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待也是種樂趣


人們排著長長的隊伍等候進入商店、餐館等場所的場景會讓來日本的外國人感到驚訝。我記得,在新冠疫情爆發的早期,甚至在清晨,藥店前就有很多人排隊。這些龐大的隊伍被認為是日本人耐心和禮貌的象征。你有沒有仔細看過他們呢?一排人一點一點地移動,只是毫無表情地看著他們的手機。老實說,即使在我看來,它們也很不可思議。

除了像一些日本人一樣的少數例外,人類基本上不喜歡被等待,但即便如此原始的人性也可能在新一代人中發生了某種變化。你知道一款叫Dispo的相機應用程序嗎?它在美國推出的,從今年年初開始就在日本的年輕人中大受歡迎。我相信,它與其他相機應用只有一點不同。就是我們不能立即查看拍的照片,除非等到第二天早上9點。一些媒體報道稱,年輕人甚至享受著等待帶來的不便。或許是太過於便利了,尤其是對於那些在現代便利環境中成長的年輕人來說。

幾年前,我們對生產製度進行了重大改革。我們的工廠從流水生產轉向單元生產,同時成功地將主要產品的生產周期縮短並統一為兩周。那是夢幻般的日子。我們終於擺脫了確認交期的麻煩。不幸的是,它似乎過於簡略,我們不得不回到以前的多重交付周期:三周、四周和六周,盡管我們一直在努力重新回到夢幻般的日子。這就是為什麽我今天要寫這篇文章,希望客戶能享受像Dispo一樣,享受短暫的等待所帶來的不便。等待的時間越長,快樂的源泉就越大…


井島 俊吾

CondeHouse 國際事業部部長。前日本財務省官員,輾轉不同地方之後決定回故鄉北海道。興趣是向外國人介紹日本文化。討厭剷雪。

黃 挺彧

台灣台北人,曾旅居紐約11年。2018年讀完3個月的日語學校之後決定來北海道找工作。2019年秋進入 CondeHouse 。國語不太好所以正在考慮是不是要改用台語寫比較好。


Photo Credit: https://www.annexphoto.ca/fujifilm-disposable-cameras-canada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