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計有話要說


世界前三大運動鞋製造商分別是Nike,Adidas,以及下一個你知道是什麽嗎?是Puma,雖然我覺得是New Balance。我喜歡運動鞋,並且每個季度至少會買一雙,但說實話我已經對以上四家製造商有些膩了。追求標新立異是老套了一點,並且這樣的想法本身就沒有標新立異。這是我在之前的文章中故意寫的,但我不得不承認我或許潛意識地想要與別人不同的東西。這種趨勢在Z一代(90年代末或2000年初出生的人)中尤其如此。現在在他們中流行的運動鞋是“老爹鞋”。
你可以通過Google一下上面的單詞看下它們的樣子。它們看起來很舒適,並且更像那些不註重鞋子外觀的人喜歡的散步鞋。好吧,我直說好了,它們很醜,就像它們的名字暗示的那樣。Z一代可能只是表現出對傳統價值觀的抵製,或者首先強調功能(在這個案例裏頭是舒適性)。在前一種情況,可以解釋為他們試圖顛倒好設計的定義,對於後一種情況,他們似乎忽視了設計的價值。

這種趨勢不能像年輕人的魯莽一樣被忽視,因為據說即使是千禧一代(比Z一代大一代的人)在他們的購買決策中最重視可持續性或環保性。既然市場上各種產品的價格,質量和設計沒有太大差異,這可能是一個自然的結果。我們一直努力開發具有好設計的家具,但我們應該停下來思考什麽是好的設計。我相信「依林造家具」一詞所表達的我們公司存在的理由符合可持續性和環保等時代的需求。我們應該更多地關註如何在設計中傳達我們的使命,而不僅僅是產品的設計是否好看。


井島 俊吾

CondeHouse 國際事業部部長。前日本財務省官員,輾轉不同地方之後決定回故鄉北海道。興趣是向外國人介紹日本文化。討厭剷雪。

黃 挺彧

台灣台北人,曾旅居紐約11年。2018年讀完3個月的日語學校之後決定來北海道找工作。2019年秋進入 CondeHouse 。國語不太好所以正在考慮是不是要改用台語寫比較好。


Photo Credit:https://www.businessinsider.com/balenciaga-releases-new-shoe-zen-collection-inspired-by-athletes-2020-1


椅子的精髓


反抗權威的終極戰鬥才剛剛開始。 著名的反叛者有Google,蘋果和索尼; 權威者包括豐田,福斯和雷諾。 這是關於電動汽車市場份額的爭奪戰。 作為一名看客我很興奮地看待這場戰鬥,因為我相信汽車的基本設計或結構極有可能發生巨大的變化。 汽車能源的巨大變化最終將工程師和設計師從發動機的發熱,譟音和振動等問題中解放出來。 我預計這將創造出與燃油汽車完全不同的,振奮人心的設計。

基於上述原因,我對汽車行業的這一變化持積極態度,但並不是對任何變化都積極。 例如,我想念鮭魚箱。 北海道(我們的家鄉)有很多鮭魚,鮭魚以前是用木箱裝運的。 印有漁業公司彩色標誌的木箱很好地提醒人們年底的到來。 但它們被聚苯乙烯塑膠容器所取代。 關鍵是,無論我是否贊成,兩者都不會再次回到市場。 可以解釋為發動機不是汽車的基礎(儘管有些汽車愛好者不同意),木材不是鮭魚箱所需的元素。

從這個角度看,傢俱,尤其是椅子與它們是不同的。 我知道有一些流行的塑膠椅子,但木制椅子仍然是市場的主流。 這意味著木材被認為是選擇椅子的關鍵决定因素。 我們的家鄉北海道被山巒環繞,森林豐富,我們用森林中的橡樹和梣樹製造傢俱。 從這個意義上說,希望我們這些由當地美麗的木材製成的椅子在市場上得到更好一點的評估。


井島 俊吾

CondeHouse 國際事業部部長。前日本財務省官員,輾轉不同地方之後決定回故鄉北海道。興趣是向外國人介紹日本文化。討厭剷雪。

黃 挺彧

台灣台北人,曾旅居紐約11年。2018年讀完3個月的日語學校之後決定來北海道找工作。2019年秋進入 CondeHouse 。國語不太好所以正在考慮是不是要改用台語寫比較好。


Photo Credit: https://appleinsider.com/articles/21/02/08/apple-predicted-to-announce-apple-car-partnership-in-the-first-half-of-2021


回歸自然的沙發


正如我之前寫的那樣,椅子傳入日本只有150年。當我還是個孩子的時候,客廳裡就有一張沙發。然而我的大多數家庭成員經常坐在地板上,背靠沙發。有趣的是,狗狗們卻睡在沙發上。我肯定這不是我家特有的方式。當我去朋友家玩時候,比如一起打電子遊戲什麼的,我發現他們也有同樣的習慣。地板式的生活方式是刻在了日本人的DNA裡了嗎?

我當然不這麼認為。這不是一個生物學問題。簡單地說,沙發的空間對我們來說太小了。我們在家裡的地板上回歸自然:仰臥或俯臥,抱著膝蓋,又或者雙腿交叉或伸直地坐著,等等。有一件事可以肯定的是家裡從來沒有人坐直過,儘管我不希望只有我是這樣想的。這種回歸自然的行為可能源於我們文化的優勢之一:我們在家裡脫鞋所以地板乾淨。即使在沙發上,我們也會下意識地調整坐姿,就像有椅子之前一樣,感到局促,然後回到地板上,我相信這是我們放棄在沙發上放鬆的原因。

這是我們作為日本領先的家具製造商發力的時候了。幾年前我們推出了一款沙發,旨在將日本人從地板上拯救出來。它就是MOLA,設計師解釋說,這不是一個沙發,而是一個人們可以放鬆的地方。與我們的其他沙發相比,坐墊更大,尤其在深度方面,並且使用了大量羽毛使其更柔軟。每個模塊單元的不規則形狀將提供一個放鬆的空間。我想這不僅僅是一套沙發,更像是一個可以回歸自然的個人藏身之處。


井島 俊吾

CondeHouse 國際事業部部長。前日本財務省官員,輾轉不同地方之後決定回故鄉北海道。興趣是向外國人介紹日本文化。討厭剷雪。

黃 挺彧

台灣台北人,曾旅居紐約11年。2018年讀完3個月的日語學校之後決定來北海道找工作。2019年秋進入 CondeHouse 。國語不太好所以正在考慮是不是要改用台語寫比較好。


Photo Credit: https://japanobjects.com/features/zabuton-cushion


寧靜致遠


我相信你們大多數人都去過UNIQLO。目前,光日本他們就有800多家門店,並在20多個國家有大約1500家。我不是UNIQLO。大概在大學畢業後我才第一次走進UNIQLO的門店。我還記得那確實是一次令人驚訝的經歷。在那之前,買衣服是件我們不得不和像影子一樣跟在旁的店員聊天的大事。有時我想我不是唯一一個覺得這是精神負擔的人。在後UNIQLO時代,我們所要做的就是自己試穿,然後把我們喜歡的東西扔進購物籃。

我不是想說這是否好壞,但他們打破了這一模式。降低價格和減少衣服的種類,增加顏色和尺碼的選擇。他們的商業計劃非常簡單,但競爭對手卻無法復製,因為大批量生產各種尺碼和顏色非常困難。當然,CHANEL,DIOR等高端時尚品牌服裝的精致裝飾令人驚嘆,這一點每個人都很容易理解。UNIQLO的商業計劃有另一種困難。采購,製造,運輸,倉儲,展示,廣告,一切都是規模龐大並互相影響的。難於對整個系統進行優化。

我們的家具製造既不是手工藝品,也不是大規模生產。介於兩者之間,這已經使得事情變復雜。盡管如此復雜,我們今年決定增加顏色選擇。橡木和梣木有油飾面和七種聚氨酯顏色;胡桃木有油飾面和兩種聚氨酯顏色。客人可以將各種各樣的塗飾應用在幾乎所有家具,這讓他們更容易地將我們家具和室內裝飾搭配。不幸的是隨著我們工作量的增加,到目前為止市場反響還不是很明顯。我知道這並不是吸引很多人的驚人變化,盡管我吹噓這是寧靜致遠。


井島 俊吾

CondeHouse 國際事業部部長。前日本財務省官員,輾轉不同地方之後決定回故鄉北海道。興趣是向外國人介紹日本文化。討厭剷雪。

黃 挺彧

台灣台北人,曾旅居紐約11年。2018年讀完3個月的日語學校之後決定來北海道找工作。2019年秋進入 CondeHouse 。國語不太好所以正在考慮是不是要改用台語寫比較好。


Photo Credit: https://logistician.org/supply-chain/uniqlo-supply-chain-management.html


世界在呼喚我們的手藝


1543年,葡萄牙商人將步槍引入日本。他們預計槍支將成為未來出口到日本的熱門商品之一,但很快就發現他們的計劃失敗了。在日本,有很多劍客在金屬加工方面非常熟練。葡萄牙商人到訪的地區的劍客們僅在一年左右就掌握了步槍的生產,並且製造技術很快就傳播到了日本其他地區的劍客手中。日本步槍的質量優於歐洲步槍,大約在1600年(日本戰國時代)日本的步槍總數超過6萬支。超過了當時所有歐洲國家的步槍總數,武士可能使用的步槍比你想像的要更多。

槍支可能成為日本的主要出口物品,但當時的政權決定閉國。但我個人認為在大航海時代與殘酷的世界保持距離是明智的判斷。無論如何,類似的事情也發生在木製家具行業。正如我之前所寫,椅子文化在150年前才被引入日本。木製家具行業發展迅速,但很快就讓步給了汽車製造等重工業。曾經,日本有很多優秀的木工機械製造商,但他們連嘗試出口都沒有,就將業務停止或者轉型為金屬加工機械製造。因此,木工機械市場現在被意大利製造商壟斷。諷刺的是,這種意大利木工數控機床的核心是由大部分日本精密設備組成的。

在日本,木製家具行業在過去和現在都不是主要行業。更糟的是,隨著社會兩極分化,日本家具市場份額更多地被全球玩家搶走:高端家具是意大利品牌;低端的是其他亞洲製造商。我們很可能會輸掉這場比賽,但我們會從過去的經驗中學習,直到最後都不會放棄並找到進入全球市場的途徑。


井島 俊吾

CondeHouse 國際事業部部長。前日本財務省官員,輾轉不同地方之後決定回故鄉北海道。興趣是向外國人介紹日本文化。討厭剷雪。

黃 挺彧

台灣台北人,曾旅居紐約11年。2018年讀完3個月的日語學校之後決定來北海道找工作。2019年秋進入 CondeHouse 。國語不太好所以正在考慮是不是要改用台語寫比較好。


Photo Credit: https://www.tokyoweekender.com/2019/07/how-the-samurai-took-up-the-gun-and-never-let-go/


用設計說話


Perspective prepared by Sou Fujimoto and provided to the project members (including us)

對日本人來說,北海道不只是個地名,更是個品牌。「我來自北海道」更是可以打開大家的話匣子。每次只要說出自己來自北海道,不外乎都會收到以下回應: 「我好想去北海道旅遊」、「北海道的大自然美不勝收」、「北海道海鮮好好吃」。沒錯,北海道因為四面環海,無時無刻都可以吃到新鮮的海鮮。不只如此,北海道的農產品及牛奶更是日本第一、世界聞名。雖然說東西很好吃,但每次有客人來的時候我都不太敢送他們這些食材當禮物,因為包裝的設計實在有夠難看。

在日本,出差的時候或是客人來訪的時候都有送禮物的規矩。禮物的篩選不只代表公司的實力,更有許多廠商會通過對話了解對方的喜好,製作成資料庫以備不時之需。在這個送禮的戰場上,你會選擇印有可愛動物的土產(北海道),還是包裝非常有質感的土產(東京)來送給你的客人呢? 我相信北海道的一定比東京的好吃,但其包裝設計在日本的商業活動場合上就是不怎麼受歡迎。

也許就是因為時常受到批評,北海道人在這幾年終於意識到設計的重要性。就在上個月,旭川發跡的日式點心店壺屋在旭川開飲料店了。店裡的室內設計由旭川出身的世界級建築師藤本壯介所設計,並採用了CondeHouse的家具。店內不但可以購買各式各樣的日本點心,還可以享用壺屋的最新產品 – 蛋糕飲料。這家結合了日本以及外國元素的新店在一開幕就大受好評。待疫情結束之後,請務必一定要來旭川親身體驗!


井島 俊吾

CondeHouse 國際事業部部長。前日本財務省官員,輾轉不同地方之後決定回故鄉北海道。興趣是向外國人介紹日本文化。討厭剷雪。

黃 挺彧

台灣台北人,曾旅居紐約11年。2018年讀完3個月的日語學校之後決定來北海道找工作。2019年秋進入 CondeHouse 。國語不太好所以正在考慮是不是要改用台語寫比較好。


Photo Credit: https://www.condehouse.co.jp/?lng=ja_en


札幌的綠色酒店


在新冠肺炎爆發之前,我和我老闆(現任會長)一起去過世界各地(雖然是出於工作原因)。我們一次性去多個國家是家常便飯。這聽起來很光鮮,但很難做到。更糟糕的是,為了控制成本,我總是選擇便宜的酒店。在一些酒店,讓我們覺得好像在外面睡帳篷也是可以的。老闆總是抱怨:「請賣更多傢俱,賺更多錢,讓我住更好的酒店。」今年,他不再擔任社長一職,我們將再也不會一起去海外出差。我很遺憾不能實現他的願望,儘管我總是很享受和他這樣的窮遊。

上周,會長來到我的辦公桌前和我暢聊。順便說一下,這就是為什麼我記得他抱怨酒店的原因。他說他被邀請到札幌(北海道首都)的一家新酒店進行私人參觀。酒店叫做皇家花園酒店。酒店的特色在於其理念:「讓它成為現實」,希望客人通過體驗北海道創造新的價值。建築的許多部分使用了當地木材。這是一座11層樓高的建築:8樓一下是鋼筋混凝土結構,上面是木制結構(二氧化碳排放量減少1380噸)。建築產生的木材廢料用於室內裝修。另外我肯定酒店餐廳還會提供當地食材製作的食物。

這不是一家超級豪華酒店,儘管我認為以我的嚴格標準它可能仍然超出我們的旅行預算。好消息是我們的傢俱安裝在休息室,我希望這能緩解他在商務旅行中對酒店的不滿,哪怕一點點。如果你有機會去札幌,請入住該酒店,體驗北海道當地木材製成的傢俱。


井島 俊吾

CondeHouse 國際事業部部長。前日本財務省官員,輾轉不同地方之後決定回故鄉北海道。興趣是向外國人介紹日本文化。討厭剷雪。

黃 挺彧

台灣台北人,曾旅居紐約11年。2018年讀完3個月的日語學校之後決定來北海道找工作。2019年秋進入 CondeHouse 。國語不太好所以正在考慮是不是要改用台語寫比較好。


Photo Credit: https://www.the-royalpark.jp/canvas/sapporoodoripark/


坐的藝術


全世界正在流行什麼? 沒錯,就是Uber Eats, Wolt, Foodpanda等外送服務。許多只有內用的餐廳也慢慢的跟上潮流,開始做起外送及外帶服務,讓大家都能在自己家裡享受美食。至於我呢? 其實到現在一次都沒叫過外送。的確,因為肺炎的關係讓能外食的機會變得很少,但總覺得沒必要用到外送。某天我在網路上讀到了一篇關於餐廳的文章,讓我真正了解到為什麼我從來不用外送。

「我們的目的是提供一個歡樂又滿足的體驗,不是只有食物。」餐廳的老闆這麼說道。我覺得其理由有點類似於b8ta。什麼是b8ta? 它是2015年誕生於矽谷的體驗型商店。目的不在於販售,而是提供一個優良的環境讓客戶盡情體驗商品。回到剛剛那篇文章,老闆認為光是外帶食物並不能帶給客戶完整的體驗,因此決定停止外送食物。外食對我來說不單單只是吃飯,還有享受餐廳的氣氛,以及與一起來的人談天說地,這些都是外送無法提供的體驗,因此我不用外送。

CondeHouse 名古屋

CondeHouse呢? 我們也正在改變。以前我們以高級木製家具自居,現在則慢慢進化。不單單只是做出好椅子而已,還要讓客戶能坐的久,坐的舒服,讓客戶體驗坐的美好。不單單只是賣家具而已,還要做出一個舒適的空間,讓客戶能以放鬆的心情在店裏盡情體驗。CondeHouse的家具能不能提供不一樣的體驗,就由您來決定啦!


井島 俊吾

CondeHouse 國際事業部部長。前日本財務省官員,輾轉不同地方之後決定回故鄉北海道。興趣是向外國人介紹日本文化。討厭剷雪。

黃 挺彧

台灣台北人,曾旅居紐約11年。2018年讀完3個月的日語學校之後決定來北海道找工作。2019年秋進入 CondeHouse 。國語不太好所以正在考慮是不是要改用台語寫比較好。


Photo Credit: https://www.scmp.com/week-asia/lifestyle-culture/article/3137913/coronavirus-leaves-bangkoks-restaurants-need-stiff


意大利和日本的匠人文化


如果明天是世界末日你會怎麽做?意大利人會說:「我會和愛人共度這一天。」日本人會說:「我必須快點完成工作。」這是一個非常流行的種族笑話,並且絕大多數的日本人都會點頭贊成這樣的回答。意大利人的一般形象是悠閑,而日本人則過於嚴肅。雖然他們的普遍形象形成如此鮮明的對比,但是奇怪的是他們也有共同點。意大利和日本同是匠人之國(意大利語是artigiani/artigiane)。盡管意大利匠人受到政府的特惠待遇,而日本匠人則不幸地被政府趕至消亡。

在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的國家中,只有日本的實際收入指數連續20年以上下跌。日本政府將之歸咎於由匠人工作的小企業,並對這些企業施壓要求消除和整合。另一方面,在意大利得益於政府的優待政策,匠人在社會中占有一席之地。法拉利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在過去幾年裏,銷量上表現出快速的增長,而曾經只不過是汽車行業裏頭的本土小工廠。確實,小企業或許無法進行創新,但能像法拉利那樣,擁有發展長期前景,利基戰略等優勢。

TACK LUX 休閒椅,由中村昇所設計。

在奢侈家具行業,意大利是個發達國家。無論我去到哪裏做市場開發,一些意大利品牌已經在當地市場獲得主流認可。是的,它們是需要克服的障礙,但我覺得與它們有一種親密感,因為它們有一個共同的特點:工藝。當想到意大利和日本的工藝時,我總是記得奧山清行,第一個也是唯一一個設計法拉利的日本人(Pininfarina的前創意總監)。今天,我想用他的話來結束這篇文章,他的話很好地表達了我們的設計和工藝。「看起來簡單的東西並不簡單。它是為了看起來簡單而設計的。當近距離上觀察這種設計時,你會發現它有多麽復雜。


井島 俊吾

CondeHouse 國際事業部部長。前日本財務省官員,輾轉不同地方之後決定回故鄉北海道。興趣是向外國人介紹日本文化。討厭剷雪。

黃 挺彧

台灣台北人,曾旅居紐約11年。2018年讀完3個月的日語學校之後決定來北海道找工作。2019年秋進入 CondeHouse 。國語不太好所以正在考慮是不是要改用台語寫比較好。


Photo Credit: https://sharing-kyoto.com/Shopping/magazine/sp006635


合乎道德的家具是唯一之選


我總是可以快速做出決定。這是我自己引以為豪的能力之一。訣竅便是不斷努力減少選擇。有些(例如熱衷於時尚的)人或許會說「我們樂於搭配服裝」,雖然這樣的例子不常見。哲學家巴里施瓦茨在他的《選擇的悖論》一書中強調了越多的選擇會導致我們越不快樂的三個原因: 1.無法做決定的無助感;2.對選擇的正確性抱有更大的懷疑;3.對完全符合品味的東西期望過高。很明顯,「多即是少」是生活中的真諦。

我之所以在上面的例子中使用時尚,是因為今天的主題是來自服裝行業的新聞,服裝行業是僅次於石油行業的環境污染行業。根據聯合國貿易和發展會議的數據,該行業排放了世界20%的工業廢水和10%的二氧化碳。全球市值最大的服裝公司是UNIQLO。UNIQLO已正式宣佈到2050年實現溫室氣體零排放。我覺得這很好但還不夠。我們消費者也必須改變我們的思維方式。有研究表明,我們日本人平均一年買18件衣服,扔掉12件,並在衣櫃放了25件而並不穿。我們的東西太多了。

現在,是關於我們的家具製造。有人可能對砍伐樹木抱有消極態度,但這是沒必要擔心的。適合我們製作家具的樹木是成熟的,至少有50年以上的樹齡。在這些成熟的樹木中,二氧化碳的吸收量和排放量變得持平。而且,如果我們不砍伐周圍山區的成熟樹木,森林將因樹木過度擁擠而死亡。我們的產品完全按訂單生產,不需要清除處置。幸運又或不幸的是,我們的產品並不便宜,這強烈促使人們長期使用它們。與其花一堆錢在一堆一次性產品上,不如購買一套我們合乎道德的家具,您覺得呢?


井島 俊吾

CondeHouse 國際事業部部長。前日本財務省官員,輾轉不同地方之後決定回故鄉北海道。興趣是向外國人介紹日本文化。討厭剷雪。

黃 挺彧

台灣台北人,曾旅居紐約11年。2018年讀完3個月的日語學校之後決定來北海道找工作。2019年秋進入 CondeHouse 。國語不太好所以正在考慮是不是要改用台語寫比較好。


Photo Credit: https://www.bbc.com/news/world-449685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