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家上班不如在飯店上班


疫情徹底摧毀了日本的觀光產業。在這之前,來日的觀光人數年年增長,在2018年達到3千萬人的高峰,那時候的日本每天都有新飯店開幕,讓各國羨慕不已。而現在,許多地主已經破產,有些也被迫轉型改經營民宿。同時,日本也出現了奇怪的現象。因為沒有求,飯店的價格變得非常便宜,許多在地人竟然開始去在地的飯店居住。另外一個造成這個景象的原因,就是居家上班的興起。

拜疫情之賜,工作狂熱的日本人終於能從辦公室解脫了。居家上班一開始很新鮮,但當全家人每天都窩在同一個地方時,難免會有爭執。有些人的工作效率甚至比在辦公室時還要低。許多在家無法專心的日本人這時就找到了完美的避難所。沒錯,那就是家裡附近的飯店。我其實也對家裡(旭川)附近的飯店很感興趣,每次有外國的客人來訪時我都會招待他們去那邊居住,但我卻一次都沒有住過。

去年,旭川車站附近開了一家新的飯店。而我出於好奇也去那邊住了一晚。飯店不大,但一樓有個大澡堂可以泡溫泉。老實說,從不同角度觀望熟悉的街道還蠻新鮮的,也許這就是所謂的從平凡中找到不平凡吧。日本許多飯店都喜歡採用當地的家具,因此我在飯店大廳像個間諜一樣,默默的注視著客人們使用CondeHouse的家具。待疫情結束之後,來旭川親自體驗吧!


井島 俊吾

CondeHouse 國際事業部部長。前日本財務省官員,輾轉不同地方之後決定回故鄉北海道。興趣是向外國人介紹日本文化。討厭剷雪。

黃 挺彧

台灣台北人,曾旅居紐約11年。2018年讀完3個月的日語學校之後決定來北海道找工作。2019年秋進入 CondeHouse 。國語不太好所以正在考慮是不是要改用台語寫比較好。


Photo Credit: https://uk.hotels.com/ho2270304928/hotel-amanek-asahikawa-asahikawa-japan/?q-rooms=1&locale=en_GB&pos=HCOM_UK&q-room-0-children=0&q-room-0-adults=2


%d 位部落客按了讚: