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破固有的高牆


美國大選新聞終於有點退燒的感覺。但是最近我又在新聞上發現了既熟悉又陌生的名字。沒錯,就是當年發表震撼人心演說的瑞典環保少女,格蕾塔·童貝里。當年我也聽了她的演說,留給我最大的印象不是她的演講內容,而是她演講時的姿態。雖然看上去一臉稚氣,但在評論環境議題的時候卻是鏗鏘有力,毫無怯場。演說結束之後,一堆大人就開始排山倒海的批評她還太年輕,小孩子懂什麼。對此行為我今天有話要說。

在我還年輕的時候(雖然這樣說不過我現在才42歲,應該沒有很老吧?),常常認為自己很有勇氣,有一天一定會做出改變世界的作為。如果當年也有格蕾塔這樣的人發起對大人的戰爭,我一定也會參加。我認為年輕人就該堅持自己的信仰,嘗試去改變既有的規則。沒有人想被批評,但是當這些大人們被格蕾塔批評的時候不應該只是批評回去,而是應該要想想為什麼會被批評,然後坐下來跟年輕人分享各自的想法,但老實說真正會這樣做的大人沒幾個。

Conde House 每年都會舉辦種樹活動。

環境議題在這幾年很受重視,不可否認地球的健康正在走下坡,要如何去維護環境是大家都要面對的難題。Conde House 從創立開始就致力於環境保護,畢竟我們的產業與森林息息相關。每年的種樹活動、使用太陽能發電以及使用環境友善的燃料等等。最後就以Conde House創始人 – 長原實先生的名言做結束:「在森林旁邊製作家具,對大自然給予我們的恩惠保持著感謝之意」。


井島 俊吾

Conde House 國際事業部部長。前日本財務省官員,輾轉不同地方之後決定回故鄉北海道。興趣是向外國人介紹日本文化。討厭剷雪。

黃 挺彧

台灣台北人,曾旅居紐約11年。2018年讀完3個月的日語學校之後決定來北海道找工作。2019年秋進入 Conde House 。國語不太好所以正在考慮是不是要改用台語寫比較好。



圖片來源: https://home.bt.com/news/showbiz-news/dame-vivienne-westwood-greta-thunberg-would-be-great-as-world-controller-11364385821761

命運只是謊言


在採購時,尤其是購買像房子或汽車這種高價位商品的時候,是否曾會突然聽到「就是它了! 」這種聲音? 難不成這就是命運? 不要騙自己了,其實這些都跟命運毫無關係,一切都是「確認偏誤」在作祟。我玩股票也好幾年了,每筆操作我都覺得這些股票的優點只有我能看得見,結果呢? 我的戶頭數字狠狠打了我一巴掌。

我們在做每一個決定時,腦中會尋找有利資訊,並忽略負面的細節,來支持自己的決定。這就是所謂的確認偏誤。而當知道這個決定是失敗的時候,因為人都有自尊心,所以很多都選擇拒絕承認錯誤,反而更努力的去蒐集對自己有利的情報,好跟自己或別人解釋自己並沒有犯錯。

上一篇我曾提到,廣告要吸引顧客的注意是一件難事。事實上這跟確認偏誤也有關係。如果對特定的幾個品牌已經有所了解,選商品時也會比較偏向已知的品牌。當然我也不是說新的品牌沒有機會,畢竟一開始創立的時候誰不是新品牌。萬事起頭難,找到突破瓶頸的關鍵,就能海闊天空。


井島 俊吾

Conde House 國際事業部部長。前日本財務省官員,輾轉不同地方之後決定回故鄉北海道。興趣是向外國人介紹日本文化。討厭剷雪。

黃 挺彧

台灣台北人,曾旅居紐約11年。2018年讀完3個月的日語學校之後決定來北海道找工作。2019年秋進入 Conde House 。國語不太好所以正在考慮是不是要改用台語寫比較好。



圖片來源: https://www.theatlantic.com/science/archive/2017/03/this-article-wont-change-your-mind/519093/

注意!


車站內牆壁上、報紙上、臉書上及高樓大廈播放的廣告,在我們的生活中無所不在,不過曾經吸引過你/妳的注意力有幾個? 有次我在經過車站時無意間注意到了這個廣告。上面寫著「反正你們也不會看這些廣告,我今天就來跟你們說我有多愛白鼬,快看他白白的毛跟圓滾滾的大眼睛,多可愛啊!」結果當天回家看新聞時就發現這個廣告已經在網路上造成許多話題,殊不知打這個廣告的幕後者竟然是跟動物毫無關係的化妝品公司。「神創意阿! 」我感嘆著。

一個公司打了跟自家產品毫無關係的廣告,難道不是浪費時間跟金錢嗎? 我覺得不是。聽過AIDA或是AIDMA定律嗎? 它是一個廣告對消費者心理影響的過程,講述廣告如何把客人從Attention(注意) 帶到 Action(行動) 。聽起來好像不複雜,但是廣告要如何得到大家的注意,各大公司可說是絞盡腦汁。

在寫部落格的時候我常常在想,與其每天寫一些關於自家產品的文章,不如寫一些自己比較喜歡的主題。也許公司的其他業務可能會不認同我這種做法,但是如果我的文筆能得到大家的注意,豈不是一石二鳥?


井島 俊吾

Conde House 國際事業部部長。前日本財務省官員,輾轉不同地方之後決定回故鄉北海道。興趣是向外國人介紹日本文化。討厭剷雪。

黃 挺彧

台灣台北人,曾旅居紐約11年。2018年讀完3個月的日語學校之後決定來北海道找工作。2019年秋進入 Conde House 。國語不太好所以正在考慮是不是要改用台語寫比較好。



圖片來源: https://www.advertimes.com/20200729/article320032/

改變的契機


體驗過通勤時間的日本電車嗎? 以前在財務省上班的時候我天天體驗,簡直生不如死。說真的,我寧願挑戰吃卡羅萊納死神辣椒,也不要再搭一次滿員電車。通常大家都會在畫線的地方默默排隊,等待下一班車的來臨,我也不例外。久而久之,注意到一點令我好奇的事情,那就是我每次都會下意識的排在第三節車廂的隊伍,而且還發現排在周圍的人在隔天或是後天又會再看到一次。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根據研究,我們每分每秒都在做決定。下決定的標準取決於此行為對自己是否「有利」或是「有害」。人本身會把利弊看得很重,如果之前選擇的行為對自己無害的話,此行為下次被選擇的機會就會大幅提升,因為在我們腦中已經把此行為結果認定為安全的。這就是為什麼有時候人類會害怕改變,因為結果是未知的。適時的改變是好的,但是要有目標。沒有目標的改變我認為就是在浪費時間。就像我平常第三節車廂的隊伍排得好好的,如果別的隊伍沒有比較快,我去排別的隊伍幹嘛?

Conde House 社長

Conde House算是一個保守的公司,當然家具業本身也不是什麼會突然爆紅的領域。在公司裏面,主管級的人們還是天天穿著西裝打領帶(就像日劇裡面一樣)。雖然如此,我們的社長卻時常開改革會議,一下導入新系統,一下嘗試新戰略。隨時代而適時改變,也許這就是我們能撐過50年的原因吧!


井島 俊吾

Conde House 國際事業部部長。前日本財務省官員,輾轉不同地方之後決定回故鄉北海道。興趣是向外國人介紹日本文化。討厭剷雪。

黃 挺彧

台灣台北人,曾旅居紐約11年。2018年讀完3個月的日語學校之後決定來北海道找工作。2019年秋進入 Conde House 。國語不太好所以正在考慮是不是要改用台語寫比較好。



圖片來源: https://itsyourjapan.com/15-things-you-should-not-do-when-visiting-japan/

新時代,新體驗


聽過b8ta嗎? 它是一個2015年誕生於美國舊金山的商店。有別於一般商店,它屬於「新型態體驗商店」。簡單來說,各大品牌可以每個月付一筆錢在裡面展示自己的產品,這筆錢包含人事費用、展示費及運送費等等。在b8ta裡面重點不在業績,而是市場分析。收集的數據包含產品面前停下來的人數、把產品拿起來體驗的人數、體驗時間長短等等,讓各公司能更進一步了解市場對產品的評比。我從心理由衷佩服創造出此系統的人,而b8ta也終於在去年空降日本東京。

在這個實體店面逐漸被網路店面取代的年代,實體店面想要每年都業績達標已經不像以前這麼容易了,再加上從去年到現在受到疫情的影響,對還沒有開始打網路戰的各公司根本是雪上加霜。我們已經進入了連新鮮蔬果都可以在網路上購買的時代,實體店面已經從販賣產品用的主角,變成宣傳產品用的配角。而體驗商店的出現就是為了達到宣傳的目的。

Conde House 名古屋

我個人喜歡高級的東西,卻不太敢進去逛高級的店。老實說,店裡的裝飾品跟氣氛常常太高貴,讓我逛起來很有壓力。而b8ta的出現其實對我來說是好事,畢竟裡面的品牌等級不同,店內的室內設計也很親民,逛上去讓我不會備感壓力。以前也有客人說過Conde House的室內設計太亮眼,讓他不敢穿短袖短褲逛,還特地回家換了一套較正式的衣服再進門。的確,為了呈現出產品的好,我們認為氣氛非常重要。從擺放位置、燈光到配色缺一不可。我們不是b8ta,但還是歡迎您到店裡來體驗!

圖片來源:  https://www.rli.uk.com/b8ta/


井島 俊吾

Conde House 國際事業部部長。前日本財務省官員,輾轉不同地方之後決定回故鄉北海道。興趣是向外國人介紹日本文化。討厭剷雪。

黃 挺彧

台灣台北人,曾旅居紐約11年。2018年讀完3個月的日語學校之後決定來北海道找工作。2019年秋進入 Conde House 。國語不太好所以正在考慮是不是要改用台語寫比較好。


名字的由來


上次寫關於名字的時候,我發現各國對於汽車的命名也很有趣。日本、美國及英國的廠牌常常會取跟寵物有關的名字。像是豐田的Prius,雪佛蘭的Corvette,勞斯萊斯的Phantom。而德國品牌的取名則偏向代號跟數字,像是BMW的320i,賓士的500E。我個人比較喜歡寵物的命名方式,你/妳呢?

我最喜歡的是Nissan的Fair lady Z,在國外有個綽號叫Z-Car。之所以會有此命名是因為當時的社長很喜歡歌劇My Fair Lady (窈窕淑女),所以就索性取了這個名字。Z則是來自國際信號旗,有「我需要拖船」之意,但是在日本有「勝利」的意思。我覺得一個產品的取名及背後的故事非常有趣,在跟客人解釋的時候也可以帶來吸引力。但是不是所有名字都取的很成功,像三菱的Legnum,出處於拉丁語的regnum,但是發音聽起來像leg numb(腳麻)。

Conde House的產品取名也是有故事的。上圖的Ten系列是來自於日文的「天」。我們在製造這椅子的時候,因為設計造型的時候用了許多的材料,原本想製造出來應該會很重,結果卻意外的輕,坐上去有點像浮在空中的感覺,因而命名為Ten。

圖片來源: https://japaneseuniverse.com/2020/07/07/what-do-the-names-of-japanese-car-brands-mean/


井島 俊吾

Conde House 國際事業部部長。前日本財務省官員,輾轉不同地方之後決定回故鄉北海道。興趣是向外國人介紹日本文化。討厭剷雪。

黃 挺彧

台灣台北人,曾旅居紐約11年。2018年讀完3個月的日語學校之後決定來北海道找工作。2019年秋進入 Conde House 。國語不太好所以正在考慮是不是要改用台語寫比較好。


名字的力量


電影神隱少女裡面,千尋為了拯救父母,和湯婆婆簽了契約,交出了自己的名字

我在15歲的時候開始玩吉他,當時正是Nirvana(超脫樂團)最紅的時期。Nirvana的歌在當時因為跟傳統思維有很大的衝突,雖然有很多粉絲,但是也有很多人批評他們,甚至嘲笑他們的Nirvana這名字很難聽。日本有個很有名的小說家叫夏目漱石,在他的名作「我是貓」文章裡開頭有這麼一句話,「我是貓,但是我沒有名字」。沒錯,今天我想討論的就是名字的重要性。

聽過「語言相對論」嗎? 他是人類學家沙皮爾所提出的假說。簡單來講他的主張就是語言等於思考。但是這個假說在被提出之後遭受了許多批評。一開始我也看不懂沙皮爾的主張,但是仔細想想之後我發現,如果一個東西沒有名字,我們根本無法去解釋他到底是什麼。想像一下一個沒有名字的世界,講「蘋果」沒人知道它是什麼,說「橘子」大家也是有聽沒有懂,多痛苦阿!

Conde House 西新宿

我們公司的名字其實本身並不帶有任何特別意思。初代社長長原實選了這個名字的原因不外乎就是期許Conde House不管在哪裡都能被大家所接受。在日本,Conde House所代表的就是好的家具,而我的工作就是把家具推廣到海外,讓住在世界上各個角落的大家體驗、接受並認可我們。

圖片來源: https://beneaththetangles.com/2015/11/05/sen-to-chihiro-control-to-freedom-the-significance-of-names-here-and-forevermore/


井島 俊吾

Conde House 國際事業部部長。前日本財務省官員,輾轉不同地方之後決定回故鄉北海道。興趣是向外國人介紹日本文化。討厭剷雪。

黃 挺彧

台灣台北人,曾旅居紐約11年。2018年讀完3個月的日語學校之後決定來北海道找工作。2019年秋進入 Conde House 。國語不太好所以正在考慮是不是要改用台語寫比較好。


《怦然心動的人生整理魔法》


外頭曬衣服在某些國家是違法的,這麼誇張? 日本因為有些地方很潮濕,所以日本人都會習慣性在外頭曬衣服。雖然近幾年烘乾機越來越先進,但是很多人還是喜歡在外頭晾衣服,因為這樣可以讓衣服有陽光的味道。住在北海道的我當然也不例外,陽光的味道能讓寒冷的北海道增添一點暖意。我雖然喜歡曬衣服,卻很討厭摺衣服。反正都要穿,摺衣服根本就是在浪費時間,至少我是這麼認為。

也許我的想法有點極端,就好像反正接下來會肚子餓,幹嘛要停止吃飯一樣。每次在摺衣服的時候都會變得很浮躁,心想這些時間拿來看書或是看電視該有多好。我也嘗試了不同有效率的摺衣服方法,但還是不太滿意。聽過近藤麻理惠的《怦然心動的人生整理魔法》嗎? 其實這本書的觀念在日本是很受歡迎的,她跟其他人不同的地方在於她不教整理方法,而是傳達整理之後所帶來的心靈上的成長。根據她的說法,摺衣服是為了下次穿的時候有個全新的開始。

去年上班的最後一天,我花了大半時間整理了自己的工作環境。在日本這既是傳統,也是期許明年有個全新美好的開始。Conde House的工廠也在最後一天做了大規模的整理,告訴大家2021年我們已經蓄勢待發了!

圖片來源: https://organizing-geneva.com/what-does-marie-kondos-netflix-show-really-tell-us-3-2/


井島 俊吾

Conde House 國際事業部部長。前日本財務省官員,輾轉不同地方之後決定回故鄉北海道。興趣是向外國人介紹日本文化。討厭剷雪。

黃 挺彧

台灣台北人,曾旅居紐約11年。2018年讀完3個月的日語學校之後決定來北海道找工作。2019年秋進入 Conde House 。國語不太好所以正在考慮是不是要改用台語寫比較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