單月加班超過100小時的黑暗文化


2015年,在某大企業就職的一位年輕女性,因為工作過勞而自殺,報導出來之後在日本造成不小的騷動。日本政府也因為這件事而決定立法進行改革。據傳這位女性當時每個月的加班時數都超過100小時。這讓我想起以前在東京當公務員的時候,也常常一個月加班超過100小時。這則新聞我相信大多數的日本人都很有感觸,畢竟加班已經不知不覺的變成日本文化的一部分。即使到現在,每年還是有大概300人左右死於過勞。

日本很多企業的聘請方式都是終身制度。表面上聽起來很有保障,但是也因為這個制度間接造成了「公司給你終身保證,所以你要為公司奉獻一切」的陋習。當然陋習不只一個,其他還有上司沒走屬下不能走,晚走就是美德等等。這種在國外聽起來會貽笑大方的工作方式,在日本卻是習以為常,理所當然的。在2019年,日本政府又通過了一些法令,規定各大公司須遵守新的加班法則,不可以讓員工加班超過一定時數。但是沒什麼效果,很多公司在申報時對政府說謊,然後私底下強迫員工加班,有些甚至還不發加班費,簡直無法無天。

攝影師: mizuaki wakahara

畢竟已經是文化的一部分,要改革並沒有這麼容易。CondeHouse以前也是個不到半夜不關燈的公司。但是自從社長強制執行不加班政策之後,同事們也漸漸變得有笑容,而不是愁眉苦臉或無精打采。我由衷希望能有越來越多公司執行不加班政策,讓這種陋習有朝一日在日本煙消雲散。


井島 俊吾

Conde House 國際事業部部長。前日本財務省官員,輾轉不同地方之後決定回故鄉北海道。興趣是向外國人介紹日本文化。討厭剷雪。

黃 挺彧

台灣台北人,曾旅居紐約11年。2018年讀完3個月的日語學校之後決定來北海道找工作。2019年秋進入 Conde House 。國語不太好所以正在考慮是不是要改用台語寫比較好。


Photo Credit: https://www.nytimes.com/2019/06/18/business/japan-work-overtime-tv-show.html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