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产业的悲剧


在辗转世界各地10几年,最后让我决定回到家乡北海道的理由,除了想家以外当然还有每个夏天都会举行的音乐祭。这个每年在旭川举办的夏季音乐祭,却已经因为新冠病毒的肆虐已经停办2年了。除了音乐家以外,像是布置场景的、调整音量的、设定灯光的工作人员们一夕之间工作停摆。我担心他们除了没工作之外,还烦恼这些技术因为无法施展会不会渐渐失传。自疫情爆发以来,日本政府除了发放一次救助金之外什么作为都没有,放任企业及民众自生自灭。看来对政府官员来说人民能不能活下去一点都不重要。

在地球的另一端,疫情更严重的德国却是不断的推出新对策。德国政府到目前为止已经资助给小型企业及自由业者超过500亿欧元,尤其是对文化、创意及媒体相关业者更加重视。德国文化部长表示,这些人对社会带来的影响非常巨大,却常常是最容易被大家忽视的一块。相对之下,去年日本政府只资助从事这一块的企业或人们30亿欧元,甚为惭愧。

家具业虽然也在日本政府资助范围内,但CondeHouse的家具却因为木工技术及设计丰富莫名其妙地被归类为艺术品,补助当然也相对变少。这就是日本的现况,有文化的东西反而不被重视。有些东西机器就是做不出来,一定要透过手工完成。自从疫情开始已经有不少手工家具业者相继破产及倒闭。而这些独特的木工技术将会因为日本政府的轻视而永远失传。


井岛 俊吾

CondeHouse 国际事业部部长。前日本财务省官员,辗转不同地方之后决定回故乡北海道。兴趣是向外国人介绍日本文化。讨厌铲雪。

黄 挺彧

台湾台北人,曾旅居纽约11年。2018年读完3个月的日语学校之后决定来北海道找工作。2019年秋进入 CondeHouse 。国语不太好所以正在考虑是不是要改用台语写比较好。


Photo Credit: https://www.ancienthistorylists.com/egypt-history/facts-cleopatra-vii/


%d人のブロガーが「いいね」をつけまし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