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性與生產率


太空船在空中發生了損壞造成電力不足,只能被迫放棄任務返回地球。另一方面NASA的指揮中心用極快的速度進行各種模擬測試,嘗試找出最安全的路線及降落方式,但是大多都以失敗告終。最後終於在失敗無數次之後找到了最佳方式,使用最低電量的情況下讓救生船透過大氣層,成功降落於地球。這是電影「阿波羅13號」的電影情節。CondeHouse的工廠時常在進行各種改革活動來尋求進步及提升生產率,每次看到工廠進行這些活動的時候,都會讓我想起阿波羅13號。

根據研究,日本是經濟合作暨發展組織裡面勞工生產率最低的國家。許多日本人也認為正是如此才會導致經濟一直沒有成長,但是我不這麼認為。事實上則完全相反,日本的勞工生產率只是因為經濟成長停滯才被誤認為低下。另一方面,日本政府的錯誤政策也是造成經濟停滯的元兇。過去30年不但一點作為也沒有,還持續的增加國家債券來防止可能襲來的通貨膨脹。不管怎麼說,今天要討論的重點不是日本的生產率。過去我曾提到我們不需要太注重生產率的高低,因為提升生產率不一定能直接帶給我們幸福。

我並不是要否定提升生產率所帶來的價值。事實上,我很喜歡參與職人們的改革發表會。CondeHouse的職人們都會在固定時間,針對自己的改革及發現做發表及討論,並且樂在其中。殘酷的事實是,人類的生產率永遠比不上機器人。但像我們的職人們透過這些活動,在工作中尋找樂趣,我覺得是既健康又可以享受工作的作法,你覺得呢?


井島 俊吾

CondeHouse 國際事業部部長。前日本財務省官員,輾轉不同地方之後決定回故鄉北海道。興趣是向外國人介紹日本文化。討厭剷雪。

黃 挺彧

台灣台北人,曾旅居紐約11年。2018年讀完3個月的日語學校之後決定來北海道找工作。2019年秋進入 CondeHouse 。國語不太好所以正在考慮是不是要改用台語寫比較好。


Photo Credit: https://www.theatlantic.com/science/archive/2020/04/apollo-13-anniversary-pandemic/609874/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