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最荒廢的島嶼


北海道,日本最北方的島嶼,正在走下坡。在城市以外的地方到處可以看到被大雪壓壞的房屋,就像名導演提姆波頓的電影一樣。伴隨著倒塌的房子是生鏽的腳踏車、斷成兩半的剷雪器具以及不斷生長出來的雜草。雖然說這景象看起來很感傷,但同時也在提醒人類是大自然的一分子,沒有使用及維護的東西久了之後就會變成地球的負擔。同時我在心中產生了疑問,到底什麼樣的東西值得讓我們保存好留給下一代?

某天我在網路上看到了一篇很有趣的文章,是一篇關於博物館館長的採訪。採訪中館長提到,如果要去研究某個時代的歷史,那就應該要去研究那個時代所傳承下來的使用器具,即使那個物品看上去是多麼的沒價值。這些物品一旦流失就再也找不回來了。所以當你還在煩惱要保留什麼給下一代的時候,不要再多想了,不管它有沒有價值,能留多少就留多少。

博物館裡的展示品只是那個時代的一小部分。曾幾何時北海道到處都是製作木製家具的公司,北海道豐富的森林及自然資源,吸引了日本全國各地的木匠職人。而如今有一半以上的公司已經消失殆盡。Conde House還能撐多久? 老實說我不知道。但我期望Conde House的家具未來不是出現在博物館內,而是在某個家庭內持續的被愛護與使用。


井島 俊吾

Conde House 國際事業部部長。前日本財務省官員,輾轉不同地方之後決定回故鄉北海道。興趣是向外國人介紹日本文化。討厭剷雪。

黃 挺彧

台灣台北人,曾旅居紐約11年。2018年讀完3個月的日語學校之後決定來北海道找工作。2019年秋進入 Conde House 。國語不太好所以正在考慮是不是要改用台語寫比較好。


Photo Credit: https://places.branipick.com/abandoned-house-in-hokkaido/


烤布蕾裡面沒有檸檬阿!


還記得某天我跟太太正在餐廳吃飯,當時的我正在享用焦糖烤布蕾。「哇! 這烤布蕾聞起來酸酸的,好香,檸檬真是個好東西。」這時我太太一臉疑惑的看著我說道,「烤布蕾裡面沒有檸檬阿!」後來才發現我吃到的是一個壞掉的烤布蕾。據說以前的人有超過800個嗅覺感受器,但現在人已經退化到只剩下400個左右。

很久很久以前,動物為了避免被恐龍獵食,大多都會在晚上才行動。晚上行動的時候,嗅覺能力就顯得非常重要,不僅可以定位食物位置,還可以判斷敵人的方向。恐龍滅絕之後,動物漸漸的演變成在白天行動,包括古代人類。這個時候古代人類視覺進化神速,相對的嗅覺卻在慢慢退化。根據研究顯示,有80%的訊息是透過視覺取得的。人的五官裡面,嗅覺與我們的情感及記憶息息相關,而其他四官則是幫助我們在做出理性判斷時不可或缺的角色。

Conde House東京的詩織與MOM伸縮圓桌

嗅覺很奇妙,一個味道可以帶出美好的回憶,相對的也可以讓人產生厭惡的感覺。聞過木頭的味道嗎? 它的味道常常讓我想起溫泉的三溫暖。根據研究,木頭的味道不只可以讓人放鬆,維持穩定血壓,還可以增強免疫力。用嚴選北海道木材製作出來的原木家具,現在就去家裡附近的店裡看看吧!


井島 俊吾

Conde House 國際事業部部長。前日本財務省官員,輾轉不同地方之後決定回故鄉北海道。興趣是向外國人介紹日本文化。討厭剷雪。

黃 挺彧

台灣台北人,曾旅居紐約11年。2018年讀完3個月的日語學校之後決定來北海道找工作。2019年秋進入 Conde House 。國語不太好所以正在考慮是不是要改用台語寫比較好。


Photo Credit: https://www.vox.com/science-and-health/2017/5/11/15614748/human-smell-good-science


崛起的超新星-北海道


在日本最受歡迎的運動是什麼? 沒錯,就是棒球。尤其是日本的高中甲子園棒球最受歡迎,每年從47個縣市脫穎而出的球隊互相競爭,比賽所帶來的刺激感讓全國各地的觀眾熱血沸騰。北海道每年幾乎有一半時間都在下雪,因此能練習的時間就較少,強度也比其他縣市來的弱。2004年我輾轉回到北海道上班。某天在百貨公司逛街的時候,百貨公司的音樂突然停止,櫃台透過廣播大喊「北海道的球隊拿下冠軍了!」這瞬間大家瘋狂鼓掌,還有人痛哭流涕,我到現在還是忘不了那感動的一幕。

我出生並成長於北海道,老實說很多北海道出生的人都帶有卑劣感,因為我們是來自日本縣市裡面最沒有被開發的地方。而且從第一回1915年的甲子園到2003年,我們一次優勝都沒拿過。但自從2004年我們的高中棒球隊拿下冠軍之後,一切都開始有所轉變。卑劣感慢慢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自信,而2004年之後北海道的棒球隊又陸續拿下冠軍一次以及亞軍三次。

北海道是個傳統與現代共生的地方。我們的木匠職人有高超的傳統木工技術,但同時也歡迎各種創新的點子及不同的技術改革,而不是只執著於傳統作法。我能很有自信的說,我們的技術就跟我們的棒球隊一樣,會給您帶來無限的感動。


井島 俊吾

Conde House 國際事業部部長。前日本財務省官員,輾轉不同地方之後決定回故鄉北海道。興趣是向外國人介紹日本文化。討厭剷雪。

黃 挺彧

台灣台北人,曾旅居紐約11年。2018年讀完3個月的日語學校之後決定來北海道找工作。2019年秋進入 Conde House 。國語不太好所以正在考慮是不是要改用台語寫比較好。


Photo Credit: https://en.japantravel.com/hyogo/koshien-stadium-field-of-dreams/1913


放羊的皮諾丘


你今天說了多少謊? 10年前我曾看過一部叫做「The Innovation of Lying」的電影,講述著一個只能說真話的世界。餐廳員工不說歡迎光臨,只會不停咒罵顧客,路上情侶互相批評指責對方的行為舉止,說真的看到最後我也是有點恐懼,深怕自己住的世界會不會有一天也變成這樣。

我想大多數的人在小時候都被長輩告知過說謊是不好的。放羊的孩子因為說謊害死了羊群,皮諾丘則是因為說謊造成鼻子越變越長。說謊從古至今都處於灰色地帶,有些人認為適當的謊言能有保護作用,有些人則認為只要不傷害人,說謊又有什麼不好。其實從這之中不難看出,人在多數時是感性大於理性,很多謊言也是在感性的狀態下而說出的。也因此我認為人類不適於在沒有謊言的世界裡生存。

Conde House 東京開放式辦公室

在日本,木製家具業被稱為夕陽產業。如果用理性的角度來思考的話,既然都已經是夕陽產業了,應該早早關門以防賠錢。但我相信只要有熱情以及大家對我們的支持,我們還是可以持續下去,這點可不是謊言喔!


井島 俊吾

Conde House 國際事業部部長。前日本財務省官員,輾轉不同地方之後決定回故鄉北海道。興趣是向外國人介紹日本文化。討厭剷雪。

黃 挺彧

台灣台北人,曾旅居紐約11年。2018年讀完3個月的日語學校之後決定來北海道找工作。2019年秋進入 Conde House 。國語不太好所以正在考慮是不是要改用台語寫比較好。


Photo Credit: https://www.sciencefocus.com/the-human-body/why-do-humans-lie/


莫忘初衷


還記得小時候,媽媽因為是披頭四的粉絲,所以家裡常常會播放披頭四的音樂。當周遭同學都在聽流行日語歌曲的時候,我卻在聽英國及美國重金屬等等完全不同型態的音樂。如果你也成長於80年代,喜歡聽英文歌曲的話,有個樂團你絕對會知道。沒錯,就是在當時造成不小轟動的搖滾樂壇 – Nirvana。

在Nirvana出現以前,搖滾樂團都會在表演時穿著華麗的衣服,而且音樂的速度一團比一團快,技術也一團比一團高超。然後Nirvana出現了。這個團體不僅表演時衣衫不整,還常常彈錯跟走音。顛覆傳統的作法,瞬間在全球爆紅。Nirvana的各種反建制制度及反社會音樂成為當時家喻戶曉的話題,然後Nirvana消失了,就像流星一樣稍縱即逝。

這之後我一直期盼著Nirvana的回歸,但有時候也會覺得回憶還是最好的,因為當時的他們就是最閃亮的一顆星。創造新的東西很簡單,那就是打破傳統。隨著時代的變遷,各種想法及工作方式也正在改變。Conde House為了在市場上生存,也正在進行著不同的改革與創新。但是核心永遠不會改變,那就是我們對大自然的敬意,及對品質的堅持。


井島 俊吾

Conde House 國際事業部部長。前日本財務省官員,輾轉不同地方之後決定回故鄉北海道。興趣是向外國人介紹日本文化。討厭剷雪。

黃 挺彧

台灣台北人,曾旅居紐約11年。2018年讀完3個月的日語學校之後決定來北海道找工作。2019年秋進入 Conde House 。國語不太好所以正在考慮是不是要改用台語寫比較好。


Photo Credit: https://www.bbc.com/news/entertainment-arts-43319021


你/妳不知道的日本美學


已經廢棄的八丈東方度假旅館

生鏽的支架、褪色的窗簾、破洞的窗戶以及散落一地的餐具。這些位於全日本各地廢棄的工廠、飯店及餐廳,一直以來都是日本節目喜歡拍攝的對象,而我也是忠實觀眾之一。也許在一般人眼中,這些不堪入目的地方所代表的是骯髒與恐懼。但是在日本人眼中,這些廢墟不僅不醜,還富有特別的美感。到底什麼才是日本美學呢?

櫻花是日本的國花之一(另外一個是菊花)。春天的賞櫻活動在日本非常盛行,許多年紀大的人時常會感嘆自己過世前還能看到幾次櫻花。對日本人來說,櫻花盛開時並不是最漂亮的,而是凋謝時一片片的花瓣飄浮在水上的淒涼美,才是最美的風景。

一本技實木長桌(胡桃木) 尺寸: 3600x1200x740 (旭川展廳)

日本美學很奇怪嗎? 我覺得這跟日本周遭的自然環境有關。我在上一篇曾寫過,日本是一個時常受到自然災害摧殘的島嶼。也許就是因為如此,我們深深體會到自己在大自然面前是多麼的渺小,人類是大自然的一部分,而死亡是生命中的一部分。這就是為什麼對日本人來說,瞬間的美,不完美的美,才是真正美麗的地方。Conde House的木製家具,不單單只是細膩的木工技術,更包含了對大自然的敬仰,以及千年傳承的獨特美學。


井島 俊吾

Conde House 國際事業部部長。前日本財務省官員,輾轉不同地方之後決定回故鄉北海道。興趣是向外國人介紹日本文化。討厭剷雪。

黃 挺彧

台灣台北人,曾旅居紐約11年。2018年讀完3個月的日語學校之後決定來北海道找工作。2019年秋進入 Conde House 。國語不太好所以正在考慮是不是要改用台語寫比較好。


Photo Credit: https://www.thesun.co.uk/news/3114057/haunting-pictures-show-faded-beauty-of-abandoned-hotel-on-island-once-billed-as-japans-hawaii-which-is-being-slowly-overtaken-by-nature/

夏天的美好夜晚: 日本夏日祭典


2020的Covid不只終止了奧運,也終止了日本的傳統: 夏日祭典。日本的夏日祭典據說超過30萬種,大部分都會在每年八月底左右於全國各地舉行。祭典中有各種活動、攤位、食物還有煙火,許多小孩都會與同學們去參加祭典,一起度過暑假最後的美好時光。沒有夏日祭典的夏天,可說是一點夏天的味道都沒有。

夏日祭典的起源跟日本宗教有關。一開始舉辦的目的是為了要祭拜祖先,爾後才演變成祭拜各種神明的祭典。日本有70% 的人口會在新年前三天去寺廟或是神社做參拜,有些公司甚至會在辦公室內放置小神壇。根據統計,日本有超過8萬個神社及7萬個寺廟,數量超過所有便利商店加起來的總數。由此可知日本人的生活跟宗教息息相關,而且很熱衷於各種宗教性活動。

雖然夏日祭典的最初宗旨已經被大家漸漸遺忘,但我覺得那倒也無妨。夏日祭典是一個能凝聚民心,促進人與人之間交流的好活動。Conde House每年也會參加在旭川舉辦的祭典,負責製作抬轎與各式道具。北海道的夏季非常短,相對的這些祭典對我們來說就顯得格外重要。雖然今年大概也沒辦法舉辦了,但我相信祭典復活的那一天,一定會比往常更熱鬧,更盛大。


井島 俊吾

Conde House 國際事業部部長。前日本財務省官員,輾轉不同地方之後決定回故鄉北海道。興趣是向外國人介紹日本文化。討厭剷雪。

黃 挺彧

台灣台北人,曾旅居紐約11年。2018年讀完3個月的日語學校之後決定來北海道找工作。2019年秋進入 Conde House 。國語不太好所以正在考慮是不是要改用台語寫比較好。



Photo Credit: https://jw-webmagazine.com/best-summer-festivals-in-japan-2018-a377b74f0f08/

CONDE HOUSE 社長篇 – 渡邊直行


駭客任務、捍衛戰警、加勒比海盜等等。很多電影因為做的太好了,即使電影公司之後又拍了續集,也難以超越第一集所帶來的人氣。當然也有像星際大戰、魔戒及哈利波特等這種續集越演越紅的系列。Conde House 第二代會長,渡邊直行就屬於第二類。我並不是說初代會長長原實沒有他好,但如果不是渡邊會長當初開疆拓土,也許Conde House到現在還只是在日本販賣家具的小公司。而今天我就要來講他的故事。

渡邊會長出生於札幌,畢業後就進入當時的北海道室內設計公司(Conde House的前身)。1984年他決定單槍匹馬去美國幫公司設點。申請牌照、租展場以及打廣告,全部都是他運籌帷幄。而且還是在初代會長不知情的情況下。沒錯,長原實當初以為他只是去美國找代理商,沒想到他竟然直接在美國舊金山幫公司設了個辦公室。在他的努力下,Conde House也順利的在80年代把北海道家具推銷到美國。

除了攻,他也會守。2008年經濟大蕭條,日本也受到了嚴重衝擊。那時大概有16,000家公司因為撐不住而破產。渡邊會長在大蕭條開始前就察覺事情有異,當機立斷把公司所有人,包括他自己的薪水往下調,也因此順利的撐過了危機。

我曾經問他,你在做一個重大決定時會不會害怕? 他說:「一定會,但是我的原則是如果問自己3次要不要做這個決定,而心裏3次都說要的話,那就去做。如果有人向我提同一個案3次,即使我認為這個提案行不通,我也會同意。人如果太害怕往前大步跨,到最後只能原地踏步,還有可能往後倒退。有些決定在當時看似不合理,但換個時間點看就會變成有前衛的決定」。我想這就是他的經營哲學吧!


井島 俊吾

Conde House 國際事業部部長。前日本財務省官員,輾轉不同地方之後決定回故鄉北海道。興趣是向外國人介紹日本文化。討厭剷雪。

黃 挺彧

台灣台北人,曾旅居紐約11年。2018年讀完3個月的日語學校之後決定來北海道找工作。2019年秋進入 Conde House 。國語不太好所以正在考慮是不是要改用台語寫比較好。



Conde House 社長篇 – 長原實


作為一個公司的最高領導人,任何一個決定都會影響公司的未來。Conde House的創始人長原實在公司有各種稱號及評價,有人稱他為開拓者,能洞察先機,也有人說他是獨裁者,冷血無情。其實一開始他並沒有成立公司的打算,而只想安安靜靜的當個木工,用自己學來的木工技術設計家具。 在日本家具業中,長原實這個名字無人不知,無人不曉。今天就讓我來跟你娓娓道來他的故事。

在以前的日本,家具批發商有很大的權力,產品價格的調整都是聽他們的。長原很討厭這種文化,於是決定把家具直接賣給零售業者。這在當時對家具業造成很大的衝擊,各大批發商紛紛開始用各種手段要求零售商不要跟Conde House 做生意。但殊不知越是要求,大家就越反感,最終批發商也慢慢開始退出家具市場。

我曾經提到過,椅子首次出現在日本是在距今不遠的150年前。長原在1968年創立公司的時候,國內最受歡迎的是日本式的櫃子,而不是椅子。但長原決定反其道而行,開始專注於設計餐桌及餐桌椅。這項決定也因此在日本開始流行椅子之後穩固了公司在家具業的地位。

長原實在2015年以80歲高齡仙逝。聽說有很多人因為跟他起爭執而離開了公司。雖然大家對他的評價有褒有貶,但無可置疑的是他所做的決定確實把公司帶往正確的方向。Conde House 目前擁有300名員工。如果連員工的家人也算進去的話,Conde House 目前正在人口34萬的城市裡支撐著超過1000人的生活,這對一直想成為企業家的我來說,要不打從心底尊敬他都難。


井島 俊吾

Conde House 國際事業部部長。前日本財務省官員,輾轉不同地方之後決定回故鄉北海道。興趣是向外國人介紹日本文化。討厭剷雪。

黃 挺彧

台灣台北人,曾旅居紐約11年。2018年讀完3個月的日語學校之後決定來北海道找工作。2019年秋進入 Conde House 。國語不太好所以正在考慮是不是要改用台語寫比較好。



人生沒有故事,就是白活


最近上網時我讀到了一個蠻有趣的文章,是一個腦神經學家寫的。我們之所以會感覺得到時間的存在,是因為腦中的記憶會不斷的提醒我們在以前的哪個時間點做了什麼事情。讀完之後我雖然只看懂一半,但是得到了一個很有啟發性的結論,那就是生活總是與記憶及故事息息相關,人類需要故事來證明自己曾經活過。

用一個比較經濟學的角度來講。作家Rob Walker及Joshua Glenn曾在Ebay上購買100個只有1美元的東西,聘請職業撰稿人在每個東西上撰寫一個關於那個物品的故事,並且轉賣。結果大賺8000美元。

當人生走到盡頭時,金錢、名聲及權力都會瞬間失去價值,唯有記憶與故事不會消失。人類需要故事來證明自己曾經活過,這點我很同意。同時也是我持續寫部落格的動力。因為我相信這些故事不只能讓大家更了解Conde House,還能留下深刻的印象。

Conde House的社長幾乎每篇文章都有讀過,就目前來看他對文章的內容還沒有什麼太大的意見。因此決定下次就來寫我對歷任社長的褒與貶。如果之後我再也沒有發表新文章的話,you know why…


井島 俊吾

Conde House 國際事業部部長。前日本財務省官員,輾轉不同地方之後決定回故鄉北海道。興趣是向外國人介紹日本文化。討厭剷雪。

黃 挺彧

台灣台北人,曾旅居紐約11年。2018年讀完3個月的日語學校之後決定來北海道找工作。2019年秋進入 Conde House 。國語不太好所以正在考慮是不是要改用台語寫比較好。



圖片來源: https://edition.cnn.com/2013/05/18/health/lifeswork-loftus-memory-malleability/index.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