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的順風耳


我有一個小我12歲的妹妹。還記得小的時候我曾問她,在妳眼中哥哥是一個什麼樣的人物? 她回答,哥哥喜歡吃豆腐。這答案沒有錯,但跟我心中所期盼的答案落差很大。雖然有點失落,但也發現連我也很難去評價自己到底是個什麼樣的人。同理,有很多人對外國文化很了解,卻對自己的國家一概不知。但會多國語言的人則不同,因為在學習外國語的過程中會自然而然的去比較兩者的差異,進而對自己的母文化有更深的了解。

很久以前在翻譯公司上班的時候,我發現擬聲詞是最難翻譯到位的。日文號稱是擁有最多擬聲詞的語言,甚至還有用來形容安靜的擬聲詞,也許日本人的耳朵天生就比較靈敏吧。曾經有個日本教授到古巴開會,開會時因為外面的蟲子太吵導致他無法專心。會議結束後他轉頭問後面的男子是什麼蟲這麼吵,出乎意料的男子竟然回答他沒有聽到什麼蟲叫聲。

正在測量木材的三成先生。

滿臉疑惑的教授回到日本之後開始研究聲音與語言的關聯。發現左半球的人會將各種聲音用語言的方式表達出來,而右半球的人並沒有這種習慣,並多半把聲音視為雜音。因此居住於左半球的日本人從小就對聲音較敏感,也能用語言表現出各種聲音的特徵。而我們公司的木工職人們也充分利用著天生敏感的聽力,傾聽每個木材的聲音,將其化為能代代相傳的家具。


井島 俊吾

Conde House 國際事業部部長。前日本財務省官員,輾轉不同地方之後決定回故鄉北海道。興趣是向外國人介紹日本文化。討厭剷雪。

黃 挺彧

台灣台北人,曾旅居紐約11年。2018年讀完3個月的日語學校之後決定來北海道找工作。2019年秋進入 Conde House 。國語不太好所以正在考慮是不是要改用台語寫比較好。


Photo Credit: https://kokoro-jp.com/culture/1293/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