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國的再生能源


白雪吹亂了今晚的山頭,所有的足跡都被抹去,模糊不清。當你聽到這首歌的時候,是否會想起冰雪奇緣的艾莎與安娜在雪中玩耍的快樂場景。但這首歌對我來說非常真實。北海道每逢下雪道路就會變得模糊不清,外出不穿暖的話還會凍傷手指。旭川的冬天可說是日本最冷,最低可以達到零下41度。夏天則是熱的要命,可達到35度。每逢夏天到來我都會由衷希望隔天起床就是下雪的冬天。

其實這邊的雪已經多到被拿來做再生能源利用。北海道的馬鈴薯、洋蔥及米在生產量上是日本全國第一。冬天時這些雪就會被拿來保存倉庫裡的農作物。北海道新千歲機場夏天時所使用的冷氣,能源就來自那些飛機跑道上被鏟下來的雪。但因為保存這些雪需要用到巨大的儲藏室及開銷,因此使用地方還不廣泛。在CondeHouse的工廠及辦公室裡沒有冷氣,雖然很環保但我們常常熱的半死。也許我該慶幸旭川的夏天只有兩個星期。

CondeHouse雖然不用雪能源,但在我們的工廠的屋頂上其實佈滿著太陽能板,持續的向工廠及辦公室供電。唯一惱人的地方就是每逢下雪這些太陽能板就會被蓋住,害我們每天都要去屋頂除雪。也許這就是冰雪奇緣的歌無法帶給我快樂的原因吧。


井島 俊吾

CondeHouse 國際事業部部長。前日本財務省官員,輾轉不同地方之後決定回故鄉北海道。興趣是向外國人介紹日本文化。討厭剷雪。

黃 挺彧

台灣台北人,曾旅居紐約11年。2018年讀完3個月的日語學校之後決定來北海道找工作。2019年秋進入 CondeHouse 。國語不太好所以正在考慮是不是要改用台語寫比較好。


Photo Credit: CondeHouse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