間長短等等,讓各公司能更進一步了解市場對產品的評比。我從心理由衷佩服創造出此系統的人,而b8ta也終於在去年空降日本東京。

在這個實體店面逐漸被網路店面取代的年代,實體店面想要每年都業績達標已經不像以前這麼容易了,再加上從去年到現在受到疫情的影響,對還沒有開始打網路戰的各公司根本是雪上加霜。我們已經進入了連新鮮蔬果都可以在網路上購買的時代,實體店面已經從販賣產品用的主角,變成宣傳產品用的配角。而體驗商店的出現就是為了達到宣傳的目的。

Conde House 名古屋

我個人喜歡高級的東西,卻不太敢進去逛高級的店。老實說,店裡的裝飾品跟氣氛常常太高貴,讓我逛起來很有壓力。而b8ta的出現其實對我來說是好事,畢竟裡面的品牌等級不同,店內的室內設計也很親民,逛上去讓我不會備感壓力。以前也有客人說過Conde House的室內設計太亮眼,讓他不敢穿短袖短褲逛,還特地回家換了一套較正式的衣服再進門。的確,為了呈現出產品的好,我們認為氣氛非常重要。從擺放位置、燈光到配色缺一不可。我們不是b8ta,但還是歡迎您到店裡來體驗!

圖片來源:  https://www.rli.uk.com/b8ta/


井島 俊吾

Conde House 國際事業部部長。前日本財務省官員,輾轉不同地方之後決定回故鄉北海道。興趣是向外國人介紹日本文化。討厭剷雪。

黃 挺彧

台灣台北人,曾旅居紐約11年。2018年讀完3個月的日語學校之後決定來北海道找工作。2019年秋進入 Conde House 。國語不太好所以正在考慮是不是要改用台語寫比較好。


名字的力量


電影神隱少女裡面,千尋為了拯救父母,和湯婆婆簽了契約,交出了自己的名字

我在15歲的時候開始玩吉他,當時正是Nirvana(超脫樂團)最紅的時期。Nirvana的歌在當時因為跟傳統思維有很大的衝突,雖然有很多粉絲,但是也有很多人批評他們,甚至嘲笑他們的Nirvana這名字很難聽。日本有個很有名的小說家叫夏目漱石,在他的名作「我是貓」文章裡開頭有這麼一句話,「我是貓,但是我沒有名字」。沒錯,今天我想討論的就是名字的重要性。

聽過「語言相對論」嗎? 他是人類學家沙皮爾所提出的假說。簡單來講他的主張就是語言等於思考。但是這個假說在被提出之後遭受了許多批評。一開始我也看不懂沙皮爾的主張,但是仔細想想之後我發現,如果一個東西沒有名字,我們根本無法去解釋他到底是什麼。想像一下一個沒有名字的世界,講「蘋果」沒人知道它是什麼,說「橘子」大家也是有聽沒有懂,多痛苦阿!

Conde House 西新宿

我們公司的名字其實本身並不帶有任何特別意思。初代社長長原實選了這個名字的原因不外乎就是期許Conde House不管在哪裡都能被大家所接受。在日本,Conde House所代表的就是好的家具,而我的工作就是把家具推廣到海外,讓住在世界上各個角落的大家體驗、接受並認可我們。

圖片來源: https://beneaththetangles.com/2015/11/05/sen-to-chihiro-control-to-freedom-the-significance-of-names-here-and-forevermore/


井島 俊吾

Conde House 國際事業部部長。前日本財務省官員,輾轉不同地方之後決定回故鄉北海道。興趣是向外國人介紹日本文化。討厭剷雪。

黃 挺彧

台灣台北人,曾旅居紐約11年。2018年讀完3個月的日語學校之後決定來北海道找工作。2019年秋進入 Conde House 。國語不太好所以正在考慮是不是要改用台語寫比較好。


《怦然心動的人生整理魔法》


外頭曬衣服在某些國家是違法的,這麼誇張? 日本因為有些地方很潮濕,所以日本人都會習慣性在外頭曬衣服。雖然近幾年烘乾機越來越先進,但是很多人還是喜歡在外頭晾衣服,因為這樣可以讓衣服有陽光的味道。住在北海道的我當然也不例外,陽光的味道能讓寒冷的北海道增添一點暖意。我雖然喜歡曬衣服,卻很討厭摺衣服。反正都要穿,摺衣服根本就是在浪費時間,至少我是這麼認為。

也許我的想法有點極端,就好像反正接下來會肚子餓,幹嘛要停止吃飯一樣。每次在摺衣服的時候都會變得很浮躁,心想這些時間拿來看書或是看電視該有多好。我也嘗試了不同有效率的摺衣服方法,但還是不太滿意。聽過近藤麻理惠的《怦然心動的人生整理魔法》嗎? 其實這本書的觀念在日本是很受歡迎的,她跟其他人不同的地方在於她不教整理方法,而是傳達整理之後所帶來的心靈上的成長。根據她的說法,摺衣服是為了下次穿的時候有個全新的開始。

去年上班的最後一天,我花了大半時間整理了自己的工作環境。在日本這既是傳統,也是期許明年有個全新美好的開始。Conde House的工廠也在最後一天做了大規模的整理,告訴大家2021年我們已經蓄勢待發了!

圖片來源: https://organizing-geneva.com/what-does-marie-kondos-netflix-show-really-tell-us-3-2/


井島 俊吾

Conde House 國際事業部部長。前日本財務省官員,輾轉不同地方之後決定回故鄉北海道。興趣是向外國人介紹日本文化。討厭剷雪。

黃 挺彧

台灣台北人,曾旅居紐約11年。2018年讀完3個月的日語學校之後決定來北海道找工作。2019年秋進入 Conde House 。國語不太好所以正在考慮是不是要改用台語寫比較好。


黑色星期五?網路星期一?


美國每年都會舉辦的特賣活動,黑色星期五跟網路星期一,這兩個到底有什麼差別? 我查了一下,黑色星期五開始於1970年代,而網路星期一則是2005才出現。近幾年在日本也開始流行起這些特賣會,兩者的銷售方式皆以網路為主。根據統計,今年因為疫情的關係,黑色星期五在實體店面的業績雖然少了50%,網路店面卻比去年增長了20%。從此可以看出各商家已經慢慢把戰場轉移至網路上。而Conde House也是其中一員。今天我就要來解釋一個賣家具的開始寫部落格的真正理由。

我寫的文章很多都跟日本文化、流行話題,以及自己對一些事務的看法有關。乍看之下都跟家具扯不上邊,但其實內容多少都跟我們的家具公司有牽連。譬如說我曾寫過介紹北海道森林的文章,正是因為Conde House有使用當地的木材,才會想把北海道的大自然也介紹給大家。

在這個網路行銷越來越激烈的時代,如何去吸引對方來閱讀自己的文章是我每天的考題。因為各年齡層都可以上網,所以內容有沒有教育性或啟發性我認為很重要,從頭到尾都在討論家具的話,那就只是一篇沒有內容的葉佩雯(業配文),如果我是讀者也不會想看。

從開始寫部落格已經過了六個月了。最近讀者有增長的趨勢讓我很欣慰。我打算在放假期間多充實自己,明年再繼續跟大家分享對一些事情的看法。2020年最後一篇就到這邊,謝謝各位對我的支持。祈禱2021年世界會恢復正常,也在這祝福大家新年快樂!

圖片來源: https://www.trtworld.com/business/amazon-black-friday-and-cyber-monday-2020-biggest-online-sales-ever-41958


井島 俊吾

Conde House 國際事業部部長。前日本財務省官員,輾轉不同地方之後決定回故鄉北海道。興趣是向外國人介紹日本文化。討厭剷雪。

黃 挺彧

台灣台北人,曾旅居紐約11年。2018年讀完3個月的日語學校之後決定來北海道找工作。2019年秋進入 Conde House 。國語不太好所以正在考慮是不是要改用台語寫比較好。


華爾街之羊


在電影華爾街之狼裡面有句台詞我很喜歡,主角貝爾福曾大聲喊道:「被客人拒絕也不可以放棄,要窮追不捨,直到客人答應為止」。在另外一部電影速食遊戲裡面,麥當勞創始人迪克麥當勞曾後悔與克洛克合作,因為他認為克洛克是一隻住在雞圈裏面的狼。沒錯,現實的商業界就像是戰場,狼群們互相廝殺直到得到想要的東西為止,至少我是這麼認為。以前在日本財務省工作的時候,每天都像是上戰場一樣,一旦出錯這輩子就別想升官,而看到別人出錯就會沾沾自喜,因為這意味著自己的競爭者又少了一位。但事實上所有贏家都是殘忍的嗎? 其實並不然。蘋果執行長庫克,微軟執行長納德拉,以及Instagram創辦人克里格都曾說過,想要在商業界長久生存,要對大家抱有同情心,而不是敵意。

Conde House Australia,外觀受疫情影響尚未完成。

在各國尋找Conde House代理商的過程中,我遇到了許多在商業界打滾多年的人們。就像那些執行長所說的,沒有一個人是飢餓的狼。在這之中,澳洲的代理商最讓我印象深刻。我們第一次見面的時候大約是在五年前,他才正要開始家具代理的事業。通常正要展開事業的人都會表現的非常積極,一副準備要大賺一筆的的樣子。但是他卻非常謙虛,在交流時也非常客氣。第一次開完會後,我們的社長雖然擔心他沒有經驗,卻又覺得如果能與他一起開拓事業,一起成長,搞不好會很有趣。從這裡我可以看得出來社長對他的同情心。五年之後,他果然不負眾望,成功的把Conde House商品推銷到澳洲各地,而且越賣越好。就在不久,他把自己的店面搬遷到墨爾本的Swan Street。如果您剛好住在墨爾本,有機會就去看看他的新店面吧!

圖片來源: https://www.macleans.ca/economy/welcome-to-the-era-of-woke-capitalism/


井島 俊吾

Conde House 國際事業部部長。前日本財務省官員,輾轉不同地方之後決定回故鄉北海道。興趣是向外國人介紹日本文化。討厭剷雪。

黃 挺彧

台灣台北人,曾旅居紐約11年。2018年讀完3個月的日語學校之後決定來北海道找工作。2019年秋進入 Conde House 。國語不太好所以正在考慮是不是要改用台語寫比較好。



迴轉壽司的惡夢


這幾年出差的時候,我發現迴轉壽司的店有越來越多的趨勢。在日本,迴轉壽司被視為廉價壽司,就跟速食店沒什麼兩樣。30年前還沒有迴轉壽司的年代,日本人只有在特別的日子裡才會吃壽司。記得小的時候,一年就只吃兩次,生日及過年的時候。隨著壽司普及化,食用的次數變多,小時候享用所帶來的喜悅感也漸漸消失殆盡。除了喜悅感消失外,其實後面還有更恐怖的危機在等著我們。

International division of labor,簡稱IDOL,是英國政治經濟學家李嘉圖所提出來的觀點。如果每個國家專注於其最擅長的領域,投資人力並銷售該產品的話,這個世界就會富裕。表面上聽起來很好聽,但我覺得這只是在比較哪邊的工資比較便宜。我曾經在一家海鮮公司上班過,這家公司有5艘自動捕鮪魚的船,但是開船的只有4人,在我離開的時候只剩下2人。因為人事費用降低,相對的魚的價格也變便宜了。隨著迴轉壽司店的普及化,壽司師傅的需求也越來越小。原本需要苦練好幾年才能出師的職業,變成沒經驗也能勝任的工作,不勝唏噓。

越來越多東西普及化,雖然看上去是好事情,但是事實並不是如此。以前吃壽司都會感覺很特別,現在吃壽司連一點愉悅感都沒有,苦練多年的師傅們也慢慢的在這世界上消失。Conde House的手工家具也正因為其他便宜家具店的興起而面臨苦戰。我們不能像其他家具店一樣提供便宜的價格,但是可以保證我們的商品絕對可以帶給您其他家具店無法給予的感受。

圖片來源: https://www.cbsnews.com/news/the-vanishing-art-of-sushi/


井島 俊吾

Conde House 國際事業部部長。前日本財務省官員,輾轉不同地方之後決定回故鄉北海道。興趣是向外國人介紹日本文化。討厭剷雪。

黃 挺彧

台灣台北人,曾旅居紐約11年。2018年讀完3個月的日語學校之後決定來北海道找工作。2019年秋進入 Conde House 。國語不太好所以正在考慮是不是要改用台語寫比較好。


螞蟻給我的啟發


許多人在同一個公司打拼多年,為的就是升上更高的職位,拿到更好的薪水。但是你/妳能想像一個沒有管理層的公司嗎? 沒錯,這就是比利時學者Frederic Laloux在他的書「重塑組織」中所提出來的觀點。Laloux認為金字塔型的管理架構應該被捨去,採用自我管理方式架構「Teal Organization」才能真正讓員工及公司一起成長。但這跟螞蟻又有什麼關係?

螞蟻群並沒有金字塔式的管理。其組成大概分為3種,蟻后,小部分專門探測的螞蟻,剩下的螞蟻則負責搬運。在搬運的蟻群裡面,其中20%努力工作,60%表現一般,剩下20%則是好吃懶做。假設從各個蟻群裡把努力工作的20%單獨抽出組成一個100%積極的蟻群,那100%裡面的20%又會變得好吃懶做。根據研究,蟻群的組織是互補的。20%懶惰的蟻群可以讓整個組織更有彈性,雖然平常不做事,但是需要的時候這些多餘的蟻力就可以派上用場。

其實很多公司也是如此,真正在上班的大概就是那20%,其他基本上都是薪水小偷。那我們公司呢? 我覺得Conde House的員工大部分都很認真。如上圖所示,這種改善作業的板子在各個部門都有。各部門每兩個禮拜都會開會檢討如何提升工作效率及品質。看到其他人這麼積極,我看我還是繼續當那20%的薪水小偷好了。

圖片來源: https://www.futurity.org/lazy-ants-jobs-1010502/


井島 俊吾

Conde House 國際事業部部長。前日本財務省官員,輾轉不同地方之後決定回故鄉北海道。興趣是向外國人介紹日本文化。討厭剷雪。

黃 挺彧

台灣台北人,曾旅居紐約11年。2018年讀完3個月的日語學校之後決定來北海道找工作。2019年秋進入 Conde House 。國語不太好所以正在考慮是不是要改用台語寫比較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