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靜之聲


https://www.nytimes.com/2018/02/18/crosswords/daily-puzzle-2018-02-19.html

2000年高峰會議的時候,當時的日本首相想要用英文跟美國總統柯林頓打招呼。原本的對話應該是這樣:

「您好嗎? 總統先生。」

「我很好,您呢?」

「我也是。」

但實際上發生的對話卻變成:

「您是誰? 總統先生。」

「我是希拉蕊的老公。」

「我也是。」

這段故事是不是事實,老實說我不知道,但是日本人的英文實力真的是有待加強。今天我要針對文字的運用來做討論。

Simon & Garfunkel (賽門與葛芬柯) 在1965年發表了他們的新歌,The Sound of Silence (寂靜之聲)。第一次看到這個歌名的時候覺得很普通,歌詞也很一般。但是當我再讀一次歌詞的時候,我發現我錯了。歌詞中其中一段within the sound of其實是諺語,而 sound 在這邊不代表聲音,而是代表範圍。這只是其中的一部分,不仔細讀的話根本不會發現作者文字的運用以及想要表達的訊息。而這種文字遊戲在最近的歌曲上有越來越少的趨勢。我不是說現代歌曲不好聽,而是對於現代歌曲上歌詞不像以前一樣充滿文字遊戲而感到婉惜。

每當我聽到這首歌的時候,就會想起北海道的冬天。冬天時樹木光禿禿,野生動物也跑去避寒,所以如果住在城市以外的地方的話,晚上基本上聽不到任何聲音。如果你/妳已經受不了城市的喧嘩,我誠心推薦北海道鄉下的生活,希望疫情過後,你/妳也能來北海道走走!


井島 俊吾

CondeHouse 國際事業部部長。前日本財務省官員,輾轉不同地方之後決定回故鄉北海道。興趣是向外國人介紹日本文化。

黃 挺彧

台灣台北人,曾在紐約生活11年。2018在札幌讀完3個月的日語學校之後決定來北海道找工作。2019年秋進入 CondeHouse 。國語不太好文章看不懂的話請見諒。


在〈寂靜之聲〉中有 1 則留言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