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元化已死


在肺炎還沒有發生的時候,坐飛機去出差的次數比去7-11買東西的次數還多。繁忙的時候曾經在一周內去了5個國家,雖然看上去極有效率,但是一周之內去這麼多國家根本就是在整人。因為行程非常緊湊,我常常在起床之後不知道自己身在哪個國家。除了睡眠不足之外,還有一個原因讓我很頭痛。各國的城市高樓林立,毫無特色,沒仔細觀察的話還以為自己還在同一個國家。

作為一個家具公司,其實我們有很多苦衷。在這個講求高效率,萬事皆要被數字化、商品化的年代,不管商品多有創意,如果沒有好的CP值,大多數都會被淘汰。創意及想像力根本沒有存活的空間。你/妳能想像一個沒有多元化的社會嗎? 不是我在未雨綢繆,也許有一天這種標準也會被用在人類身上,利用DNA來篩選,就跟電影演的一模一樣。

當然,即使沒有多元化,我們還是可以繼續過著一樣的生活,吃著麥當勞的漢堡,穿著UNIQLO的衣服,使用著IKEA的家具。老實說,要我說服妳/你購買Conde House的家具可能比登天還難,畢竟一張椅子的價錢在別的地方幾乎能買下整套沙發。52年前長原先生在旭川創立Conde House的時候,就誓言要把日本的創意帶進全世界。雖然我們價錢比別家貴,但有它的價值。希望有一天妳/你也能看到我們家具的多元文化所在。


井島 俊吾

Conde House 國際事業部部長。前日本財務省官員,輾轉不同地方之後決定回故鄉北海道。興趣是向外國人介紹日本文化。

黃 挺彧

台灣台北人,曾在紐約生活11年。2018在札幌讀完3個月的日語學校之後決定來北海道找工作。2019年秋進入 Conde House 。國語不太好文章看不懂的話請見諒。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