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字的力量


電影神隱少女裡面,千尋為了拯救父母,和湯婆婆簽了契約,交出了自己的名字

我在15歲的時候開始玩吉他,當時正是Nirvana(超脫樂團)最紅的時期。Nirvana的歌在當時因為跟傳統思維有很大的衝突,雖然有很多粉絲,但是也有很多人批評他們,甚至嘲笑他們的Nirvana這名字很難聽。日本有個很有名的小說家叫夏目漱石,在他的名作「我是貓」文章裡開頭有這麼一句話,「我是貓,但是我沒有名字」。沒錯,今天我想討論的就是名字的重要性。

聽過「語言相對論」嗎? 他是人類學家沙皮爾所提出的假說。簡單來講他的主張就是語言等於思考。但是這個假說在被提出之後遭受了許多批評。一開始我也看不懂沙皮爾的主張,但是仔細想想之後我發現,如果一個東西沒有名字,我們根本無法去解釋他到底是什麼。想像一下一個沒有名字的世界,講「蘋果」沒人知道它是什麼,說「橘子」大家也是有聽沒有懂,多痛苦阿!

Conde House 西新宿

我們公司的名字其實本身並不帶有任何特別意思。初代社長長原實選了這個名字的原因不外乎就是期許Conde House不管在哪裡都能被大家所接受。在日本,Conde House所代表的就是好的家具,而我的工作就是把家具推廣到海外,讓住在世界上各個角落的大家體驗、接受並認可我們。

圖片來源: https://beneaththetangles.com/2015/11/05/sen-to-chihiro-control-to-freedom-the-significance-of-names-here-and-forevermore/


井島 俊吾

Conde House 國際事業部部長。前日本財務省官員,輾轉不同地方之後決定回故鄉北海道。興趣是向外國人介紹日本文化。討厭剷雪。

黃 挺彧

台灣台北人,曾旅居紐約11年。2018年讀完3個月的日語學校之後決定來北海道找工作。2019年秋進入 Conde House 。國語不太好所以正在考慮是不是要改用台語寫比較好。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