尔虞我诈


是否看过于1973年上映的好莱坞名作「刺激」? 在我看过的诈欺电影里面,就属这部最为经典。如果我是电影中那个被保罗·纽曼跟劳勃·瑞福骗的黑帮老大,我想我大概不会生气,还会对他们的骗术赞誉有加。当然这并不代表我宽宏大量。对我来说能不做作的在别人面前撒谎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我想对大多数人也是。这到底是为什么呢?

如何定义什么是「谎言」? 想像一下,假设有一个漂流到荒岛的女孩,突然对自己大声说「我今天晚上有约会!」这算是谎言吗? 我再举另外一个例子。我们可以从历史得知不管哪个国家最终都会毁灭。那我们这些时常对国家缴税的人是不是正在被政府骗? 既然都会毁灭,为何要缴税? 其实不管是不是骗局都不重要,而是这个举动会不会造成一方的损失。我想这就是人很难不做作说谎的原因,毕竟会一直担心谎言被对方戳破并造成自己的损失。

病毒肆虐的世界已经渐渐走向两周年了。而在这两年之中,我发现很多公司都渐渐的把自己打造成对环境友善的企业,连标语也都改成跟环境保护有关。只要是对市场有研究的人都知道,要同时兼顾利益与环境保护是非常困难的。就以CondeHouse来说,我们为了不要浪费木材及皮革,因此开始把它们切成更小块再组合起来。这样做比以前更费工夫及人力,但是对环境保护的影响是正面的。不过改变做法之后也遭受了许多批评:「切成小块再组合起来看起来像便宜家具!」及「能不能打折扣?」等诸如此类的怨言及质问接踵而来。因此当别的公司打着环境保护的旗号时,我常常会怀疑他们是不是在欺骗。要两者兼顾实属不易,对方到底有没有欺骗,只能靠我们这些消费者擦亮眼睛明辨是非了。


井岛 俊吾

CondeHouse 国际事业部部长。前日本财务省官员,辗转不同地方之后决定回故乡北海道。兴趣是向外国人介绍日本文化。讨厌铲雪。

黄 挺彧

台湾台北人,曾旅居纽约11年。2018年读完3个月的日语学校之后决定来北海道找工作。2019年秋进入 CondeHouse 。国语不太好所以正在考虑是不是要改用台语写比较好。


Photo Credit: https://earth.org/sustainable-business-the-green-and-the-greenwash/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