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可能的任務


椅子的基本構成大致上為靠背、椅墊、扶手及腳。構造上簡單且容易抄襲,簡單到每次我們出新產品之前,都會擔心市場上是否已經有類似的椅子存在。我曾經在家具展覽會上看到與 CondeHouse 如出一轍的椅子,當下雖然沒有生氣,但心理上還是為那些辛苦開發產品的設計師與職人感到忿忿不平。不過說到底,這些抄襲品只有外觀類似。不論是品質、強度與技術都輸我們一大截,因此價格上跟我們差一截也是情有可原的。

模仿這個詞既是褒也是貶。愛因斯坦曾說「創造力的祕密,就在於懂得如何隱藏你的來源」。 蘋果創辦人賈伯斯也曾一邊砲轟比爾蓋茲的微軟,一邊叫手下研究並模仿 Sony 的各種優點。在眾多的情況下,創新說穿了就是將既有的東西融合在一起而製造出來的新物品。因為新誕生的物品跟原本的物品又不太一樣,說它是抄襲品也說不過去。

對我來說要真正的100%抄襲原創是一件非常困難的事情。拿 CondeHouse 的家具來說,除了外觀之外,沒有高超技術及對內部構造了解的話是模仿不了的。因此除非你是湯姆克魯斯,要抄襲及量產內部錯綜複雜的設計及需要人工加工的家具根本是不可能的任務。如果真有一天有家具業者將我們的家具完整的模仿成功,我還真想請教他們到底是如何做到的。


井島 俊吾

CondeHouse 國際事業部部長。前日本財務省官員,輾轉不同地方之後決定回故鄉北海道。興趣是向外國人介紹日本文化。討厭剷雪。

黃 挺彧

台灣台北人,曾旅居紐約11年。2018年讀完3個月的日語學校之後決定來北海道找工作。2019年秋進入 CondeHouse 。國語不太好所以正在考慮是不是要改用台語寫比較好。


Photo Credit: https://artuk.org/discover/stories/imitation-is-the-sincerest-form-of-flattery-an-artists-take-on-the-art-of-copying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