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產業的悲劇


在輾轉世界各地10幾年,最後讓我決定回到家鄉北海道的理由,除了想家以外當然還有每個夏天都會舉行的音樂祭。這個每年在旭川舉辦的夏季音樂祭,卻已經因為新冠病毒的肆虐已經停辦2年了。除了音樂家以外,像是布置場景的、調整音量的、設定燈光的工作人員們一夕之間工作停擺。我擔心他們除了沒工作之外,還煩惱這些技術因為無法施展會不會漸漸失傳。自疫情爆發以來,日本政府除了發放一次救助金之外什麼作為都沒有,放任企業及民眾自生自滅。看來對政府官員來說人民能不能活下去一點都不重要。

在地球的另一端,疫情更嚴重的德國卻是不斷的推出新對策。德國政府到目前為止已經資助給小型企業及自由業者超過500億歐元,尤其是對文化、創意及媒體相關業者更加重視。德國文化部長表示,這些人對社會帶來的影響非常巨大,卻常常是最容易被大家忽視的一塊。相對之下,去年日本政府只資助從事這一塊的企業或人們30億歐元,甚為慚愧。

家具業雖然也在日本政府資助範圍內,但CondeHouse的家具卻因為木工技術及設計豐富莫名其妙地被歸類為藝術品,補助當然也相對變少。這就是日本的現況,有文化的東西反而不被重視。有些東西機器就是做不出來,一定要透過手工完成。自從疫情開始已經有不少手工家具業者相繼破產及倒閉。而這些獨特的木工技術將會因為日本政府的輕視而永遠失傳。


井島 俊吾

CondeHouse 國際事業部部長。前日本財務省官員,輾轉不同地方之後決定回故鄉北海道。興趣是向外國人介紹日本文化。討厭剷雪。

黃 挺彧

台灣台北人,曾旅居紐約11年。2018年讀完3個月的日語學校之後決定來北海道找工作。2019年秋進入 CondeHouse 。國語不太好所以正在考慮是不是要改用台語寫比較好。


Photo Credit: https://www.ancienthistorylists.com/egypt-history/facts-cleopatra-vii/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